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6芒果日報--社論選讀--第五縱隊害台灣,木馬屠城應嚴防

170106芒果日報--社論選讀--第五縱隊害台灣,木馬屠城應嚴防

來自中國的第五縱隊

2017-01-04 10:55

在中國一片文攻武嚇之下,台灣渡過2016年,但是,台灣企圖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的前景,仍然一路坎坷。

簡 單分析,至少有兩個最大阻礙,橫擋於路:一,在國際場合,不停叫囂,要掌握台灣人命運的中國;二,失去黨國政權的國民黨,充滿寧予外人,不給家奴的心態。 國民黨頑抗黨產歸公,而且正在利用改革引發的社會爭議議題,快速製造社會分裂,並將它導向群眾運動,持續累積藍營能量,企圖在2020年再起;另外培養藍色名嘴,在媒體上顛倒黑白,誤導社會,公開擺明了:中國國民黨不會當忠誠反對黨,寧願成為老共在台的第五縱隊。眼看當下情勢,內憂外患,台灣國土危厄,新的一年開始了,新政府是否能夠經得起內外交加、雙重壓力的考驗,令人擔心。

所謂第五縱隊名稱,最早來自1936年西班牙內戰期間,佛郎哥將軍和西班牙共和軍交戰,佛郎哥派兵包圍馬德里,有人問他:「你派出多少縱隊」,佛郎哥說:「四大縱隊包圍首都,還有另一個第五縱隊已經在城內。」共和軍以為,佛郎哥所指的第五縱隊,就是關押在馬德里監獄裡的一千多位政治犯,於是下令把政治犯全部槍決,這故事就是潛藏敵後的第五縱隊由來。根據老共內參文件所述:中國企圖拿下台灣,至少有三種方法。

第一:以軍事力量正面強攻,潛艦、航母封鎖海峽,戰機、飛彈全面摧毀,然後是正面登陸。但是,武力強攻的結果,不但每日軍隊介入,肯定在島內遭遇更大反抗,發動戰爭一方既無法短暫取勝,更不可能全身而退;戰爭時間長短,更難損害控制,付出代價很大,智者兵家所不為也。

第二:把 台灣「黎巴嫩化」,使戰爭鎖定在台灣島內。根據去年美國「國防新聞」所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第五縱隊如何攻台」,作者是來自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教授吳尚 蘇。根據吳教授研究,從2008年台灣開放中國個人旅行後,入台的中國人有1%,是擔負特殊任務的第五縱隊成員,國安單位估計:大約有十萬人潛入台灣,從 事偵蒐間諜工作,這些人會進行週期性替換交班;但是,固定潛入台灣的紅色縱隊,超過一萬人;從特定管道輸入台灣的輕武器裝備,包含手提式防空系統,長程狙擊槍,其他破壞性武器多種。這些武器和人員,大約存放在台北周邊鄉鎮,只要發動對台北的斬首行動,先以攻擊網路癱瘓通訊開始,再以狙擊槍和手提飛彈系統, 就可以控制北台灣陸戰和防空基地,然後進一步攻下總統府和國會。去年,中國就在內蒙古地區,模仿攻擊總統府的軍事演練,只要台北陷入內戰狀況,中國才可能 以平亂為理由,堂而皇之登陸台灣。這種戰法比強攻,所付出代價更低。

第三:持 續以商逼政,控制台灣經濟、金融,以政治外交打壓台灣生存空間;對內培養老共心目中的爛泥國民黨,透過受其控制的台商,提供這坨爛泥財務上的支持,努力讓 爛泥可以扶上牆頭,以便爭奪2020年的中央執政權,再建黨國一體的政權,把台灣變成親中的附屬政體,最終實現台灣香港化的虛假一國兩制。這條道路,中國 已經走了一半,若沒有太陽花運動,早已完成,這條路較不會引發美國和日本抗議,而且代價和反彈相對比較低,所以會持續下去。

不管選擇哪一種占領台灣方法,都必須依靠第五縱隊,內外呼應,這就是俗稱的木馬戰術。

台灣目前的木馬,至少有四種。第一種是放在明處的木馬, 這一群人背著五星旗,走在台北街頭,明目張膽,張牙舞爪,不時動手打人的同心會、統促黨,因為人在明處,容易控管,所以這類木馬,被列為最不可怕的一群。 這些人經常被藍色人動員,出現在公聽會、座談會,或群眾運動中,趁機造成衝突,破壞政府形象,能力足以製造小規模內亂,但是,基本上要挑起大規模的內戰, 恐怕沒有能力。第二種木馬,是利用旅遊或偷渡等管道,潛入台灣的中國軍方特種人員,或稱為「解放軍入台先遣部隊」,這類人熟悉手提輕武器操作,包括反坦克系統,反飛彈系統,有台灣黑道掩護,了解台灣軍隊動態,掌握所有基地的出入和人員調動。這種木馬的能力或許可以包圍台北,造成台北內戰,但是,企圖掌控全台,使戰爭蔓延全台,能力上仍然不夠。第三種木馬,扮演文攻角色, 包括被中國出資收買的媒體、名嘴、學者,利用台灣言論自由市場,發表回到「一中原則」投降言論,唱衰新政府的改革,反對台灣正名或公投,降低台灣對老共的 危機意識,把亞洲最具軍事威脅的國家導向日本,反對美國的亞洲戰略平衡政策。這類親中學者,普及大學校園,甚至還隱藏在國防軍事學校中,心理上瓦解台灣軍 人,反獨裁中國的戰鬥力。第四種木馬,也是最可怕的木馬,深深隱藏在政府內部決策單位的木馬,這種木馬一但發揮力量,就可能造成國家無法挽回的損害。

過去,國民黨內戰之所以失敗,寄生在國軍內部的地下黨員,發揮影響力,固然可怕,但是關鍵的失敗,卻是錯誤的財政政策。鄧小平曾說:「國共內戰中軍事戰爭固 然重要,但是經濟作戰,卻是沒有煙硝的戰場,也是決定勝負的戰場。」鄧所指的,就是國共之間的金融戰爭,這場金融戰爭的主角就是冀朝鼎。

1931年,國民黨大印蘇區的偽鈔,企圖以金融通膨戰術,擊垮剛建立蘇維埃中華共和國的老共,歷經四次圍剿,沒能成功;但是,最後老共以潛伏在國民黨內的金融政策制定者,搞亂財政,終於使國民黨一敗塗地,而這個人就是冀朝鼎。

冀朝鼎-中共的經濟間諜
冀朝鼎山西人,孔祥熙的老鄉,1927年加入共產黨,由組織派到美國學習,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經由美共成員艾德勒的安排,進入國際平準基金會當研究員。當時,美國財政部充斥著信仰共產黨的黨員,後來才會引發戰後的麥卡錫發動清共的赤色風暴。冀朝鼎在美國金融單位歷練後,1942年,冀朝 鼎回到中國,由江浙財團的推薦,成為孔祥熙的左右手,成為中美平準基金會代表,並擔任外匯管理局秘書長,掌握制定政策權力。

1944 年,孔祥熙因為黃金公債和美金公債弊案下台,接替者就是宋子文。不久太平洋戰爭結束,但是,國共戰爭又起,冀朝鼎建議宋子文發行法幣,並且開放黃金和美元 買賣自由化,以便接軌國際市場,宋子文言聽計從。1946年二月,央行即公布「外匯管理新辦法」,以五億美元儲備,發行法幣,結果卻引發通膨,法幣一路大 貶,人民搶購黃金美元;到了1947年,宋子文拋出300萬兩黃金,仍然無法壓住法幣貶值,最高貶到一美元匯兌12000法幣。蔣介石氣到不行,大罵宋子 文無能,宋子文也因此下台;但是,蔣介石以緊急命令停止黃金自由買賣,卻已經來不及。1948年,冀朝鼎再度出招,建議老蔣推動發行金圓劵改革,一元金圓 劵回收法幣300萬。但是,整個金融市場已經爛到不行,人民哀聲歎道,國共內戰卻已進入尾聲,共軍還沒過長江,上海,南京,金融市場混亂,人民扛著一麻袋金圓劵,市場卻沒有物資可買,國家崩解在即,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原來央行信誓旦旦:金圓劵只發行上限20億,但是最後統計卻印了68兆,這樣下去,不通膨才怪。後來陳立夫在回憶錄上說:「冀朝鼎禍國得逞」,這是後話,證明了最大咖的共諜就在政府中心。

國家經濟金融是命脈,老共要打擊台灣,第五縱隊只要以網路癱瘓金融,凍結提款,甚至大印偽鈔,這些動作不能不提防。真正摧毀台灣士氣不在軍武,而在生活。

2017年開始了,展望未來,台灣國家正常化之路,有黑暗也有光明,人們不敢過度樂觀,只能為2017年,許下一個字:「慎」。

相關新聞列表/ Related New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