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9芒果日報--支那新聞--昔誇能防萬年洪,今三峽大壩喊拆

160709芒果日報--支那新聞--昔誇能防萬年洪,今三峽大壩喊拆

三峽大壩 現在拆也許還來得及!


【芒果日報/中國新聞中心】 三峽大壩自建成以來,調蓄功能就備受矚目。然而,2003年時,媒體報導稱可抵擋「萬年一遇」洪水;2007年卻變成可抵禦「千年一遇」洪水;到了2008年,數字再減1/10,剩下「百年一遇」。 《四川在線天府評論》一篇文章感嘆:「三峽大壩『老化』速度也未免太快了點吧!」

然後,最近中國學者說:「三峽大壩,早拆比晚拆好!」

對於三峽大壩工程,當初規劃的時候社長就非常反對,因為這麼一蓋,不但淹沒了許多文化古蹟,對生態更是浩劫,而且可能也沒有當初想的那麼神,有這麼好的防洪效果。中國對很多國內外的反對聲浪都充耳不聞,就只知「河蟹」不同的聲音。果不其然,最近的一次洪災,淹沒了長江流域的許多城市,而且就含沙量來看,長江已經變成黃河2.0了。看著當初主張興建三峽大壩面對反對聲浪的中共官員,還在喊「利大於弊」時,還真是睜眼說瞎話呢。

俗話說:「水可以亡人國」,中國就是個典型。昔日蔣介石炸黃河堤,直接或間接的死亡人數超過千萬人;當然報應就是國民黨政權的敗亡;今天中國的三峽大壩,恐怕就是中共崩盤的關鍵。毛澤東說 :「與天鬥其樂無窮」,那麼你就鬥鬥看,大自然反撲之後,看你還樂不樂!  


【看中國20160709日訊】三峽工程,是這個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三峽大壩1995年開工,2006年五月竣工,蓄水后引發的地質災害,污染,水系失衡等問題猶如釣魚工程,越滾越多,已被外界稱為世界最大爛尾工程。單單垃圾處理一項,尚需再造一座三峽的費用才能清除三峽的所有垃圾。三峽大壩唯一的用處就是發電功能,但建設幾個小發電站即可,為何建造這麼大的水利工程?

如今,三峽所帶來的種種問題已成為三峽官員向中央政府要錢的理由。就解決后三峽時代的移民安置以及地質災 害,2009年追加了約1,700億元,后三峽時代總開支肯定超過3,000億元。清華大學水利系張斗教授曾估計,治理三峽水庫水污染還需要花費 3,000億元。三峽總公司曾宣布,還將投入3.82億元保護珍稀魚類保護區。一些對三峽工程持不同意見的專家和科學家早就指出,三峽是一個釣魚工 程。三峽工程最初向上報一很小數字,到後來不斷追加錢,沒完沒了。

王維洛:現在要拆還來得及

王維洛在《三峽大壩早拆比晚拆好晚拆就拆不了》一文中表示,現在不下決心拆除三峽大壩,將來不利影響越來越大,所需資金越來越多,到無法承受時,想拆可能也不行了。目前三峽水庫中的泥沙淤積量約為19億噸,長江的水流量尚有能力將這些泥沙帶入大海。隨着時間的延長,三峽水庫中泥沙淤積量將累積增加。

王維洛說,當三峽工程運行三十年後,在論證報告上簽字的專家也不敢保證重慶港不被泥沙淤積。到那時再想拆除三峽大壩,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長江水無法將那麼多泥沙帶入大海,而是堵塞中下遊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黃萬里: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三峽大壩建成后,洞庭湖、鄱陽湖水面一直在下降——而今天這種情景,早在10年前就有人斷言過!20081月,鄱陽湖都昌水文站創下8.15米的 歷史最低水位紀錄,鄱陽湖湖面僅相當於1998年時的1/73,蓄水量只相當於1998年的1/21520091714時,洞庭湖城陵磯水位跌至 21.72,漁民歇業、航運受阻。2006年,旱情肆虐重慶40個區縣

黃萬里撰文指出:(長江三峽)造壩截斷沙流,使上游洪水抬高,泛濫頻繁;下游停止造地,灘涂侵蝕。所以世界上有些國家已停止修建攔河大壩。例如巴西 把原計劃在亞馬遜河上修建而未動工的25座水壩全部擱置起來。在馬來西亞,全國人民反對修建40億美元的沙澇越巴昆大壩。在印度,停建了已動工八年的賽倫 特大壩。在澳大利亞,取消了富蘭克林河上修建塔曼斯尼大壩的計劃。為了發電,攔河築壩雖能利用水力,但會影響地貌,危害民生。所以人們一般在源頭利用水力 發電,不致產生顯著的害處,或者改用火力或原子能發電。第二,從經濟觀點來看,三峽大壩每千瓦的成本既高,工期長達17年;不如考慮改修許多個大中型50 100萬千瓦站,陸續修建,5年建成一個,年有所成而回收資金,經濟效益更為合算。第三,從國防觀點說,大壩之成無異製造一弱點資敵。若使電廠被毀,則 華中工業癱瘓;若使大壩被毀,則兩湖三江人民淪為魚鱉。

在三峽大壩決定修建后,黃萬里預言:更多的水中漂游着的懸沙也部分沉積下來,堵塞住重慶港,斷絕航道。洪水時抬高水位,壅及上游合川江津一帶,淹沒 較兩縣更低洼之地,那裡人口數十萬,可能發生十倍於19837月底安康漢水之災,慘絕人倫。這就是長江幹流永不可修高壩的理由。若重來一個817月當 地的洪水,則只要一次大峰便可成災。

如今三峽庫區清污成本和長江航運成本劇增,已是不爭之事實。

中國長江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原副總經理、水利部原副總工程師袁國林說:這些問題絕大多數是在三峽工程論證中就被認識到的,而且是可控的。但這些問題是否控制住了,應該是事實來說話。

當時拒絕簽字的侯學煜指出:建壩后,沿江兩岸的密集人口,勢必要擴大到山坡上找出路,於是毀林開荒、陡坡種植、有增無減,隨之土壤侵蝕,貧瘠化的 現象加重,水土流失面積擴大,強度加劇,泥石流、滑坡、干澇災害也日益加重。”“動態移民113萬多人,我認為涉及的不僅僅是113萬人,因為這是個雙向 問題,還涉及到移入地區人民的承受問題。”……這些問題現在都被一一證實。

同樣是大壩問題,世界上其他國家都是如何解決和處理的?

在此參照一下美國的做法。截至2015年全美境內拆除了超過1300座大壩。如今,美國即將開啟史上最大規模大壩拆除項目。

美國將於2020年之前拆除克拉馬斯河上的大壩,重新恢復全長676公里的魚類棲息地,屆時某些魚類的數量將有望增加80%。在過去的100年裡,克拉馬斯河一直被大壩封鎖着,如今它將要解開束縛,向人類和野生動物再次敞開懷抱。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里,克拉馬斯河上的大壩一直阻擋着魚類活動的線路,也使一些當地部落失去了依賴了上千年的食物來源。此外,由於有毒藻類大量繁殖、水溫升高和疾病蔓延,克拉馬斯河中的魚類曾大批死亡。

截至2015年全美境內拆除了超過1300座大壩。艾爾華河上的艾爾華大壩和格萊因斯卡因壩於2011-2014年間拆除。2011-2012年間,白鮭魚河上的康迪特大壩也被拆除。

美國人為拆除水壩而努力爭取的過程也反應了美國價值觀的變化,美國河流協會河流保護分會的副主席John Seebach說:在那個時代,我們只關注通過增加水和電力供應來促進經濟發展,而如今,隨着環保意識的增強,我們先後通過了諸如瀕危物種法案等環境法 案,為逐漸減少的鮭魚和其他物種免於滅絕提供了庇護。類似的大壩拆除項目使其轄區內的河流和漁場獲得了重生。

河流的作用不能只是水力發電、農業和經濟增長的工具!

最後再來回顧一下,當年黃萬里預言,如果三峽大壩上馬,將會出現十二種災難性後果:1、長江下游干堤崩岸。2、阻礙航運。3、移民後遺症。4、積淤 問題。5、水質惡化。6、發電量不足。7、氣候異常。8、地震頻發。9、血吸蟲病蔓延。10、生態惡化。11、上游水患嚴重。12、終將被迫炸掉。如今, 這些預言幾乎全部成為現實,就差最後一項(終將被迫炸掉)還沒應驗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