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4, 2010的文章

2010/04/10芒果日報--日治史實--從阿公阿婆的火車票找到的旗山車站

圖片
從阿公阿婆的火車票找到的旗山車站


【芒果日報/史料中心】自從上次本報公佈了日治時期的火車時刻表之後,社長意猶未盡,繼續指揮史料中心進行考證,發現台灣在日治時代有許多糖廠大站,在國民黨集團的毀滅性統治後不是消失就是拆毀,而今天就從社長阿公阿婆留下來的鐵道時刻表告訴大家。旗山車站,在當時還負有發車的重任呢!而國民黨政府任期毀棄,而且還差點被拆除,現在鐵道早就沒了,只保留了車站本體。


座落於旗山鎮中山路1號的台糖旗山火車站,有九十餘年歷史。1908年(明治41年)日本人探勘旗山與美濃附近平原後,籌設了「高砂製糖株式會社」,後與「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合併,成立規模更大的「臺灣製糖株式會社旗尾製糖所」。為了運送甘蔗原料及白糖成品,修築「旗尾線」鐵路直通九曲堂接縱貫線鐵路。 1911年(大正元年)日本人於蕃薯寮街(今旗山鎮中山路老街)建立旗山車站,作為當時旗尾線的總站。


  旗山火車站屬歐洲都鐸式建築風格,屋簷下方用垂直及水平木條拼貼裝飾壁面,並塗以藍白相間的顏色,讓車站更顯得活潑,有如童話故事中,造型簡單、典雅的迷你屋。紅磚砌牆底,木造外牆,壁體外部塗白灰泥。左側站房是一座八角錐頂的候車室,形似歌德式教堂的尖塔,和右側站房的三角形山頭相呼應。屋頂瓦片以菱形排列,八角形屋頂則是排成鱗片狀,四角及屋脊處並包覆銅皮。台灣類似的建築有嘉義營林俱樂部、台北故事館。


旗山車站的木頭經中興大學森林系的檢測,確定為柳杉,不是大家所說的檜木哦!有一片上面還寫著「打狗<紀行」。瓦片則由日本新宮建材行所進口。


看著這樣的祖父母留下的火車時刻表,經常去日本自助旅行的社長想:如果有時光機,能夠讓社長回到日治時代的台灣來旅行,相信應該也不會迷路,因為,有相當密集且發達的鐵路系統,即使車速慢了一些,也能在預定的時間抵達。但是社長現在自己在台灣旅行,反而是經常迷路,記得上次還在旗山開車迷路過一次。國民黨拆了鐵路,讓民眾只能開車,縱容私家車橫行,還侈言節能減碳,真是笑話!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1.台灣最美麗的小火車站~旗山車站
2.車站後面老照片(紹興炒飯老闆提供)
3.旗尾溪舊鐵橋老照片
4.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旗尾驛(台灣的糖業鐵道圖說集,20070525向黃嘉益主編請求轉載)
5.柯坤佑~台灣老火車站
6.旗尾線舊鐵道懷舊之旅行程介紹
7.20060916-17 旗尾線舊鐵道懷舊之旅旗山鎮教育會
8.永遠的驛站(六月)
9…

2010/04 /10芒果日報--台奸新聞--外交搞到休克、撰文詆毀世運—歐鴻鍊、陸以正連續遭惡報

圖片
外交搞到休克、撰文詆毀世運—歐鴻鍊、陸以正連續遭惡報


【芒果日報/台奸舉發中心,公民記者尹弟&潘頓提交】造成台灣外交休兵,進而外交休克的歐鴻鍊,以及寫文章惡意批判高雄世運的陸以正,近日公民記者踢爆,雙雙遭到報應!歐鴻鍊被高爾夫球擊中,一度昏迷,還縫了十多針;陸以正則在今天傳出被計程車撞到,三個月沒辦法寫文章。
卸任台奸政權外長職務後,歐鴻鍊趁著耶誕假期赴美探親,我國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同仁安排球敘歡迎。沒想到一洞他開完球後,沒注意沈姓秘書還在開球,就自顧自地往前走,而沈姓秘書也沒注意到歐鴻鍊在前方,揮桿擊球之後,小白球立即擦過歐鴻鍊的太陽穴邊緣,歐鴻鍊當場噴血昏厥。
前南非大使陸以正,昨天(9日)晚間與夫人外出過馬路時,被一輛轉彎車輛撞上,整個人摔倒在地,右手嚴重骨折,送進醫院急救後,現在連手都舉不起來。據了解,牠三個月無法寫文章。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1.歐鴻鍊遭球吻掛彩老婆以為拉皮‎ - 聯合新聞網
2.歐鴻鍊在美被小白球擊中一度昏迷‎ - NOWnew
3.歐鴻鍊被球K昏老婆:你拉皮幹嘛只拉一邊?中時電子報
4.台前涉外主管遭高球击中头部血流如注缝

2010/04/10芒果日報--口蹄疫區--楊志良又犯口蹄,指稱單身是瘋子

圖片
楊志良又犯口蹄,指稱單身是瘋子
【芒果日報/口蹄醫學中心,引述黃越綏女士文章】台奸政權衛生署長楊志良為了促銷二代健保,用了很多的形容詞和比喻,結果卻引發更多的爭議。像是他在解釋為什麼單身民眾的保費大幅增加時,除了鼓勵大家趕快結婚,還脫口而出地說有家庭的人,比較少得精神病,這句話,實在讓很多單身民眾覺得非常刺耳。
台灣平均每年均有數十萬的單身大專畢業生,一出社會就得面對失業的危機,就算找到工作也是退回十三年 前的薪資,而且還有多繳健保費的無妄之災。因此要生活得開心實不容易,反而因壓抑、憂鬱而精神不濟的情形此起彼落。若根據這種社會現象,衛生署長楊志良的 單身易患精神病似乎不須苛責。只是令人不解的是他也曾單身過,所以他是否真的已完全脫離精神病的高危險期,恐怕才是值得大眾的關心。
不知楊志良是食古不化,還是因其性格上的剛愎自用而不自覺地扭曲了社會多元化的價值觀,不論單身、單親或雙親都是成年人,對自己生活方式所作的自由抉擇,既無 對錯可言,更遑論與精神疾病可以直接劃上等號,位居衛生署長居然能信口說出如此完全無科學依據(學術研究與統計未必就是真相)也無邏輯基礎,更是針對個人 隱私的婚姻狀況與身分背景給予污名化的歧視。
單親只是家庭結構成員在結構上有了變化,但並不表示追求家庭幸福的本質應被打折或剝奪,何況 今日的雙親無人敢保證明日不會變成單親,相對地今日的單親明日也可以變成雙親。
(作者為財團法人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創辦人)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1.‎楊: 結婚較少精神病單身族批貼標籤公視
2.單身易得精神病?謝國樑強調還很正常羅淑蕾要串聯抗議‎ - NOWnews
3.單身單親招誰惹誰自由時報
4.單身者能為少繳保費而結婚嗎?聯合新聞網
5.‎熱門話題-統計數據_官員不宜亂用中時電子報

2010/04/10芒果日報--台奸新聞--原來,王如玄是支那人民大學的法學博士

圖片
原來,王如玄是支那人民大學的法學博士


【芒果日報/台奸舉發中心】自從王如玄22K口蹄事件之後,許多網友紛紛向本報反映,王如玄根本是支那人民大學的法學博士,這也難怪,牠當了勞委會主委之後,結果就造成台灣勞工薪資和支那越來越接近,牠馬的,這根本是支那教育機構所培養出來的博士,當然要將台灣人的薪資調低,與支那靠攏了!


馬英九在選前口口聲聲的說不承認中國學歷,結果呢?一上臺之後,就將支那人民大學法學博士王如玄拉去幹勞委會主委,還侈言說擁有中國學歷不能考公務員呢,結果竟然將擁有支那學歷的人引來當政務官,這是怎樣的一個謊言集團?


馬英九集團得勢之後,果真是「台奸得道,人渣升天」,像王如玄這種毫無同理心的支那學歷人權律師,就會得到台奸集團的眷顧,台灣人,還沒清醒嗎?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1.王如玄-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2.台灣的官員資料,支那當局有計畫的收集
3.這本書應該改為完全精神病手冊


2010/04/08芒果日報--口蹄疫區--大學薪資兩萬二,王如玄說不少了

圖片
大專生月領2萬2 王如玄:不少了

【芒果日報/口蹄疫病院】天下雜誌以「大學危機」為題訪問王如玄,預定今日出刊,昨日網路上已可查閱相關內容,引起網友一片撻伐,專家與勞團也對勞委會主委說法感到錯愕,認為非常不恰當且欠缺同理心。
本報訪問一位去年畢業的新鮮人,他認為,台奸政權其實已經有計畫的把台灣人的薪資所得與中國接軌,以創造將來「與中國和平統一」的契機。現在是台幣兩萬二,將來搞不好變成「日幣兩萬二」,就會相當於中國的薪資所得約台幣七、八千元了,而且政府帶頭這樣搞,企業其實也會跟進,將薪資所得調低。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表示,政府推出這個薪資兩萬兩千元實習政策,對台灣勞動市場影響不會只有 一、兩年,政府不但沒有承認決策錯誤,還一副這群人可以拿到兩萬二月薪就該高興,簡直讓人「錯愕」。
孫友聯更指出,如此說法出自勞委會主委之口格外「諷刺」,也讓人懷疑,這樣的勞委會主委是否「適格」。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則批評,若勞委會只把問題推給「供需」,不去想一個唸 完大學還拿兩萬兩千元月薪民眾的心情,以及其他情況更糟的中長期失業族,根本就是缺乏同理心!
知名部落客朱學恆指出,政府補貼就已干預了市 場,怎會說求職市場不是政府可干預的?何況政府蠢到沒有規定企業也應相對投入,不僅造成預算排擠,也使得這政策不具延續性、注定失敗。
王如 玄這番「要是沒有兩萬二方案,這些人一毛都沒有」的說法,引發PTT網友的群起撻伐。不少網友痛批「腦殘」、「何不食肉糜」,還有網友嘲諷「好大的官 威」,署名ntouhr的網友則呼籲,一人一信要求政府官員月領兩萬二,共體時艱。也有不少網友表達出小市民的沈重無奈。kingsinger留言,「看 看房價,想想二萬二」。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1.失言內閣/22K還嫌少? 網友轟王如玄下台‎ - 自由時報
2.毒家報報/大畢生22K嫌少?那馬官呢?‎ - NOWnews
3.王如玄:領2萬2還嫌少?網友痛罵‎ - 聯合新聞網
4.吳內閣頻失言!單身易得精神病?噗友:指的是王如玄?NOWnews -
5.大專生月領2 萬2 王如玄:不少了要是沒有22k方案「這些人一毛都沒有」


2010/04/06芒果日報--支那新聞--中國兒童節感言: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圖片
李怡:兒童節感言「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蘋果日報-蘋論】明天是兒童節。儘管中國根據 1949年在莫斯科舉行的國際婦聯會議,將兒童節定在 6月 1日,但各國的兒童節均不同。香港人在民間約定俗成下,仍多以民國時期定下的 4月 4日為兒童節。

兒童節當然是兒童歡樂的日子,是希望兒童健康快樂成長的日子。然而,在中國內地,災難卻偏偏降臨在兒童身上。結石寶寶、地震寶寶、疫苗寶寶、血鉛寶寶等,層出不窮。有些災難是成年人也要承受的,有些卻只落在天真的兒童身上,比如四川的豆腐渣校舍。

一位結石寶寶的爸爸趙連海,被當局控以尋釁滋事罪,被戴上鐐銬送上法庭,受害人被硬栽為罪犯。他的結石寶寶兒子在法院外,無法見爸爸一面。趙連海的要求其實十分卑微,只是要監管失責的政府,付結石寶寶的醫藥費而已。香港藝人梁詠琪在內地個人微博上,轉貼了有關趙連海的報道,立即被勒令刪除。當藝人的,不能無視大陸市場,所以她說:「內地有內地的規矩……好,我刪!但不公平的事還是不想再看到,尤其發生在平民百姓身上。」她自稱沒有政治立場,只是「抒發情緒」。但對弱者的同情,在內地就犯了大忌。所有對弱者的關心和援手,包括譚作人,艾未未,香港樂施會,在內地都被當權者視為敵對分子。

但香港人的同情心沒有被「一國」河蟹掉。一群港人收集了「災難寶寶」名單,將於明天兒童節遊行到中聯辦,張貼在中聯辦外。他們的心情和香港許多人一樣,要求也很卑微,只是希望施政者不要選擇性地把禍害與苦難,施之於最純真也最無告的孩子身上。

中國網站流傳一首歌,是由盲歌手周雲蓬創作,並以沙啞嗓音唱出的,歌聲和唱詞都讓人震撼心酸!「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不要做河南人 的孩子,愛滋病在血液裏哈哈地笑/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還不如曠野中的老 山羊,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兇光/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


1994年 12月8日,新疆克拉瑪依劇場大火,火起時劇場宣佈:「學生們不要動,讓領導先走」,由此而導致 288名學生被燒死,領導等成年人則安然脫險; 2005年 6月 1 0日,黑龍江沙蘭鎮洪水氾濫,官員知情卻沒向學校通報,活活淹死 88名小學生;…

2010/04/05芒果日報--黨國黑幕--老蔣掛了,萬人空巷的背後

圖片
蔣介石掛了,萬人空巷頻哀悼?
【芒果日報/黨國黑幕調查委員會】1975年4月5日,蔣介石死了,當然,封建至極的國民黨集團又要開始造神,動用媒體、黨政軍特一切力量,營造全台灣一片哀悽的氛圍。甚至於規定市井小民,忌穿紅色衣物。國民黨從蔣介石重新掌權以來,施行鎖國政策,不准台灣人民接受國外的資訊,讓台灣人認為沒有老蔣,日子怎麼過??當時,台美尚未斷交,但是外交局勢岌岌可危,美國只派了農業部長來台灣,可見老美根本就不想理。


根據本報田野調查,當年真是如同電視宣傳一般,每個民眾哭的死去活來,如喪考妣嗎?根據本報詢問一位參予動員的退休教師,他說其實有部份是真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假的,尤其是那些穿著各單位制服去的,多半都是被動員去的。當然也有眷村死忠派真心的想要悼念蔣介石,不過沒有特殊關係、官銜不夠大的都給憲兵擋在外面,而這些出現在電視鏡頭的那些畫面,當然是篩選過的,有的民眾為了搶搶鏡頭,則表現的特別投入,這位退休教師說,他看了就想笑。

「還有更可笑的理由,」這位老師說:「有的民眾哭喊,將來怎麼反攻大陸?其實呀,老蔣早就向美方承認,已經不能也不會反攻大陸了,只是國民黨將民眾蒙在鼓裡,老蔣死了還捏造遺囑!」

然而,在路旁跪送蔣靈車的那些,又是怎麼回事呢?這位老師透露,很多都是一些公司行號動員去的,為什麼動員呢?主要也不是蔣光頭偉大到讓他們如喪考妣,而是這些老闆想要增加公司的曝光度,做出哀泣的樣子,能被電視台拍到,誰曰不宜?當然,這種現象就在社長高中時代,因為蔣經國去世而重演,換湯不換藥是也。


其實,心中最幹譙的應該是那些娛樂業者,因為國民黨公佈國殤一個月,導致娛樂業者營收減少,大稻埕一代在那一年廟會停辦。而當年大稻埕一帶民宅還發生大火,許多民眾認為是神明生氣了,而這筆帳竟然也算在老蔣身上。


2010/04/04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我們不能忘記今天是張七郎父子遭難紀念日

圖片
李筱峰專欄/63年前的今天



六十三年前的今天,有一齣悲劇發生在花蓮縣鳳林鄉的一個家庭。那不只是一個家庭的悲劇, 更是整個台灣的大悲劇,是台灣苦難歷史的縮影。


什麼!又有人在叫囂「不要老是沉浸在悲情,要走出悲情」?


可是今天的許多青年 人從來不知道台灣有過這種悲情,叫他們如何「走出」悲情?在走出悲情之前,讓我們先走入這段每個台灣人都不該遺忘的悲劇。


六十三年前的今 天,一九四七年四月四日,二二八事件已經爆發了三十六天,中國軍隊已經在全島多處進行了幾場屠殺,許多精英也已分別在各地被捕遇難。原本平靜的花蓮鳳林鎮 上,由於中國整編廿一師的部分部隊在三天前開進這個小鎮,築陣地、建軍壘,民心為之惶惶。於是就在這一天,地方人士為了向軍隊表示誠意,乃於傍晚設宴招待 駐軍。鳳林鎮上的首號精英,時任制憲國大代表,也是花蓮縣參議會議長的張七郎醫師,理當參加這次宴會。但是由於他自從三個多月前到南京參加制憲國民大會回來 之後,一直臥病在床,乃囑長男張宗仁醫師代理父親參加晚宴。


誰能料到,宴畢席散,張宗仁才剛回到他們家的仁壽醫院,就有該連士兵前來謊稱連上士兵多人患病,請張醫師前去診治。張宗仁立刻前往,去 後卻立刻被拘押起來。隨後,這批才剛接受招待的「國軍」,又派員來到仁壽醫院和位於郊區的張家住處,押走張七郎和次男張依仁(醫師)、三男張果仁(醫 師)。
由於次男張依仁身上被發現有一枚現職軍醫上尉證章,又詢悉曾獲蔣介石獎飾,倖免於難。然而其餘張七郎和張宗仁、張果仁父子三人,於當 晚十一時許,被軍人押解到鳳林鎮郊的公墓東側槍斃!他們所穿的衣物被剝洗一空,僅剩內衣褲;張七郎受兩槍背貫前胸;張宗仁眼眶有層層密密的刀刺傷痕;張果 仁也背受兩槍貫穿前胸,腹部因受刀刺,大腸外露。


張七郎的妻子詹金枝經過一天的搜尋,才在翌日傍晚找到父子三人被丟棄在荒郊的屍體。詹金枝 僱用牛車載回沾滿血跡與泥土的三具屍體,回到家裡,為他們清洗…。父子三人後來合葬在他們家宅後院。墓碑上刻著一副對聯:「兩個小兒為伴侶;滿腔熱血洒郊 原」。


張七郎雖在日本統治下接受醫學教育,但對日政當局極無好感,民族精神甚濃的他,平日居家只講客語,不准孩子講日語。一向不穿和服和日 式木屐,只穿唐衫或西裝。他與海外的兒子們通信,一概用漢文,如果孩子用日文寫家書,則必挨罵。


終戰後,張七郎興奮地寫信召喚三個在滿洲的 兒子儘速返台,一則服務桑梓,一則重建家園,同享由「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