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1, 2017的文章

2017/01/07芒果日報--文教新聞--利用聯絡簿造謠,師勸應明辨是非

圖片
小學生訴苦一例一休「沒飯吃」,老師回信:大人愛說謊,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2017/01/07

【芒果日報/文教新聞中心】某些人因為政治立場偏頗,卻要用偏頗得政治立場或是不正確的觀念去影響小孩,像是一天到晚吵著阿扁下台的倒陽紅衫軍,那些腦殘藍丁一天到晚用自己偏頗、偏激的政治觀念來影響小孩,灌輸小孩說阿扁就是靠兩顆子彈當選、灌輸阿扁就是貪污,卻不管特偵組的辦案態度偏頗到極點,在當時,好像阿扁下台就能解決一切的問題。
但實際上,扁卸任後馬上任,不但將台灣的經濟鎖進中國的紅色供應鏈,經濟更爛,所得更低,那些當年吵著要阿扁下台的台奴,滿意了嗎?
這些輸不起又喜歡替失敗找理由的惡質台奴,這回竟然將所有自己賺不到錢過苦日子怪在一例一休上,要知道一例一休這種事情實施不到幾天,竟然有家長灌輸小孩,把所有的經濟上的失意,都怪罪在一例一休上面。然後呢,寫在聯絡簿的小日記上,被老師發現了。
幸好,老師深明大義,沒有隨著藍丁家長起舞,反而提醒孩子「大人愛說謊,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以下就是這篇老師的貼文,讓大家反省那種以訛傳訛的傷害,究竟會造成多少的誤解、仇恨及心結,甚至會撕裂社會。
文/唐宇新(又名貓老師,目前為國小教師)
親愛的孩子:
我是唐宇新老師,也是網路上的貓老師。昨晚在臉書上讀到了你看見了你在聯絡簿上寫給班導師的話,貓老師突然傷心了一下。

我相信你的家人應該常常為了生活的花費而傷透腦筋,不過這真的是一例一休引起的嗎?我想這個問題恐怕要仔細的想一想呢!
老師跟你一樣年紀時,最喜歡吃乖乖。我的爺爺總是坐在雜貨店的豬肉攤前挑著青菜,然後一把一把的整理起來賣。他最喜歡買一塊小小地豬肉,然後慢慢的把肉剝給常常窩在他身邊的小白吃。

我喜歡看著爺爺跟小白在一起的樣子,但爺爺不愛我們打擾他跟小白在一起的時光,於是都會偷偷塞個十元、五元的給我們這群孫子。然後我們就會一起在阿姨的雜貨店中挑選自己最愛吃得零食,當時的乖乖一包五元而已。我的爺爺已經不在人間快三十年了,而乖乖一包也從5元漲到快25元。

老師特別說這個故事給你聽,只是要告訴你「物價的飛漲不是因為我爺爺死掉才這樣」!老師也要跟你說「大人總是喜歡拿很多藉口跟這個世界說謊」!所以,老師建議你要培養『明辨是非對錯』的能力,也就是在聽別人批評、責罵時,我們要更冷靜的思考『那是不是事實』!

親愛的孩子,也許你的家人每天必須為了生活不斷的工作,但休假就像是寫功課一樣,沒有…

2017/01/06芒果日報--社論選讀--第五縱隊害台灣,木馬屠城應嚴防

圖片
來自中國的第五縱隊
2017-01-04 10:55
洪博學 在中國一片文攻武嚇之下,台灣渡過2016年,但是,台灣企圖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的前景,仍然一路坎坷。
簡 單分析,至少有兩個最大阻礙,橫擋於路:一,在國際場合,不停叫囂,要掌握台灣人命運的中國;二,失去黨國政權的國民黨,充滿寧予外人,不給家奴的心態。 國民黨頑抗黨產歸公,而且正在利用改革引發的社會爭議議題,快速製造社會分裂,並將它導向群眾運動,持續累積藍營能量,企圖在2020年再起;另外培養藍色名嘴,在媒體上顛倒黑白,誤導社會,公開擺明了:中國國民黨不會當忠誠反對黨,寧願成為老共在台的第五縱隊。眼看當下情勢,內憂外患,台灣國土危厄,新的一年開始了,新政府是否能夠經得起內外交加、雙重壓力的考驗,令人擔心。
所謂第五縱隊名稱,最早來自1936年西班牙內戰期間,佛郎哥將軍和西班牙共和軍交戰,佛郎哥派兵包圍馬德里,有人問他:「你派出多少縱隊」,佛郎哥說:「四大縱隊包圍首都,還有另一個第五縱隊已經在城內。」共和軍以為,佛郎哥所指的第五縱隊,就是關押在馬德里監獄裡的一千多位政治犯,於是下令把政治犯全部槍決,這故事就是潛藏敵後的第五縱隊由來。根據老共內參文件所述:中國企圖拿下台灣,至少有三種方法。
第一:以軍事力量正面強攻,潛艦、航母封鎖海峽,戰機、飛彈全面摧毀,然後是正面登陸。但是,武力強攻的結果,不但每日軍隊介入,肯定在島內遭遇更大反抗,發動戰爭一方既無法短暫取勝,更不可能全身而退;戰爭時間長短,更難損害控制,付出代價很大,智者兵家所不為也。
第二:把 台灣「黎巴嫩化」,使戰爭鎖定在台灣島內。根據去年美國「國防新聞」所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第五縱隊如何攻台」,作者是來自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教授吳尚 蘇。根據吳教授研究,從2008年台灣開放中國個人旅行後,入台的中國人有1%,是擔負特殊任務的第五縱隊成員,國安單位估計:大約有十萬人潛入台灣,從 事偵蒐間諜工作,這些人會進行週期性替換交班;但是,固定潛入台灣的紅色縱隊,超過一萬人;從特定管道輸入台灣的輕武器裝備,包含手提式防空系統,長程狙擊槍,其他破壞性武器多種。這些武器和人員,大約存放在台北周邊鄉鎮,只要發動對台北的斬首行動,先以攻擊網路癱瘓通訊開始,再以狙擊槍和手提飛彈系統, 就可以控制北台灣陸戰和防空基地,然後進一步攻下總統府和國會。去年,中國就在內蒙古地區,模仿攻擊總統府的軍事演…

2017/01/05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昔日反共今投共,國民黨惹惱人民

圖片
昔日反共今投共,國民黨惹惱人民
臉友蕭瑩燈兄,貼出了一篇文章,讓我們也跟著生起氣來:
成長的那些年,白色恐怖剛過匪諜逐漸肅清。學校教官、軍中的政戰官,開始傳授國民黨新創的"三合一的敵人":共匪、海外台獨分子(回不了台灣的黑名單)、島內陰謀野心分子(黨外、美麗島事件受難者等),後兩者都是中共的同路人,儘管政府已經抓了他們關了他們殺了他們,我們依舊不能原諒他們。
教我們這些的都是領人民納稅的薪水,做著國民黨的事。也罷,台灣人逆來順受慣了,時至今日,時空變遷,共匪匪不匪也是你們說的,可是你們這些曾經的加害人,自己居然搖身一變,成為當年你們口中的中共同路人,去抱大腿舔腳趾謀私利。

你們居然可以不用對那些受難者下跪磕頭?還企圖想把台灣給賣掉?你們沒有資格為人,沒有資格! 我五年級,我憤怒的說。

蕭瑩燈兄的感受,社長感同身受。記得小時候,父親從日本帶回來一台短波收音機,結果社長隨便亂轉,轉到了中國的廣播電台,當然,這些都是對台灣的喊話,還有中國各省的煙酒廣告。當時父親聽到了,就叫社長關掉收音機,並且緊張得說:「當初,我們念師範時,就有同學在深夜被抓走,失蹤了好幾天,據說就是收聽了共匪的廣播…。」
原來,當年收聽中國的廣播,就會被失蹤,但是當年教我們反共的這些人,卻一個個跑去中國「兩岸一家親」,我去你的兩岸一家親,台灣中國本來就是實質上已經各自獨立成國,各自分治,哪來的一家親?
在2008年,馬英九剛上任,接著就是陳雲林來台,馬英九政權大規模鎮壓抗議陳雲林的民眾,就在晶華酒店的側門,一位民眾座在一家時裝店的門口,發牢騷說生活難過,竟然就被一堆持盾牌的警察圍住,這是社長親眼目睹的事情,馬英九政權一上任就全面親中!
你的中國鄉愁,不是台灣人的鄉愁。你當年反共,如今卻要親共,當年那些人被誣為匪諜被你國民黨槍決,如今親共的國民黨高官,有什麼理由活著?有什麼臉活著?中國已經變民主國家了嗎?還權於民了嗎?六四以經平反了嗎?懲兇了嗎?你親共就一句拼經濟?
https://web.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0891640210594&set=a.1030913430410.4434.1752607236&type=3&theater

2017/01/04芒果日報--支那新聞--拍攝霧霾追源頭,恐怖真相令人驚

圖片
深入霧霾源頭 攝影師拍到的場景讓人絕望(組圖)

【芒果日報/中國新聞中心,環境組】中共的暴政有兩個方面,一種是對人的暴政,這不用說,早就造成數千萬人非正常死亡;一種則是對環境的暴政,恣意的污染環境、開發土地及濫建非必要的水利工程,造成中國土地上,除了人口的超限負擔之外,還夾雜了各式各樣觸目驚心的環境汙染,一次次的環境浩劫,讓我們這些老外不忍卒睹。
從中國的全民大煉鋼到三峽大霸的興建,中國始終用政治力一次次的破壞環境,政治上的好大喜功以及一切為了經濟發展的政治正確,讓中國環境造成浩劫。好山好水早就回不去了,中國造成的環境汙染,甚至還困擾著鄰近國家,台灣就因為這樣,受到很大的影響。
中國攝影師盧廣是個深愛鄉土的攝影家,他拍攝的影像是令人越看越絕望。怎麼說呢?看來大家都知道問題的源頭,但是政府不想解決,人民無力解決。一般的攝影師,通常看到陰霾毫無陽光反射的天候時,總是不免失落或失望,認為沒了陽光,就無法拍到好照片,就無法讓影像顯色或是有傑出的光影表現,這樣的嫌惡其實是一種追求唯美的膚淺,但對於盧廣這樣的攝影師,卻必須在霧霾當中尋找百姓的無助,這樣的攝影師,才是令人敬佩的攝影師!
盧廣說:「因為感覺自己年紀越來越大了,再幹幾年就幹不動了。作為一個攝影師的生命也就結束了,要在這還能夠幹得動的幾年當中,儘量的多拍一些片子,直到拍不動為止。而做這一切的動力,就是因為我深愛著自己的祖國。」
但是,從盧廣身上感受到,愛中國,竟然是如此痛苦、無奈的事,究竟是哪些人,讓愛中國成為一種沉痾?




【看中國2016年12月31日訊】12月7日,北京啟動了首個霧霾紅色預警,華北地區再次大面積陷入霧霾的籠罩之中。儘管各種應急預案紛紛出爐,但人們似乎還是只能做「等風來」的鍵盤俠。導致近年來霧霾嚴重的罪魁禍首究竟是什麼?攝影師盧廣拍攝的鋼鐵重鎮組圖,藉助影像的現實說明一個簡單的道理,霾的源頭其實誰都清楚。
從北京市區出發往南駕車50公里就進入河北省。11月,西伯利亞的大風尚未吹來,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燒煤味。河北是中國的鋼鐵大省,至2013年河北生鐵、粗鋼和鋼材產量連續12年全國第一,但另一方面,作為霧霾污染重災區,河北唐山、保定、邢臺、邯鄲等地長期佔據全國空氣質量最差城市排名前十。遷安市往西煙囪林立,每天滾滾濃煙在排放。

2017/01/03芒果日報--社論選讀--七號公園原面貌,樹說往事憶當年

圖片
「樹」說往事憶當年:大安森林公園的前世今生
【芒果日報/社論選讀中心】大安森林公園就是七號公園,在社長小時候,曾經在父親的帶領下,參觀多次的國際學舍書展,在當時父親還買了第一本集郵相關的專書給社長,社長也就在當時開始集郵,從而得知許多的歷史,進而踢爆了許多國民黨的謊言。而國際學舍也在七號公園的建立後,消失在瓦礫堆中。

其中,電影搭錯車也是在七號公園預定地的眷村拍攝,眷村是國民黨政權的特殊產物,也成為電影的題材。但是呢,國民黨對於曾經是電影場景的地點是不會珍習的。記得昔日經典老片「羅馬假期」,當中的景點現在都還保留著,像是羅馬的真理之口,許多國家都爭相複製這個景點,而國民黨政權卻任由這樣的潛力景點在怪手中消失。

台大城鄉研究所研究生鄭珮吟,想用這個大安森林公園的昔日光景,作為碩士論文,同時也幫大家換回這裡的相關記憶。也許我們就透過本文,來找回老台北人對當年這一整片眷村的回憶,以及國際學舍書展的相關記憶。



文:范欽慧(台灣聲景協會理事長)



雖然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但是又有多少人對於大安森林公園這片土地的過往歷史,存在著獨特的歷史記憶呢?

我想很多年過50歲的人,如果曾在台北求學過,一定都還記得當年的「國際學舍書展」,也就是在信義路上的國際學舍旁有一個體育場,每年寒暑假必定會在這裡舉 辦書展,塞在人擠人的體育館中,猶記得因為空調不好經常讓人缺氧,但是背上扛著欣喜又沉重的採買戰果,那樣的青春記憶是有溫度的。




我的初中跟高中歲月都在信義路上度過,當時這附近還有很多舊書攤,也是我經常涉足尋寶的據點,我從來沒有想過,這附近的信義路三段56巷內,還有很多人群居 住的軌跡,印象中就是一些破舊低矮的房舍,然而這些畫面就在1992年一幕幕消失。其實打從1932年(日治昭和七年),這裡就已經規劃成七號公園預定 地,經過了一甲子的歲月後,一個關於城市公園的夢想終於拍案底定,大安森林公園在許多人的期待中誕生,走過的族群歲月,隨著房舍聚落的拆除而逐漸消失。

一個世代的消失,換來另一個新的開始,就在同一年,有一位女孩出生了,當她長大後從嘉義來到台北就讀台大城鄉研究所,看到如此美麗的森林公園,開始好奇這裡的過往歷史。她就是鄭珮吟,一位斯文秀氣的女孩,決定把這段她從未參與過的時代與空間記憶建構,當作她的碩士論文題目。


其實台大城鄉所從2014年,就開始進行關於大安森林公園過去形成的歷史脈絡。珮吟說關於這片土…

2017/01/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中國人什麼德性,賈平凹這樣批評

圖片
中國人什麼德性,賈平凹這樣批評
中國著名作家賈平凹批評中國人:「大米不好就出國買,奶粉不好就海外帶,霧霾來了就戴口罩,汽油漲價就連夜排隊加,自來水不安全就買瓶裝水喝,癌症高發就拼命養生,教育不好就送孩子出國留學,總之將聰明才智全部用在苟且營生上,然後輕蔑的對為了他們的權利奔走呼號的人說:『這是個和諧的國家,你們不要太激進。』」
從這樣的批評,真是一針見血,就像昔日魯迅對中國人的批評,引來許多的討論與共鳴。而且,從這樣的看法當中,我們可以看到自從1911年大清帝國覆亡以來,中國人可以說是毫無進步。
這樣的人組成的國家,當然看不到正義,正義是需要有人去身體力行執行到底的,沒有人執行的正義,就會成為一個沒有天理的人治化社會。
中國本來有機會共和的,但就在孫中山這種說一套、作一套的自私、無恥政客的阻撓下破局,還引進了蘇聯共產國際的勢力,建立紅色的軍隊武裝奪權,之後蔣介石師法希特勒那套以黨治國的方針,中國人又失去了民主與共和的機會。
就是有這種自私自利的人,更不幸的是他還得勢了,由窮兵黷武的野心家成了四處都有銅像的偉人,所以,中國要民主,只要有這種人存在,就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這種人被政治力介入,成了楷模。因此中國人就維持這種為了生活而自私鑽營的心態,離民主或公民社會就更遠了。
原文引自 https://web.facebook.com/D100HK.M/photos/a.287105994734995.60822.287013041410957/878653482246907/?type=3&theater

2017/01/01芒果日報--採訪筆記--社長恩師陶邦彥,追思禮拜今舉行

圖片
社長恩施陶邦彥,追思禮拜今舉行
【芒果日報/總編輯室】今天是2017年的第一天,前聯合報副刊主筆陶邦彥老師在11月30日,安息主懷,今天是他追思禮拜的日子。陶老師其實是社長的恩師,社長在學生時代,就認識他了。印象中,他就是個中國老紳士,早年從中國來台,他就截然一身,未曾娶妻,他在中國廣州成長的年代,是來自富裕家庭的少爺,對比當時的情況,實在是無法想像。陶老師告訴當年的社長:「我父親當年是因為沉迷吸食鴉片,導致家道中落的。當時去一次鴉片煙館,就要五塊現大洋,一個寫字樓的職員,一個月大概15現大洋,等於是去三趟鴉片煙館,就沒有了。」
陶老師在中國,歷經了二次大戰的日華戰爭,也經歷的戰火中的顛沛流離,來到台灣之後,除了正職的基隆港務局工作之外,還曾經在聯合報副刊筆耕了很長的時間,經常一篇小說,他就寫上了一整個晚上,不吃不喝的。當社長認識陶老師時,偶爾酒過三巡,就開始談起寫作的經歷,但當時社長雖然寫過一些文章,但是屢遭退稿,他看過社長的文章之後,說:「文章還算通順,但就是少了那麼一點東西。」
過了數日,陶老師拿了一本中國作家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說:「如果你的作品,充滿對土地的熱愛以及對歷史文化的情感,相信一定會對作品增色不少。」後來發現,陶老師的作品中都有這樣的特色,對土地與人的綿密情感,有著深刻的描繪,後來社長看完余秋雨的書之後,重新審視作品,並加以改進。初試啼聲,果然就在聯合報的繽紛版、中國時報的浮世繪版、自由時報花編副刊、台灣日報副刊…等報刊刊登,主題遍及旅遊、生活小品、兩性議題、人生領悟…等。陶老師從不留書,總是將看過的書捐贈或送人,這回,他開心得說:「這本書真是送對人了。」
陶老師一生的生活態度就是淡泊名利,年紀漸漸大了以後,自己就搬到老人院居住,可說是十分豁達,對人生看得很開。偶然一次去探望時,他將一堆頗有歷史年份的文見交給了社長,說:「這些都不要了,你拿走吧。」結果一看,這些泛黃的紙張是基隆港務局的服務證明文件,社長看了,感觸很深。

後來,因為報紙紙本的印刷數縮減,中國時報賣給了通匪的旺中集團,聯合報儼然是個中國傳聲筒,遭到社掌全面拒絕,後來就只有投稿在自由時報的自由廣場。陶老師是個大統派,社長則是個大獨派,但是陶老師他主張的統一,是堅持民主自由的,和國民黨的壓抑民主全面親中有很大的不同。他和社長一樣認同土地與人及在地文化必須是寫作的元素與題材,同時也是文創的元素。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