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4芒果日報--社論選讀--東施效顰拍電影,輸給南韓一大截

160914芒果日報--社論選讀--東施效顰拍電影,輸給南韓一大截
人家全智賢,我們黃智賢(管仁健)


【芒果日報/社論選讀中心】「人家全智賢,我們黃智賢」這樣的標題,其實內涵就是我們台灣在國民黨的領導之下,幹了很多東施效顰的事情。全智賢,本名王智賢,韓國女演員。15歲以時裝雜誌模特兒出道,2001年以韓國電影《我的野蠻女友》一躍成為韓國一線女星,2014年以韓國電視劇《來自星星的你》再度攀上演藝事業高峰。2016年再以電影《暗殺》成為韓國缺不了的國民女神。

但是我們的黃智賢,卻是民進黨立委黃偉哲的妹妹,雖然哥哥是民進黨立委,但她卻是個大藍丁,在電視上扮演替藍營辯護硬抝的名嘴,天哪,這種差異可說是天差地遠,觀感也差很多。

管仁健老師在文中指出,台灣的電影落後不是在此時才剁後,早在「紅巾特攻隊」那個年代,早就是望塵莫及,不如人家。即使是找來日、韓的明星及導演、專業人士來技術指導,還是望塵莫及。

後面附上紅巾特攻隊的郭金發版MV,請報友參考。


社長認為,台灣電影落後人家的最主要原因,其實是沒有認同本土在地的文化,不但沒有從文化的扎根做起,反而認為抄抄先進國家的做法就能夠迎頭趕上,門都沒有。早期國民黨就是鄙棄台灣的本土文化,禁播本土劇、布袋戲,沒有客語及原民語節目,任傳統語言消失,只要拍攝本土的故事,卻一律用北京話對白,這要讓台灣人如何認同你的電影?

東施效顰的鬧劇還包含港劇一窩蜂現象。港劇遭禁之後,就找香港人來拍山寨版港劇,禁播台語布袋戲,竟然用北京話來演,笑死人了,誰會看呀?

國民黨軍隊本身多半是不戰而降者居多,卻還要學日本、韓國來拍壯烈犧牲的戰爭片,你們這些傢伙若是真的如此視死如歸,怎會被共匪一路打到趕出了中國?好好注重本土文化,必會拍出優秀的作品來,東施效顰只會拍出大爛片,不是嗎?

新頭殼newtalk /管仁健

發布 2016.09.13 | 09:33 AM

暑假結束了,原本電影院的旺季也該結束了。但92日起在台上映的南韓活屍片《屍速列車》,卻創造了票房奇蹟,才3天票房就破億。有些年輕的鄉民大喊︰「韓流來了」,或是︰「原來南韓電影這麼強」,甚至大嘆︰「南韓電影超越台灣了」。

紅巾特攻隊電影海報
但對資深鄉民的本魯來說,這些說法都不合乎事實。不是韓流來了,是韓流一直沒有走;不是「原來」南韓電影這麼強,是「本來」南韓電影就這麼強;不是南韓電影超越台灣了,是南韓電影從頭到尾就領先台灣。早在半世紀前,描述兩韓內戰的空戰片《紅巾特攻隊》(Red MufflerRed Scarf),就曾風靡全台。

《紅巾特攻隊》是在1964年,由著名導演申相玉執導、申泰善監製、南韓的申氏電影公司出品、製作及發行,亞洲影帝申榮均、崔銀姬(申相玉妻子)、崔戊龍、朴巖、南宮遠、李大燁、尹仁子主演,也是導演申相玉最廣為人知的代表作。

電影是描述韓戰期間,南韓飛行員羅冠中少校(申榮均飾),愛上了殉職同僚的新婚妻子智善(崔銀姬飾),但卻面臨倫理上的難題;國軍飛行員接收殉職同僚的妻子,在眷村中已是常態,可是在南韓似乎就是禁忌。

男主角在道德與愛情的矛盾裡,接受了上級委任的死亡任務,在炸毀中朝聯軍補給物資的大橋時,座機遭敵方戰鬥機擊中,他選擇的不是迅速脫離戰場,反而是駕著飛機衝向大橋,雖然完成了炸毀任務,但自己也壯烈犧牲了。

以前男主角每次出任務回來後,都會在酒吧裡與同僚暢飲啤酒;這次男主角缺席了,他的上司拿出男主角之前已寫好的遺書,大家哭著宣讀;這時男主角的母親,拿著啤酒來探望兒子,聽到兒子戰死的噩耗,就把原本要送給兒子喝的啤酒分給同僚;女主角也在這時來了,緊握著男主角的遺物,就是綁在飛行員頸部的紅巾痛哭;片尾則是在南韓空軍以飛行分列式來紀念韓戰中陣亡的飛行員。

《紅巾特攻隊》劇情廣告單



片中男主角申榮均綽號「山豬」,由此可以想像跟《屍速列車》裡的大叔演員馬東錫類似,都是粗壯豪邁那一型的。申榮均從小就嚮往演藝事業,初中時就流連劇場裡欣賞話劇,清晨時自己到山上練習發聲。但日治時代朝鮮半島與台灣一樣,還沒能力自製電影,話劇演員很難成為能糊口的職業,因此只能照著父母的期望,高中畢業後到醫學院攻讀牙醫。

退伍後他參加了業餘性質的話劇排演,被電影製片鄭世和發掘,《早春掛》裡有個角色必須剃光頭,他也願意落髮擔綱,從此棄醫從影、登上銀幕。他不但曾遠赴香港,與影后林黛合演《妲己》,也曾榮獲亞洲影展第9屆及第11屆最佳男主角金像獎。粗曠型的大叔演員能擔任男主角,這是國片裡罕見的;韓片比台灣電影多元且先進,絕非始於今日。

另外《紅巾特攻隊》得到當時南韓空軍的協助拍攝,因此片中的美援F-86軍刀戰鬥機,這是台語片甚至國語片裡都不可能出現的先進機種,在台灣上映時超級轟動,紅到全台灣小孩都綁著紅巾。沒多久中國也開始文革,紅衛兵有樣學樣地綁上紅領巾,今日鄉民們若回到當時,一定誤以為兩岸已經統一。

《紅巾特攻隊》在台灣會這麼「紅」,靠的不是廣告,而是轟動一時的主題曲,台語版〈紅巾特攻隊〉有好幾個版本,其中最紅的應該是文夏版與郭金發版,文夏版的歌詞是:

「紅巾飛滿天,空軍緊偎來唷!反共的奇軍,勝利回來囉!呀!穿著一件那雨袍,太空是男子漢賭命的所在;那想起故鄉朋友加親人,放眼祖國的性命,咱哪得來怨嘆。」

另外還有一種國語版的歌詞是:「紅巾繫忠魂,忠魂繫紅巾;紅巾圍向肩,壯士倍精神。呀!青天無際飄白雲,我們隨著白雲飛雲層。不要惦記纏綿兒女私情,雷電一般閃過我的青春。」

因《紅巾特攻隊》在台熱賣,台灣片商無論是拍台語的還是國語的,無不見獵心喜;但要有香港邵氏公司這種財力,才邀得動申相玉與崔銀姬這對銀色夫妻。於是日本東京音樂專校畢業,時任南韓大眾音樂家協會評論委員、舞台藝術院音樂科委員長與演藝協會理事長的29歲音樂家黃海昌,就被禮聘來台。當然,前述那一大堆在南韓的頭銜都沒用,關鍵還是新聞裡強調的《紅巾特攻隊》是由他作曲。

但沒過多久,作曲者似乎就鬧出雙包案。19655月,中光影業公司拍的台語片《自君別後》,也宣稱該片音樂是由《紅巾特攻隊》作曲家黃文平負責全部插曲及配音。這部電影的劇本就跟《魂斷藍橋》一模一樣,男主角柯俊雄飾演空降部隊的少尉軍官,整裝待發前焦急徘徊,等待女主角白蘭的出現。由於這是台語片首次找來南韓作曲家配樂,也是破紀錄的獲得國防部支援,所以也就破例得以在台北首輪影院放映。

那年代台語片由於都是黑白拍攝的低成本製作,所以不會有太多的拷貝,因此都是在中南部首映,然後演員隨片登台,票價再趁機調高12元。等中南部播了幾個月後,才在北部專播二輪片的院線上映。台語片《自君別後》雖首創高成本製作,但即使有南韓音樂家作曲、國防部支援,仍然得不到台語觀眾青睞。即使增加國語拷貝,在國片的院線上映,票房依舊不見起色。

1980年代港劇《楚留香》在台灣爆紅後,老三台搶播港劇,新聞局就禁播港劇。老三台就找港星來台,演出山寨版港劇。一開始當然請不動男女主角鄭少秋與趙雅芝,就請配角無花和尚關聰等人,後來慢慢鄭與趙也來台,甚至合體拍片。1960年代南韓電影《紅巾特攻隊》也是類似的狀況,從作曲、副導、編劇都相繼來台後,配角到男主角最後也都來了。

19651112,為了紀念國父百年誕辰,黨營的中影公司特製山寨版韓片《最後命令》(原名「突擊命令」),邀請《紅巾特攻隊》裡的男主角申榮鈞與配角李大燁、金惠貞、崔蘭卿等人,搭配中影首席女星王莫愁和當屆亞洲影展最佳男配角歐威,以及其他影星王豪雨、新星于凌、吳振如等。但《最後命令》的下場與《自君別後》差不多,觀眾都不捧場。

台語片國語片都試過了,《紅巾特攻隊》就是無法在台複製。中影仍不死心,1976年暑假,中影用柯俊雄與林青霞擔任男女主角,分飾上海保衛戰的團長謝晉元與女童軍楊惠敏,《八百壯士》上檔後爆紅。於是1977年想再接再厲,就仿效《紅巾特攻隊》拍攝中日空戰片《筧橋英烈傳》,由知名紅星梁修身飾演高志航。

無奈隔了10年,台灣的電影技術依然不及南韓;抗日空戰片的所有特效都請日本技師完成也就罷了,男主角梁修身的演技,別說是遠遠不及申相榮,連柯俊雄的零頭都不到,最後這部愛國片當然還是慘賠收場。

沒多久申相玉的妻子崔銀姬在香港遭北韓特務綁架,一名由台北過境去香港的金先生涉嫌甚重,南韓駐台大使派了李姓參事專程前往香港,引渡金先生回南韓重判12年。隨後崔銀姬在平壤出席記者會,表示她去北韓是出於自願,並非綁架,否認了南韓政府的指控。

1978218,申相玉由美國洛杉磯搭乘華航班機到台北,再換乘華航827次班機赴香港,據說是要勸說遭香港警方羈押的韓商金奎華,能坦白交代崔銀姬被綁的經過。由於申與金是20年以上的好友,金也長期來往於台港間,南韓與港英情報單位都懷疑他是北韓特務。豈料申相玉赴港後也遭北韓特務綁架,從此台灣就禁止再提申相玉與崔銀姬這兩人,《紅巾特攻隊》也就銷聲匿跡了。

南韓從1960年代起,電影工業就領先台灣甚多,絕不是從《屍速列車》才開始的。真的,人家全智賢,我們黃智賢,鄉民們認清事實吧!

人家全智賢

我們黃智賢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