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9芒果日報--社會新聞--三芝強姦殺人魔,檢警縱放害人命

161209芒果日報--社會新聞--三芝強姦殺人魔,檢警縱放害人命

《第551期封面故事》檢警縱放 三姊妹受害 揭性侵滅口淫魔獸行

【芒果日報三芝分社/社會新聞中心,書摘心得】三芝強姦殺人魔許川,見人妻美色拐走人妻同居還不夠,竟然還性侵人妻的女兒多達517次,然後殺人滅口,這篇文章本報之前就已經貼過,但是後來壹週刊又有更為詳盡的報導,每到假日就回三芝的社長,看到同為三芝鄉親的少女小晴遭此劫難,真是心痛不已,總會不斷思索究竟是怎樣的家庭背景、怎樣的社會、怎樣的檢警系統,讓一個少女求助無門,冤死家中?

本報先前文章:

人妻在得知女兒被性侵後,羞憤自殺,但是社長接觸到的三芝鄉親都傳言,不用想也知道,這根本是許川加工自殺的!此外,根據壹週刊報導,三芝鄉親透露,許川在地方上與友人飲酒作樂時,到處吹噓說:「媽媽被我玩,三個女兒為了拿錢吸毒、玩樂,自願和我上床。」事情在地方上傳開後,鄉親間的閒語,最終還是傳進了小晴母親耳裡,釀成悲劇。

從基層員警的疏失,到司法體系的得過且過,造成這家人一路下來的悲劇。檢警對許川的縱放,造成了少女連續性侵及被殺的悲劇;恐龍法官的審判,竟然也未能還給少女家人公道。這家人因為強姦殺人魔許川,喪失了母女兩條性命,而一個沒辦法主持正義的司法體系,讓受害者遺憾,讓鄉民公幹!

本報很少對一件社會案例這麼關注過以及重複發文過,這個案子,根本是連續的忍氣吞聲、鄉愿縱放、得過且過所造成的悲劇。如果這個環節當中,有一個勇敢的人挺身而出,不要這樣鄉愿懦弱,也許悲劇就不會發生。

根據東森新聞報導「我沒有恨,我是一時衝動氣起來而已,(記者:現在有沒有後悔?) 有啊,很想她」殺了人才說抱歉,聽起來格外諷刺, 1129凌晨,55歲的許姓嫌犯帶著機車煞車鋼索,跑到同居人女兒家中,從外牆攀爬進4樓,接著下樓到死者房間踹開門,進房後用鋼繩勒斃死者,接著從容坐上計程車離開現場。

看著今天的日子,129,殺人魔就是在這一天落網,社長莫名其妙地讀到了這篇文章,三芝的天氣依舊陰冷,海風不斷帶來些許寒意,想著被害的三芝鄉親,於是就說:「還是發個文,讓我們記取教訓吧!」




20140805 03:34
嫌犯許川奪人妻、性侵並殺害他人子女,毀了一個原本美滿的家庭。
日前,新北市驚爆一起十八歲少女遭亡母同居男友謀殺案,震驚社會。本刊深入追查發現,少女的死竟是檢警輕縱凶手所造成。少女小晴(化名)與二個未成年妹妹長期遭惡狼許川性侵,一年前,母親發現女兒的遭遇後離奇死亡,當時小晴的外婆曾控告許川是殺人凶手,但三芝分駐所未向社會局通報安置三位姊妹,讓她們和嫌犯繼續住在一起。今年九月間,小晴提起勇氣控告遭許川性侵,檢方未積極聲押,許川輕鬆從警局離開,事後竟害小晴慘遭殺害!

許川 小檔案
年齡:55
背景:新北市萬里人,家族在金山、萬里有土地田產,出租供人養鱒魚,頗有積蓄。
案底:1989年曾性侵一名國中女生,家人拿錢和解才逃過官司,1994年又涉及另樁妨害性自主罪,遭檢方求處7年徒刑。
家庭:離婚,10年前與被害人小晴的母親在三芝同居。

小晴長期遭許嫌性侵,即使拍照,臉上都看不到笑容,十八歲的花樣年華,人生還來不及起步,就被性侵惡狼奪走性命。(翻攝自網路,已變裝處理)
十二月九日,天空陰雨濛濛,三芝街頭出奇的冷。十八歲少女小晴慘遭殺害,她的父親含著淚水,帶記者到女兒小晴被勒斃的房間,案發現場空無一物,唯一留下來的東西,是牆壁上她親筆寫下的字:「好誇張、好恐怖!」而她的臉書上竟留著她閱讀過的無數篇近親強暴的新聞。

檢方縱凶 勒死女
小晴在網路上的照片,全部是面無表情的獨照,唯一有笑容的照片,是她二歲時,父親幫她拍的嬰兒照。如今,原本準備盛開的十八歲人生沒了,害她喪命的,竟是她原本認為最可以信賴的司法。

今年八、九月,身心飽受摧殘的小晴,受不了母親同居人許川的性凌虐,發了三封簡訊給父親王先生:「爸爸,我被啊北(指許川)欺負,很久了,五年了,我一直不知道怎麼跟你說。」「爸爸,我的腳、身體頭手,全都受傷,臉也腫起來,我不敢回家,啊北(許川)又要打我我受了很多委屈,只是一直沒有勇氣告訴你
當時心痛不已的王先生,要小晴和她的二個妹妹搬來和自己住,並且到淡水分局對許川提性侵害告訴,淡水分局偵查隊長林晴忠說:「警方在九月二十九日找許嫌,做完筆錄後,第一時間請示檢察官邱曉華,是否將嫌犯移送至地檢署,檢方說函送(不用移送嫌犯)就好。」但邱檢察官強調,是當時警方說「證據不足」才如此,檢警未積極查證下,就這樣讓他離開。
小晴在房間牆壁裂縫旁留下「好恐怖,愈裂愈多」等字句,暗示自己淒苦人生
許嫌殺害小晴後,還故布疑陣,讓命案現場看來像自殺,警方發現鋼線綑綁床頭的一端與脖子的另一端長度不合理,認定死者遭他殺。
好姊妹小黃親眼見到小晴被許嫌性侵,跳出來阻止時,被對方拿球棒打昏。圖為她遭打傷留下的疤痕。

許川離開警局後,大搖大擺地在三芝放話:「要給小晴一家好看。」十一月二十九日早上六時,許川趁著王先生出門上班,破壞門窗,進入王家,用腳踏車煞車線勒死小晴,淡水分局偵查隊在北投山區埋伏九天後,才逮捕正要騎機車的許川。

好友驚爆 妹受害

檢警縱放,讓許川有機會殺小晴,本刊調查,早在一年前,小晴母親離奇死亡時,當時小晴外婆就曾向當地派出所報案,指控許川涉嫌重大,遺憾的是,當時檢警都未積極處理。

另外,本刊找到小晴的好友小黃,她驚爆:「許川除了性侵小晴以外,小晴的二個妹妹也慘遭性侵。」檢警的消極,讓許川再犯案。
小晴逃出許川魔爪回父親家躲藏,仍被許川這個惡魔追來踹破門殺人滅口。
 
本刊調查,許川在地方上早已惡名昭彰,他擁槍自重,鄉里皆知,最糟糕的是負責維持當地治安的淡水分局三芝分駐所,竟有員警與他深交,沒人敢惹他。
小晴母親死時,許川告訴警察,女友是用童軍繩上吊自殺,他一開始先說:「我們為了三條地瓜吵架,女友才氣得自殺。」後來又改口:「小晴母親是被鄉民嘲笑狗男女,才會輕生。」

小晴的外婆覺得懷疑,她告訴檢警,小晴母親平時非常開朗,也沒聽說過她有自殺念頭,怎麼會無緣無故就上吊?何況女兒死的當天,銀行帳戶裡的錢被許川提領,小晴外婆直接到警局控告許川殺人。

小晴遺物堆滿屋,家人怕看了傷心,打算全部燒掉,讓它們去天堂陪她

小晴和2個未成年妹妹都遭許嫌性侵,姊妹們迫於淫威,沒人敢向大人求救,小晴只能在臉書上搜尋相關文章求助。(翻攝自網路,已變裝處理)

警未通報 社會局

看似合理的調查,背後卻是包庇、縱放,當時未成年的三個小女生,在母親死後,竟沒人通報社會局介入,將她們交給有血緣關係的親戚照料,而是讓她們繼續由早有性侵前科又可能涉嫌殺害她們母親的許嫌照顧。

對此,當時的三芝分駐所所長余森揚竟然說:「小女生跑來跑去,親戚也住附近,所以沒通報社會局。」

本刊找到小晴的鄰居好友小黃,她細數小晴的悲傷人生。她說:「從小晴讀國一被那個畜牲(許川)強姦的那天起,小晴就只信任我,把發生在她身邊的每一件事都告訴我,平時她面無表情,不笑、不哭,好像感覺不到快樂、痛苦。」

小晴受不了被長期性侵與凌虐,發簡訊向父親傾訴實情與求救。

 
女兒死後,落寞的小晴父親回凶宅收拾,準備搬離這個傷心地。

知母死因 不敢說

「小晴讀國一時,有一天,身上到處是瘀青,一路哭著到我家說,阿伯趁媽媽在樓下鵝肉攤做生意,或去美容院洗頭時強姦她,還學A片玩變態遊戲,鞭打她。從此之後,就常聽到小晴哭訴被許川性侵的事。我曾勸小晴要報警,但許川向小晴恐嚇,如果把醜事傳出去,就要殺她及媽媽,許川還刻意亮出一把手槍,嗆聲:﹃我是混北投的兄弟。﹄小晴只好選擇默默隱忍。」

但這匹惡狼的淫威卻更加高漲,二個未成年妹妹相繼受害。三芝鄉親透露,許川在地方上與友人飲酒作樂時,到處吹噓說:「媽媽被我玩,三個女兒為了拿錢吸毒、玩樂,自願和我上床。」事情在地方上傳開後,鄉親間的閒語,最終還是傳進了小晴母親耳裡,釀成悲劇。

小晴母親過世隔天,許川馬上送小晴一支全新hTC高檔手機,小黃曾問小晴:「為什麼他突然要送妳手機?」得到的答案是:「我看到我媽死掉了,想要打電話,許川將我手機摔爛,要我不能跟別人說,才買新手機送我。」小黃透露:「小晴曾說她知道母親的死因,但不敢說。」事實上,警方也發現小晴母親的死因不單純,目前已重啟調查。

小晴母親過世後,許川就把她們三姊妹當性奴隸,只要沒得到他同意跑出門,或不願與其發生關係,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並威脅要殺害她父親,小晴只得跪在地上哭訴:「我已經沒媽了,不想再沒爸,拜託你饒了我。」

許川覬覦小晴母親美色,假藉要幫助對方經濟,向她和女兒搭訕。

2人同居後,許川仍不滿足,趁小晴母親在樓下賣鵝肉時,溜上樓性侵小晴。

許川當著小晴朋友面,要將她拖入房內性侵,友人跳出來阻止反被其打傷。
證人報案 遭恐嚇

小黃說,以前都是聽小晴訴說悲慘遭遇,直到今年九月某日,小黃才親眼目睹慘狀。當時她和幾名朋友在小晴家聚會聊天,凌晨一點多,喝得醉醺醺的許川返家,當著所有人面抓住小晴頭髮,要拖入房內逞獸慾,她直接衝上去大喊:「放開她哦!你不要碰她!」許川此時冷不防地拿起球棒狠K小黃後腦,小黃馬上頭破血流,昏了過去。

小黃其他友人見狀,嚇得手足無措,只能呆看許川大笑,將小晴一把推倒在房間床上。房門「砰」的一聲,關上門後,裡頭便傳出巴掌聲、怒罵聲,沒多久,小晴嗚咽飲泣起來,此時還夾雜著男子的喘息聲。

小黃在醫院躺了三天,出院後到三芝分駐所報案,告許川殺人未遂,也控告許川強暴小晴,員警雖幫小黃做筆錄,但沒依規定給她報案三聯單,小黃常跑派出所問辦案進度。過幾天,許川竟帶著槍找到小黃,亮槍警告她,不要多管閒事,不然會對她年邁的老母親不利,小黃被逼遠走他鄉。

檢警失職 釀慘劇

本刊調查,許川是新北市萬里人,在金山、萬里一帶有土地田產,平時租人養鱒魚,算是一名富家子弟,但他從年輕時就不學好,一九八九年時他曾把一名國中女生拖入草叢性侵害,後來是母親拿錢和對方家屬和解,才沒有吃上官司;一九九四年又涉及另一件妨害性自主罪。二○○○年他到三芝做起色情小吃部。見小晴媽媽貌美,邀她合夥開鵝肉店,騙她出軌。

小晴父親告訴本刊,即使老婆和別人跑了,仍很愛三個女兒,這些年常回三芝看女兒,塞給她們每人二、三千元零用金。他拚命工作,朋友到工地找他,他總是說:「拜託讓我再做一下,我大女兒這個月要買電腦,二女兒要交住校房租。」現在家破人亡,小晴父親說:「我現在能做的只能搬離這個傷心地。」

而造成這樣惡果,不是別人,竟然是負責除暴安良的檢警,檢警該徹查嚴辦失職人員,以免慘劇再發生!
 
死亡相似處
小晴母親
1.
吊死:與許川爭吵後,在許川住處陽台以童軍繩吊死,案發後許川將其存款提領一空。
2.
理由荒唐:許川供稱死者「為3條地瓜爭吵後自殺」。
小晴
1.
吊死:被煞車線纏繞脖子,死在房間,煞車線長度不合理,且煞車線塑膠外皮已遭剝除。
2.
理由荒唐:許川供稱因「思念小晴,失手殺人」。

小晴年幼時相當活潑可愛,沒人想到才亭亭玉立便慘遭殺害。


公部門失職 釀悲劇

三芝分駐所前所長 余森揚
小晴母親2010年離奇死亡,留下3個未成年女兒,同居人許川有殺人嫌疑及性侵前科,警方卻未依法通報社會局,讓她們與許川繼續同住。友人小黃後來為保護小晴,被許川持球棒敲昏,憤而向分駐所報案。


士林地檢署檢察官 邱曉華
小晴父親9月得知女兒遭許川性侵,憤而向警方提告,但檢察官卻以非現行犯,及警方說證據不足為由,叫警方以函送處理,沒有聲押許川,讓他有機會殺害小晴滅口。


家中惡狼 蹂躪幼童
◎2011.12
苗栗縣53歲黃姓男子二度性侵女友讀國中的孫女及外孫女,還當著2名小孩的面與女友演出活春宮,遭依妨害性自主罪起訴。
◎2011.11
台中市一名獸父從女兒9歲就開始性侵,成年後又以除魔為由繼續性侵,二審認定他共性侵女兒358次,依強制性交罪判他3021年,合併執行17年。
◎2011.09
台北市42歲蘇姓男子從女兒上國中起就亂倫性侵她長達5年,母親與哥哥知情不報,他被捕後還無恥宣稱:「女兒本來就是我情人啊!」
◎2011.09
台中林姓男子把8歲幼女當性奴,逼女兒穿絲襪幫他口交或直接性侵,還以猴子布偶尾巴插入女兒下體,凌虐長達5年。一審依強制性交罪及槍砲罪合併判獸父7010月徒刑,合併執行18年。
◎2011.07
台北市3名親兄妹自幼遭父親以檢查身體為由猥褻、性侵,兄妹成年後玩「真心話大冒險」意外說出各自遭父親蹂躪的經驗,抱頭痛哭後提告,蔡姓獸父遭收押起訴。

近親性侵 求助有管道
遭家庭暴力或性侵的被害人,常因心懷恐懼或年幼無知,不敢或不知如何對外求援。如果有值得信賴的學校師長或親友,可以向他們求助,也可撥打110向警方報案,或撥打113婦幼保護專線,由各縣市家暴及性侵害防治中心出面協助。
如果對公部門介入有疑慮,也可以先向提供心理輔導及生活協助的民間機構求援,例如:張老師專線1980、勵馨基金會(028911-8595、現代婦女基金會(022391-7133、婦女新知基金會(022502-8715

撰文:李明軒、陳肅瑜、李詩慧 攝影:李宗明、蘋果日報 
資料:白裕承 繪圖:潘美靜、唐瑋璘 編輯:陳美靜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