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4芒果日報--台灣史論--虎口總統李登輝,照片見艱困處境

161104芒果日報--台灣史論--虎口總統李登輝,照片見艱困處境

虎口總統李登輝,照片見艱困處境

【芒果日報/台灣史新聞中心,黨國組】 臉友凌宗魁分享這張李登輝任職副總統時出席國慶大典的照片,非常有趣,一大群威嚴霸氣充滿星星的大盤帽在背後虎視眈眈,真是「虎口的總統」最具象徵性的寫照,當時阿輝伯沒有軍權背景也沒有黨國大老支持,尤其,李登輝的背景都是中國人所討厭了,例如,受日本教育、流利的日語、純種台灣人,又是高級知識分子...,這些條件,都構成國民黨最討厭的條件,如果是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當時,肯定就是被國民黨所屠殺的口袋名單,但是呀,國民黨卻被李登輝一連串的民主改革,整到奄奄一息。

其實,從整個脈絡看來,阿輝伯真的是虎口下的總統。在2000年,國民黨失去政權,所有的國民黨徒,無一不露出猙獰的面目,竟然就在連戰等人的領軍之下,將李登輝逼下台,這時候很多台灣人才驚覺,原來李登輝雖然擔任國民黨主席,但是卻對台灣的民主,提供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而凌宗魁胸引用了這句話,作為文章結尾「目標明確的重要性甚於出身背景,『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甚至能善用組織原有的龐大資源實踐自己的理念。」

以下節錄「虎口的總統」一書的部分內容,讓我們回憶這段台灣民主改革的艱辛。


『』內文字擷取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摩西正好也是名牧者



原文來源:


虎口的總統--李登輝與曾文惠 (節錄)

序章 戰爭結束,夕陽西下


使用日語的世代


到方才為止一直是褐灰色的天空,突然銀白的雷電奔馳,仿如搭配著轟隆巨響而來的大雨狂瀉而下,但不知何時起,雨勢轉弱,天空也化為淡墨色。

隔著一大片落地窗所眺望到的人工瀑布,水量逐漸減弱,群聚在瀑布池壺內的錦鯉,靜靜的款款擺動著尾鰭。這個動與靜,宛如象徽著二十世紀末台灣總統大選與選後的情勢一般。

時間是第十任總統選舉結果出爐俊的兩個月,選舉結果是,執政長達五十一年的國民黨政權,更迭為年輕總統陳水扁所主掌的民進黨政權。稍早之前,主張台灣獨立的陳水扁、強調民主化路線以創造時潮的國民黨連戰、中國大陸較可以接受其當選的獨立候選人宋楚瑜,這三個人的選情呈現三分天下的局面,仿彿雷電交加、風狂雨驟。但不知從何時起,大地卻已回歸一片靜寂。

離開坐了十二年的總統席位,緊接著在選後交出黨主席俸子的李登輝,住在離台北都心約一個鐘頭車程的桃園縣,宅院位於背有高爾夫球場的大溪山莊之一隅,他此刻的心境正如悠然自得的錦鯉一股。

可透過-整面大落地窗眺望到人工瀑布的屋子,是兩層樓建築的地下部分,從中間隔為二,一半是李登輝的書庫,另一半是其夫人的起居室。不少人都知道李夫人是歌劇迷,幾十年來蒐集的雷射光碟或DVD都齊垛垛的排滿了收藏架。約一張榻塌米大小的螢幕占據著房間的右方。左手邊除了接待賓客的沙發之外,也備妥了可以邊欣賞瀑布邊用餐的桌椅。

過不久,曾文惠女士在那桌子的一隅靜靜的坐下。光看外表,幾乎教人無法相信她是一九二六年出生的,兩頰曲線柔和,笑容盈盈,甚至讓人覺得有點純真。或許是身穿合身藍色短袖套裝的緣故,中等體型不眫不瘦的她看起來身材很好。

我一開口就先問她,從坐了十二年的第一夫人座椅中獲得解放的感想如何?她微微的鬆動嘴角說:
「我終於找回了我的丈夫。』

當然,她用的是很優雅的日語。她那一輩的台灣人,因為在日本統治時代曾受過學校教育,所以即便是在戰後敗給毛澤東、從
大陸逃到台灣的蔣介石統治下,台灣禁說日語和台語,他們的日語還是講得很流利。

由於日本戰敗,日本的台灣總督府消失,代之而設的是中國國民黨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以北京話當國語,但是長大成人之後再學的北京話,無法說得很流利。像曾文惠女士這一輩的,無法和接受北京話教育長大的孫子輩好好交談的大有人在。其中也有人認為,身為台灣人,實在無法忍受成天說外來統治者的語言,因此拒絕使用日語和北京話,除了小時候就在使用的台灣話(閩南話)以外,其他語言都刻意不說。

李夫人當然可以說流利的中文,這是她聘請家教來教導以及她努力學習的成果。我之所以想與曾文惠女士見面,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以前李登輝經常不經意的說:「當我不知如何下列斷時,我總是會參考她的意見。』我對這句話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台北市有一座日據時代所規畫建造名為「新公園』的大公園。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八日,這裡建造了一座紀念碑(正式名稱為「二二八紀念碑」),翌年二月二十八日,新公園也更名為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了解台灣歷史的人對於這一連串的變化,應該都會感受到那股衝擊。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原本是外來勢力的蔣介石所領導的國民黨軍隊,槍口朝向台灣人民進行虐殺。此事一般被稱為「二二八事件』。對於台灣人民而言,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講述二二八事件是一大深沈的禁忌,當然教科書上也不會記載,這成了一段被
埋沒的歷史。國民黨主席時代的李登輝,彷彿在揭露舊惡似的,以最明白的方式將二二八事件公開。有些人的看法是,這將成為未來糾彈國民黨殘暴行為的永恆證明。

受難者慰靈碑舉行揭碑儀式的前一晚,李登輝總統正為是否該為此事件道歉備感掙扎。的確,二二八事件為台灣人民帶來很大的創傷,所以身為國民黨主席,他理應道歉。但是李登輝本身也是台灣人,事件發生時,他只不過是個藉藉無名的學生,甚至還差一點就被捲入事件,成了受害者。

「道歉』與「悲哀』


應該意識到自己身為總統的立場而道歉,還是只敘述事件的殘暴,致詞表達慰靈的心意就可以了呢?此時曾文惠女士提供他這樣的建言:

「要你來道歉,你當然會覺得對自己不夠坦誠。可是考慮到台灣長遠的未來,身為總統,好好道歉,才能讓台灣人安心啊。』

就因為這句話,李登輝不再猶疑,決定正式道歉。或許有人會納悶,這種重大的決定,為什麼要徵詢妻子的意見才能決定呢?李登輝說:

「我認為我太太是最標準的老百姓,當我因不知一般老百姓究竟怎麼想而難以判斷時,我都會參考她的意見。』

她的判斷可說是一般人民感覺的指標,所以可信度很高-李登輝這番話背後的李夫人,我很想探個究竟。

我對李夫人感到興趣的另一個原因是,作家司馬遼太郎與李登輝對談的前言部分(《朝日週刊》一九九四年五月六日,十三期)曾提到,李登輝原本在思索當天該訂什麼主題來對談,夫人便建議他不妨談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對台灣人而言,這或許是最逼近核心的主題,而且對於不了解台灣的人而言,或許也可以喚起他們對台灣認識不足的自覺。

有關「二二八』的道歉與「台灣人的悲哀』這兩件事,足以讓人感受到夫人優秀的判斷力。再加上,一開始聽到「我終於找回了我的丈夫』這簡潔的真實感言,我對於夫人機敏的談話,湧現了一股新的期待。
訪英之旅

新總統就職大典是二OOO年五月二十日。在這大約一星期前的五月十二日,李登輝一家遷出官邸,搬到大溪山莊。六月底,李登輝伉儷到英國進行為期五天的訪問,此事日本媒體也曾做了報導。

孫女考上了倫敦政經學院,攻讀經營管理學,因此這趟旅行的主要目的是與孫女見面。卸下所有公職後的李登輝,卸任後唯一的職務,就是擔任位於淡水三十層新大樓的 智庫-台灣綜合研究院名譽董事長。一般認為這只是民間組織的職務,所以要出訪應無大礙。英國簽證也順利取得了。

但事實並不如想像的那樣。

恰好這個時候,外出歸來的李登輝笑容可掬的來房內探了探。我立刻問他同樣的問題:卸下擔任了十二年的總統職位後,目前的心境如何?笑笑露出白齒的他,突然間高聲唱起歌來:
「戰爭結束,夕陽西下……』

這是戰時日本很流行的一首名為「戰友』的軍歌裡面的一段,在同樣年紀的人之間,這是不需做任何說明的表現。

之後他依然面帶笑容,訴說著英國之行的一些來龍去脈。原本英國之行是應曼徹斯特大學的邀請,要舉行一場演講才開始規畫的。聽眾是熊彼得學會的會員,也就是支持美國近代經濟學者熊彼得的成員。根據收到的通知,曉得大約有三百人左右。

各國的學者也會共襄盛舉,日本方面則有一橋大學的教授鹽野谷祐一名列其中。不過,根據這項宗旨英國政府也發給簽證,一切都備妥之際,曼徹斯特大學卻很客氣的來表示,希望取消這場演講會。

「我們立刻知道,一定又是對岸在橫加阻撓的結果。因為香港的關係,他們在英國有很多人脈吧。』

這是曾文惠女工的見解。她很自然的提起的「對岸』,不消說,就是指對岸的中國大陸。在那之俊,台灣的外交部方面也來探詢說狀況有所改變,能否放棄英國之行。

可是當時李登輝語氣堅定的說,不打算變更預定的計畫。

打從一開始,李登輝就認為這趙英國之旅,能踏上英國的土地比進行一場演講的意義還來得重大,所以根本沒理由放棄。到了英國下機後,前往曼徹斯特是搭火車去的,英國政府不僅早已做好萬全的安全準備,連貼身保鏢都幫他安排好了。迎接的待遇都此照現任總統的模式。

李登輝與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懇談了一番,並且相約日俊在台灣相會。順便值得一提的是,據說當天柴契爾夫人口氣平穩的表示,帝王統治的時代早已結束,不管中國如何,想再追求帝王統治都是不可能的。

雖然沒能親自進行演講,但是演講的內容,也就是早就預定的「生產的意義與創新-以台灣的農業為例』這篇論文,則交由李登輝當總統時期的總統府副祕書長,也是目前任職於台灣綜合研究院、畢業於曼徹斯特大學的林碧炤在晚宴上代讀。最後,李登輝也順利取得熊彼得學會的永久會員資格返回台灣。

曾文惠女士是歌劇通


從曾文惠女士起居室一隅的小廚房中,傭人端來蓮藕粉配上微甜口味的茶點。漆器碗的把子上印有可愛的河童模樣,說是日本製的。我以前就聽說,夫人經常走訪日本,聽聽歌劇、買買東西。

這豌可能是逛百貨公司時,在覺得有點逗趣的心情下買下的吧。我聽說,她早餐吃稀飯時不可或缺的,就是奈良的醃漬物,所以每次訪日時都會採買些回去。

「我先生無法自由外出,我也不能常常自己一個人到處玩,所以到海外出遊的次數也盡量控制、盡量低調,大多是我和媳婦倆同行吧‧」夫人補充說明道。

不過聽說她在一九九九年的時候,接受捷克總統哈維爾夫人的邀請,帶領國劇(在大陸稱為京戲)團到布拉格表演。在那之前一年,哈維爾總統的夫人訪問台灣,觀賞國劇後非常讚嘆,因此才促成這次的親善表演。在布拉格當地的晚宴上,曾文惠女士也受邀發表演說。理所當然的,演講稿是由台灣外交部幫這位第一夫人事先準備好,可是夫人「深怕氣氛會太僵硬』,所以當下決定不照原來的稿子唸。

「有關捷克出生的作曲家史梅塔納或德弗禮克,我說了些個人的看法,覺得話題好像有點不大夠的時候,想說那乾脆再添加些捷克鄰國俄國的作家托爾斯泰作品的讀後感,沒想到這時候冰淇淋點心上桌,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

正在倫敦政經學院就讀的孫女,先前在瑞士的洛桑高中就讀時,李夫人就曾想看看孫女的生活狀況,因此與媳婦一起列瑞士去過。

在回程途中,還繞道羅馬參觀許願池。三十年前李登輝在康乃爾大學取得博士學位之後,夫婦倆要返台前順道去歐洲時,也曾造訪過這座許願池,因此特別令人懷念。聽說只要對許願池投錢幣許願,就能實現願望,所以夫人就祈禱說:「暌違了三十年,我今年能來到這裡,但願三十年後我還能再來。」

「祈禱完後仔細想想,不禁感到面紅耳赤。想想三十年後,我豈不是飛過兩個零,已經一百零三歲了嗎?」

「飛過兩個零」這種講法,超乎預期的讓我感受到夫人曾在日據時代台灣銀行營業部上班、精通算盤的經歷。
多采的外交


不僅是私人旅行,身為李登輝總統的夫人,她也到處跟著在各國各地旅行。這從她房間的很多擺飾上,可推測得出來。巴拉圭特產的絲織蕾絲上,很優雅的擺設著大象造型的蠟燭,一眼看便知那是哥靳大黎加製的。巴拉圭和哥斯大黎加都是台灣的邦交國。邊桌不知何時,已備安一堆目前為止李登輝伉儷在外國所拍的照片,以及訪台的各國元首或高官的照片。雖說與南非沒有邦交,但是曼德拉擔任總統時與李登輝私交甚篤,有張照片是李夫人頭戴南非特有大帽子的模樣。

「我在台灣很少戴帽子的,不過聽說在南非正式宴會一定要戴帽子,所以這頂是曼德拉先生幫我精心挑選的。」

回憶起這些,喜悅之情流露無遺。史瓦濟蘭國王的母親因為長期患有心臟病,經常需要來台灣這訪,所以與她關係特別密切。埃及沙達特總統的遺孀,也特別喜歡台灣的風土人情,所以經常訪問台灣,都一直保持這份友誼。

蘇聯的戈巴契夫總統卸任之俊,訪問台灣時曾與李登輝總統針對「新思維」改革為何未能成功,進行了一番討論。聽說李登輝當時所下的結論是,「大概是因為變數太多,而方程式卻未能立好的緣故吧」。此外,馬雅文明展在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行時,因緣際會認識的瓜地馬拉總統謝拉諾,與李登輝夫婦的關係也特別親暱。

「數一數,來自外國所贈的勳章共有三十四個。其中馬紹爾群島的勳章還是用乾草編製,上面裝飾著貝殼,整體設計既樸素又雅致。」

曾文惠女士眼瞇瞇的微笑著說。

密使的交流


我造訪李登輝官邸的隔天,《中國時報》(000年七月十八日)刊載下令人備感意外的報導。

這篇報導可說是讓早已錯綜複雜的台海兩岸關係,更增添了複雜奇怪的因子。這篇報導指出,曾經有段時間,大陸方面的領導人江澤民與台灣方面的領導人李登輝互派遣密使做溝通。這篇報導是由署名魏承思的人,根據南懷瑾的資料所撰寫的持稿。報導刊出的隔天,我為了確認其中的來龍去脈,再度造訪李前總統的官邸。好像早已料準我會造訪似的,他已經備齊當天的早報(七月十九日)。當天的報導從字面上看來,全都是針對前一天的報導在做抗議或批判。

李登輝氣定神閒,甚至看起來面泛微笑。南懷瑾是個謎樣的人物,年歲已高,聽說目前住在香港。但是,他以前曾住在台灣,開私墊教授儒學、佛學、道教、神祕學、帝王術等等,在高官政要之間擁有廣大的人脈。李家的女兒和女婿等,曾經有段時期也因友人的介紹而進出那所私塾。這所私塾或許也相當受年輕一輩的注意吧。其後,南懷瑾便移居香港。一九八八年一月蔣經國總統去世之俊,有段時期他也曾再度返回台灣。

李登輝做滿蔣經國的殘任期間後,在一九九0年第八屆總統選舉登記參選時,剛回到台灣的南懷瑾便直言:
「下屆總統肯定是李登輝。」

李登輝就任總統後,他馬上這訪官邸,並且說「推薦李登輝的就是我」。

根據李登輝的解釋,南懷瑾好像曾計畫連結台灣和大陸的力量,在故鄉浙江省鋪設一條金溫鐵路。這大概是深諳帝王術的他,被部分人士批評為貪念太重的原因之一吧。

最先刊載密使事件的《中國時報》上,也同時刊出一九九一年六月十六日汪道涵身邊有南懷瑾和台灣方面一位青年才俊的照片,彷彿要昭告天下鐵證如山似的。這篇報導不難被解讀為,南懷瑾有功於促成一九九三年在新加坡舉行的辜(代表台灣的辜振甫)(代表大陸的汪道涵)會談。那種主旨不清的報導方式,在事件已歷經九年的現在,即使是想顯示南懷瑾的威力,似乎也不具什麼特別大的意義。

不過這篇報導,在另外的意義上倒是非常吸引眾人的關切。江澤民和李登輝互派密使溝通的事實,實在令人無法想像,也讓人備感衝擊。除了剛開始的報導之外,翌日的《自立晚報》的報導,還更耐人尋味。被公開指稱是台灣方面密使的兩名人士,對記者說出事情的真相。

據說他們在最初的報導刊出當天,就立刻與大陸方面討論好善後處理的對策了。大陸方面希望「一切不要傷害到曾慶紅就好』,在確認這一點,取得大陸方面了解後,蘇、鄭兩人才公開事情的來龍去脈。曾慶紅這號人物,據說是江澤民的心腹,目前位居中國共產黨組織部長的要職,也是與來自台灣方面的密使交手的對象。

這麼說,台灣與大陸之間現在如果有緊急狀況時,是否也有立即可溝通的管道呢?台灣方面的兩位密使,一位就是李登輝執政時期,擔任總統府祕書室主任的蘇志誠,他是李登輝的獨子李憲文的好友。

很長的一段時間,蘇志誠擔任總統府祕書室主任,李登輝總統卸任後當上台灣綜合研究院的名譽董事長,蘇志誠也跟著轉到台綜院任職。

另一位是現在的中國電視公司董事長鄭淑敏女士。她出生於淡水,可說是李登輝的同鄉。成功大學畢業後,她留學比利時魯汶大學,專攻大眾傳播,學成返國俊,曾經擔任過《中國時報》主編和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務,算是位居高津的才女。根據「中華民國現代名人錄』記載,她是傳播界的重要人物。鄭淑敏女士的先生是統計學專家,曾任政府的主計處主計長(閣員層級)等職務‧他們倆可說是一對才情洋溢的夫妻。

特殊的聯絡管道


根據報紙的報導,蘇志誠曾在廈門或珠海等地與大陸密使會面,次數大約有一百二十次,而南懷瑾同席參加的只有最初幾次,所以促成兩岸辜汪會談的交涉,好像與南陵瑾無關。根據透露,實際上,總統府祕書室主任蘇志誠與江澤民的親信曾慶紅會談的時間,是在一九九二年,也就是在新加坡舉行的辜汪會談的前一年。

當然,這種會談私底下需要花很多的心力和時日去做準備,這些則由鄭淑敏女士來擔綱。她當時擔任中華電視台的副總經理,由於常進出大陸談電視節目的版權,所以對北京的事情蠻清楚的。

她所扮演的角色,首先是記住暗號到香港去。然後根據暗號住進指示的飯店。隔天早上,按照所指示的時間來到地下停車場,再尋找對方所指示的車號的車子,搭上那輛車之俊,再出示足以證明身分的物件……一切都是按這樣的順序開始接觸的。

據說這條管道在不久之前還有用。李登輝接受康乃爾大學邀請訪問美國之際,大陸為了表示抗議發射導彈(一九九五年),其實一切都早巳透過這條管道向大陸方面說明清楚了,所以台海兩岸關係實在不是光以單一軌道就能衡量的。

根據報導,一九九六年三月,台灣首度由人民直選總統(第九屆)的大選活動期間,中國試射飛彈,極盡文攻武嚇之能事,很多人嚇得抱著全部財產準備逃離台灣,因此國際機場呈現人滿為患的恐慌狀態,股價也狂瀉千里。此時,為了不引發最惡劣的事態,兩岸似乎仍有透過密使這條管道彼此牽制。就國際關係的常識而言,兩岸的關係好像水火不容,但實際上,私底下兩岸領導人之間,卻擁有一條特殊的聯絡管道,彼此進行最小限度的溝通。如此的兩岸關係,也只能說已超越了一般常識的範圍了。

究竟這條聯絡管道現在是否仍存在呢?我探聽的結果,李登輝措詞謹慎的說:
「自從一九九五年郁慕明在立法院內針對密使問題提出質疑之後,就不再派這種密使了。但是聯絡窗口到現在還在運作,所以我想用電話隨時都可以聯絡得上。』

陳水扁夫婦

在李登輝總統派遣密使為兩岸辜汪會談鋪路後的第八年,台灣進行政權轉移,由原來在野的民進黨掌政。但是這個新的政黨,或領導這個黨的年輕總統,實力究竟如何,都還充滿未知數。

競選政見中主張獨立的總統雖然奪得政權,但是就任之俊,台灣獨立的論調卻變得曖昧不明,竄不出頭。不僅是外省人與本省人的對立,就連探討一個中國與兩個中國問題的輿論,也是極度混亂,莫衷一是。在這樣的台灣,再加上原以為是敵對關係,但私底下卻有私通管道的兩岸關係等等,剛上任的總統陳水扁到底能否承擔得起這些極盡複雜的重擔呢?

站在國家的立場來看,新總統為了維持複雜奇怪的兩國關係,就必須無視於政黨間的差異,向擁有十二年執政經驗的李登輝請益,並借重他的治國手腕。對此李登輝語氣溫和的說:

「的確,在選舉當中能獲得多數選民的支持,與政治手腕是否高明是兩碼事。不過,只要能寄子關愛的眼神,相信他的政治手腕會漸漸培養出來的。」

曾文惠女士在一芳依然是溫馨的微笑著。但是光是寄子關愛的眼神就夠了嗎?或者說,對年輕的陳水扁而言,只要獲得李登輝關愛的眼神,就真能成為他的強力支柱嗎?

不管如何,李登輝剛剛的這段話,就一位敗選陣營的人來說,那份寬大為懷的胸襟實在讓人不敢置信。在四個月前他還是國民黨主席時,陳水扁可說是他的最大敵手,但此刻他對敵手的態度,突然變得教人無法苟同。

此時曾文惠女士很輕鬆的說:

「陳水扁總統在三月的選舉結束後不久,夫妻倆就到我們住的總統官邸來拜訪。當時應該是他們最忙的時候吧。』

曾文惠的表情之中,洋溢著對這對來拜訪前輩的新總統夫婦的一種善意。當天陳水 扁夫人吳淑珍就問這位第一夫人的前輩說,在卸下十二年的重擔之後,做為李登輝的妻子,心境如何?李夫人也是回答說:「我終於找回了我的丈夫。』吳淑珍夫人隔天在接受訪問時,也介紹了這句話說:

「我剛好和曾文惠女士相反,我現在把我的丈夫獻給大家,請大家多多指教。』

李夫人用很開朗的口吻說:

「陳水扁的夫人是一位腦筋靈活,並且有幽默感的人。』

吳淑珍夫人是位才女,曾任立法委員。她因在台南縣的農村路上遭逢車禍,導致下半身不遂,之俊就一直依靠輪椅行動。聽到她住院的消息時,當時身為台灣省主席的李登輝,也立刻致贈慰問的花籃。雖說是因為事故,但彼此之間似乎有一段心會神通的過往。

無言的握手


通常在家中接待政界人士時,曾文惠女士頂多只會打個招呼就退下,這一天可能是顧慮到吳淑珍行動不便,所以一直陪到最後。就在陳水扁夫婦要告辭時,曾文惠眼怔怔的望著新總統陳水扁的年輕模樣,很自然的問起他的年紀。一般而言,在台灣如果不是關係較親密的話,是不習慣問人家的出生年月日的,因為這是算命的珍貴資料。對於曾文惠女士的詢問,陳水扁露出他那特有的無邪笑容說:「就快五十歲了。』聽到這一句話,李夫人神色為之一震。

「我看得出神,不禁脫口而出說:「啊,那跟我兒子年紀差不多呢。」我可以感受到原本笑容滿面與我輕輕握手的陳總統,瞬間一臉嚴肅,使勁握住我的手,力道強得幾乎握痛我。我內心無限感慨,也不禁緊緊的回握。』

或許是心理作用吧,娓娓述說這段經過的李夫人,眼中溫潤著淚光。事實上,李家的獨子李憲文,在三十二歲時就因罹患癌症撒手人寰,留下妻子和才七個月大的女兒。因為正值李登輝擔任台灣省主席的期間,所以報紙和電視連日大幅報導著。旁觀者看來一帆風順的李家,竟然遭逢這突如其來的不幸,讓人為之心酸落淚。

雖然說這是十八年前的往事,照理說陳水扁總統應該也很清楚這段過往。李夫人看到陳總統時,一定是心想:假如兒子還活著的話……。察覺到這份真情的陳總統,也反射性的使勁握手。想必那份情感,在默默無言中已傳達到夫人身上了吧。那是前總統李登輝的夫人與新總統之間,極其自然的真情流露。這可稱之為唯有台灣人之間才能體會到的心靈擂襉吧。

「哦?

在一旁聽著的李登輝,有點驚訝的低聲自語。沒想到那時的握手,竟隱藏著這種真情心緒。他輕輕點點頭,再度沈默不語。



推薦給好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