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3芒果日報--社論選讀--七號公園原面貌,樹說往事憶當年

170103芒果日報--社論選讀--七號公園原面貌,樹說往事憶當年

「樹」說往事憶當年:大安森林公園的前世今生


【芒果日報/社論選讀中心】大安森林公園就是七號公園,在社長小時候,曾經在父親的帶領下,參觀多次的國際學舍書展,在當時父親還買了第一本集郵相關的專書給社長,社長也就在當時開始集郵,從而得知許多的歷史,進而踢爆了許多國民黨的謊言。而國際學舍也在七號公園的建立後,消失在瓦礫堆中。

其中,電影搭錯車也是在七號公園預定地的眷村拍攝,眷村是國民黨政權的特殊產物,也成為電影的題材。但是呢,國民黨對於曾經是電影場景的地點是不會珍習的。記得昔日經典老片「羅馬假期」,當中的景點現在都還保留著,像是羅馬的真理之口,許多國家都爭相複製這個景點,而國民黨政權卻任由這樣的潛力景點在怪手中消失。

台大城鄉研究所研究生鄭珮吟,想用這個大安森林公園的昔日光景,作為碩士論文,同時也幫大家換回這裡的相關記憶。也許我們就透過本文,來找回老台北人對當年這一整片眷村的回憶,以及國際學舍書展的相關記憶。



文:范欽慧(台灣聲景協會理事長)

 
拆遷眷村前的大安森林公園


雖然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但是又有多少人對於大安森林公園這片土地的過往歷史,存在著獨特的歷史記憶呢?

我想很多年過50歲的人,如果曾在台北求學過,一定都還記得當年的「國際學舍書展」,也就是在信義路上的國際學舍旁有一個體育場,每年寒暑假必定會在這裡舉 辦書展,塞在人擠人的體育館中,猶記得因為空調不好經常讓人缺氧,但是背上扛著欣喜又沉重的採買戰果,那樣的青春記憶是有溫度的。

在信義路上的國際學舍旁有一個體育場,每年寒暑假必定會在這裡舉 辦書展



我的初中跟高中歲月都在信義路上度過,當時這附近還有很多舊書攤,也是我經常涉足尋寶的據點,我從來沒有想過,這附近的信義路三段56巷內,還有很多人群居 住的軌跡,印象中就是一些破舊低矮的房舍,然而這些畫面就在1992年一幕幕消失。其實打從1932年(日治昭和七年),這裡就已經規劃成七號公園預定 地,經過了一甲子的歲月後,一個關於城市公園的夢想終於拍案底定,大安森林公園在許多人的期待中誕生,走過的族群歲月,隨著房舍聚落的拆除而逐漸消失。

一個世代的消失,換來另一個新的開始,就在同一年,有一位女孩出生了,當她長大後從嘉義來到台北就讀台大城鄉研究所,看到如此美麗的森林公園,開始好奇這 裡的過往歷史。她就是鄭珮吟,一位斯文秀氣的女孩,決定把這段她從未參與過的時代與空間記憶建構,當作她的碩士論文題目。

鄭珮吟以大安森林公園過去作為研究主題。

其實台大城鄉所從2014年,就開始進行關於大安森林公園過去形成的歷史脈絡。珮吟說關於這片土地歷史的考據,最早是從1898年的台灣堡圖,這份資料很清楚記載著台灣百年前的地形樣貌以及土地利用的資料。以現在大安森林公園的位置,套疊到那個時候的堡圖上,可以看得出來當時的大安森林公園主要是稻田為主,只有在現在的東北方,也就是信義路與建國南路口的附近,可以看得出來有個聚落稱作:柴竹圍,從名字可以想像當時就是用竹子與樹圍起來聚落,從資料 上可知,這裡在清領時期就住著林姓、蘇姓、周姓等最早人家。

讓人好奇的是,為什麼早在1932年這裡就已經畫定了七號公園的預定地?珮吟的回答是,當時這裡有一片稻田,加上在現在新生南路的西側、也就是靠近青田街的地方,我們可以看到都是棋盤式的道路,是很有規劃的區域,至今仍留有很多棟傳統日式住宅,推斷當時這裡住了很多日本人,他們就會在這樣的建築附近規劃出一片休憩的空間,我可以想像當時這裡一定充滿田園自然的氣息。

不過就在1949年之後,當時隨著國民政府來台的大批軍眷,也選擇在這裡落腳下來,光是靠近和平東路的方向,就有空軍的建華新村,還有陸軍的岳盧新村,當時 的人以為這裡只是暫住,房子也是簡單搭建,沒想到這麼一住就是歷經了兩代甚至三代,漫長的歲月中,許多人的故事也在此發展,為了還原當時的記憶,珮吟查證 了一些戶政資料、以及國防部的紀錄,希望能找到更多當時的住戶,透過口述調查,把這段歷史內容慢慢建構起來。

透過珮吟,我才想起過去有一部國片《搭錯車》1983 年出品),影片中收舊貨的瘖啞老人拍攝的地點就是在當時信義路三段56巷內,可以看到當時的環境狀態,主要是以勞力階層為主。珮吟說,隨著社會的變遷,1950年之後,開始有大量農村人口進入都市討生活,儘管1956年台北市政府宣示這個地方是公園預定地,當時當時已經有好幾百戶的住家落腳於此。

拆遷前的信義路三段56巷,曾經是一片聚落,各種生活機能皆備。
如何找回當時的住戶,這樣的尋人任務又該從何而起?經過各方打聽,珮吟查到當時的拆遷戶主要是移往南港國宅跟延壽國宅,但是很多屋主已經易主,好不 容易找到了九位住戶,在他們的記憶拚湊下,過去哪裡有美食、小雜貨店、理髮店、生活雜貨店.....還原了當時生活的真實氣息。甚至當年56巷內巷弄比較 窄小彎曲,外地來的人很容易迷路,當年一些在地年輕人在外面飆車,如果被警察追就往巷子鑽,警察就會在巷口打住。另外在56巷中還有一個萬善塔,可能在日據時代就存在的,但是歷史已經不可考。

大安森林公園靠近新生南路的觀音雕像。
當地住戶還記得童年曾經在萬善塔前的廣場及旁邊的小廟中冒險。但是所有的畫面,卻難以在目前的大安森林公園中找到昔日的軌跡,只能憑藉著向外看的記憶畫面,來拼湊出一些大概方位。

目前大安森林中唯獨具有歷史代表的只有在靠近新生南路的觀音雕像,1992年原本進行拆除舊住戶時,許多佛教徒為觀音請命,希望能就地保留,也曾引起許多爭議,後來市政府是以公共藝術的角度予以保存,因為雕像是出自於雕刻家楊英風大師之手。

而今天的水生池雖然在日據時代就已經是一個水塘,但是關於螢火蟲的記憶,卻是在公園東側的另一片稻田中,甚至在今天的大安森林公園中的幾棵樹,都可以喚起一 些昔日的畫面,比如倒垃圾的地標等。不論如何,珮吟很期待能找到更多當年的住戶,讓昔日歲月能重現天日,還原大安森林公園曾經走過的人文面貌,留給後人更 多追憶的空間。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7829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