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2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孫大砲倒行逆施,廣州商團二二八

160702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孫大砲倒行逆施,廣州商團二二八

【昨天的血腥鎮壓】孫中山、蔣介石與商團之變!(上)

 

【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揭發中心】中國的領導人每次在占領一個地方的時候,就會展開大屠殺與鎮壓,當然,連國民黨推崇的「國父孫中山」也一樣,有一件歷史事件,稱為「廣州商團事變」,這和台灣的二二八事件一樣,也是政府倒行逆施之後,人民武裝抗暴。這件事情對國民黨來說,是一定要暗蓋的,為什麼呢?國民黨一定要將三民主義之神孫中山加以神話,寫三民主義的孫中山,怎麼可以讓人家知道,也搞過類似二二八事件呢?

其實,主因還是孫中山本身倒行逆施,而且還聯俄容共。商人最討厭共產主義這種用暴力方式來強制分配經濟資源的手段,再加上孫中山勾結一些惡質的軍閥胡作非為,廣州的市民、商家簡直恨孫中山入骨。而且香港的報紙當時還大肆抨擊,說這樣下去,中國一定會被赤化的,果然一語成懺。

廣州的商團,因此必須組織武力來保護自己,詳情十分錯綜複雜,假圖天國部落格當中有詳盡的分析。以下是事件的大致摘要: 

 1924年10月15拂曉時分,在國民黨人廖仲愷、蔣介石及蘇俄顧問鮑羅廷等指揮下的黃埔軍校學生,聯合粵軍、廣州警衛部隊及工農武裝,擊潰了大約13000名廣州商團團員的抵抗,把他們統統都繳了械。廣州商團事變”(官方稱廣州商團叛亂”)至此大致平息。

   這次事變的直接導火線,是810日廣州商團向英資洋行購買的近萬槍支(40挺機關槍)300萬發子彈運抵市區碼頭即將卸貨時,蔣介石奉孫中山大元 帥府之命率軍艦將負責運載的英籍輪船扣留。陳廉伯為首的商團方面認為,槍械進口前已辦妥手續,遂組織代表1000多人兩次到帥府請願,要求發還軍火。孫中 山親自出面解釋,指該批槍械申報日期與實際不符,顯然是陳廉伯自己的私貨,拒絕了商團的交涉。商團隨即發起廣州商人罷市,並通電全省各縣商團罷市響 應。

  據當時在大元帥府內政部及宣傳局任職的人士回憶,大元帥勃然大怒,檄調粵軍回防,入駐市內,用資鎮壓,並先後下令通緝陳廉伯 及其副手南海商紳陳恭受。二人避走香港,遙控指揮商團武裝,並借英國領事及停泊于珠江的英艦向孫政府施壓,又暗中尋求駐粵滇軍及陳炯明部隊(時退守惠州與 廣州孫政府繼續對抗)的武力支持。扣械風潮持續發酵兩月,逐步演變成雙方勢同水火的局面。

  到了1010日,中共廣東區委發動工 會、農會、青年團及廣東工團軍共五六千人召開雙十警告節大會,會後舉行示威遊行,高呼打倒商團,殺陳廉伯,擁護革命政府等口號,途中與商團軍發生 流血衝突,100餘人被打死打傷。商團軍又在商貿繁盛的西關構築街壘,封鎖市區,張貼孫文下野打倒孫政府等標語,還計畫在1014日下午集結 攻佔省政府、公安局及財政各機關。

  這時候,已離開廣州到韶關建立北伐大本營的孫中山,在得悉蘇俄方面援助的一批武器彈藥及時運抵廣州後,即授權時任廣東省省長並留穗代行大元帥職的國民黨元老胡漢民武力解決

   於是,就發生了14日晚到15日清晨的那一場街壘激戰。前述政府人士憶述,因商團軍居高臨下,據險而守,攻擊部隊一度傷亡甚多,為速戰速決,完成任 務,不得已以火油燃燒柵閘,又以小鋼炮掃射高樓大廈。據說動用了大約300箱煤油,引發大火,焚毀西關商鋪及燒死商團支持者,西關商業區受到嚴重損壞。

   事後統計,整個事變導致大小30多條街道被焚,1000多家商戶被搶,直接財產損失接近5000萬港元,平民死傷約2000人。臨陣倒戈參與攻擊商 團的滇軍,派人挨家挨戶收繳商團槍械,交不上來的罰款200元,趁機搜刮財物。政府方面也向未遭受損毀的商戶收取保護費,否則任兵焚劫拿人,政府不負責 任



參考連結:
http://bbs.tianya.cn/post-no05-242611-1.shtml




 
廣州商團事件當時的報紙新聞


在拙作【昨天的炮火屠城裡, 已經約略談到孫中山與陳炯明的決裂,最後孫中山如何登上海軍艦隊,並向廣州市區報復開火的往事。在這個事件中,孫中山獲得了「孫大炮」的綽號。但是當時廣 州市民所不知道的是,另一次的血腥戰事就要來臨。這一次可不止是炮擊,而是蔣介石所率領的武裝部隊直接鎮壓,除了廣州民間組成的商團自衛武力被擊潰,市中 心的西關商業區更在戰火中被焚燬三分之一(註一)。史稱「商團事件」。而為什麼廣州市市民會如此怨恨孫中山,並群起反抗孫中山的軍政府,這其實又要從遠因 與近因談起。而最有趣的一點就是,這段歷史常常被故意抹去,只因為這與歷史課本上所塑造的「萬民擁載國民黨政府」是互相矛盾的。其實當時廣州市市民是普遍 討厭國民黨,並且不支持孫中山所領導的軍政府(註二)。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除了孫大炮曾經辣手炮擊廣州市區外,還要從事件發生的數年前說起。

孫 中山當時受到新聞輿論的第一次圍剿,當然就是孫傳芳通電全國,薦請當時的北洋政府總統徐世昌,與南方廣州軍政府的總統孫中山一起下野,以平息南北政爭之 時。當時孫中山嚴重錯估情勢,通電表明如果徐世昌下野,他孫中山也願意一起辭去他的總統一職,並解散廣州的軍政府,以促使全國統一,進行和平政治協商。不 料本來也不願辭去總統一職的徐世昌,在內外交逼下,竟然真的遞出辭呈。這讓孫中山開始受到輿論關注,是否會兌現政治承諾。當然平心而論,孫傳芳這招圖的還 是直系軍閥的利益,只是當時第一次直奉戰爭剛結束,打了勝仗的直系軍閥勢力坐大,其中吳佩孚的聲望更是如日中天(註三)。也因此孫傳芳打的如意算盤不止獲 得各省直系軍閥的支持,社會上普遍亦持贊同的看法,連學界的領袖蔡元培、梁啟超等人都通電要求孫中山結束護法,一併下野,這對已經成為輿論批評目標的孫中 山而言,更是雪上加霜。而就在孫中山拒不下野不久,孫中山與陳炯明正式決裂,陳炯明當然不會不利用這一個情勢。陳炯明開始煽動與他交好的廣東各地報紙,不 斷攻訐孫中山言而無信、戀棧權位、護法為假、將廣州軍政府視為私產、結黨營私為真。並要求孫中山即刻辭去總統一職。當孫中山在政爭中暫時失敗,被逐出廣州 時,可謂身敗名裂,政治信用完全破產。

孫中山軍政府,也是魚肉鄉民的軍閥之一。
走投無路的孫中山,在前往 上海的途中,遂決定聯俄容共,引入共產國際的勢力(註四)。當時不止國民黨內,社會上有許多人都勸告孫中山勿以此誤國,但是孫中山心意已決(註五)。不久 後就在共產國際的幫忙下,孫中山再次結合滇、桂軍閥,從廣西起兵再度佔領廣東一部,成立新的大元帥府,並任命自己為大元帥。而且這次孫中山有了共產國際撐 腰,行事更為獨斷。當時滇、桂軍閥的部隊軍紀本就不佳,入粵後又自認為是佔領者,魚肉鄉里,橫行暴恣的事層出不窮,廣州市與鄰近周圍較富裕的地區受害最 烈。孫中山雖然自任為大元帥,但是實際上就是與軍閥結盟,進行利益交換的割據政府,本就無力指揮這些軍閥,更無力制止這些暴行。在百姓痛恨滇、桂軍閥時, 亦轉而痛恨將滇、桂軍引入廣東的國民黨與孫中山。再加上國民黨聯俄容共後,中共勢力在廣州一帶大肆活動,更讓廣州商家開始感到極度不安。特別與廣州一水之 隔的香港社會,更開始出現「不推翻孫中山軍政府,蘇俄共產勢力遲早併吞香港」的呼籲。

廣 州市與香港可謂一水之隔,脣齒相依。香港在港英政府的經營下,商業發達,而廣州市則為貨品進入中國內陸的轉運門戶,兩地通商來往密切。孫中山引入共產勢 力,讓香港與廣州的資本家感到十分不安,特別是當時的共產黨,慣於煽動工運,敵視資本主義,這讓香港與廣州的商家認為已經聯俄容共的孫中山,遲早會走向共 產主義的路子。這對依賴商業市場、便宜勞工為生的資本家而言,無疑是有其根本的利益衝突。也因此這些資本家對孫中山的軍政府極度不信任。一九二四年五月的 強徵資產稅事件,更讓雙方關係全面決裂。控制廣州市的國民黨軍政府藉修路為名,準備向廣州所有商家強徵資產稅,這引起了當時廣州市各行各業商家的聯合罷市 抗議,國民黨軍政府在面臨強大壓力下,通令取消之前徵收資產稅的命令。但是廣州市各商家已經對孫中山所領導的國民黨軍政府與滇、桂軍深惡絕,決心開始反 抗,萬一情勢繼續惡化,要以武力推翻孫中山的軍政府。加上當時香港的港英政府也對於孫中山的聯俄容共感到憂心,且香港報界輿論也普遍認為國民黨遲早會被蘇 俄所扶殖的共產黨全面利用併吞(註六),不久後市面更開始謠傳,港英政府亦秘密支持推翻孫中山的軍政府,必要時更會派遣駐泊在外海的英國海軍艦隊入港助 戰。

就在前有孫中山政治信譽破產,報紙輿論批評孫中山私心自用。 後有滇、桂軍恣意暴行,百姓苦不堪言的情況下,廣州市民與商家對國民黨的怨恨與不信任到達了頂點。由廣州市總商會所籌資組成的民間武裝自衛組織,開始與附 近的市鎮協議「聯防章程」以求自保。當時廣州市總商會與附近市鎮各商業行會的私人武裝保安隊聯合,組成廣東省商團,並由當時的廣州市總商會會長陳廉伯統一 指揮,陳廉伯並同時兼任廣東省商團聯防總部的聯防總長(註七)。由於孫中山亦自知廣州市商家對其軍政府的不滿,加上市面謠傳港英政府與陳炯明互通消息,積 極籌備推翻孫中山的政權,均讓孫中山感到極度不安。就在廣州市區的商團組織,亦讓孫中山如芒刺在背,同時更有消息指出,港英政府意圖在推翻孫中山的軍政府 後,將由商團擴大組織,組成商人政府。如此除可保護英國在香港與廣州的商業利益外,更能逐出共產國際的勢力,避免蘇俄的黑手染指英國的地盤(註八)。就在 各種消息甚囂塵上時,在八月九號,一艘懸掛挪威國旗的輪船,從香港開至廣州,上面運送了大批由商團訂購的軍火。不料消息走露,接獲消息的孫中山命令蔣介石 立刻率兵攔截,在船上搜出步槍、手槍、機關槍共九千多枝。商團認為他們購買的槍械是合法進口,要求孫中山發還,但是孫中山如何不知商團購入如此大批槍械所 針對的是何人,於是拒不發還,並且將軍械佔為己有。於是兩方勢如水火,戰事一觸即發。(未完待續

(註一):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41頁中,「商團一萬二千人全部為蔣中正所指揮的粵軍、滇軍、各軍事學校學生、工團軍、農民自衛軍所擊潰,西關商業區被燬三分之一」。

(註二):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36頁末,「(前略)粵人痛恨滇、桂客軍,怨毒轉集國民黨」

(註 三):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498頁末,「一九二二年至一九二四年,為吳的極盛時期,控有十五省區,在他五十歲的生辰,到洛陽祝賀的顯要數百人,譽之 者謂『八方風雲會中州』。」前揭書526頁中,「吳佩孚推倒段祺瑞後,成為中外注目的人物。蘇聯對他尤感興趣,(後略)」。前揭書536頁前半,「共產國 際舉行第四次大會,陳獨秀率代表參加,會中曾討論聯吳(佩孚)、聯孫(中山)問題,共產國際要人拉狄克(K.Radek)的報告,提及中共對吳的支持,謂 吳係中國聯合陣線必需的人物,似乎認為他的重要性在孫之上」

(註四):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35頁中,「孫中山討伐陳炯明不成,在赴滬船中,考慮今後動向,認為必需改弦更張,爭取外援,聯德尚無眉目,惟有聯俄」

(註五): 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61頁中,「國民黨之容共實為孫中山所獨斷,不少高級幹部自始即表示反對。」

(註六):當時不止外界的報紙如此評論,連國民黨內部的高階幹部都有一樣的聲音。在郭廷以所著「近代中國史綱」的540頁末寫到,「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後,力 圖擴張,國民黨的部份高級幹部深恐喧賓奪主,一再檢舉,指為志在借國民黨的軀殼,注入共產黨的靈魂」。許多史料也指出當時許多國民黨人亦在公開或半公開的 場合發表對共產黨人不滿的言論,憂心國民黨全面遭共產黨赤化。

(註 七):商團成立於1923年。最早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912年武昌起事後,各省紛紛宣佈獨立,在政局陷入動蕩時,部份富有商人自己成立的私人保安隊。在 1923年正式合併組成廣州市總商會所招募組織的商團,用以保護廣州市市區商業活動,其後在聯防章程成立後,再擴大為廣東省商團,巡邏警戒範圍遍及廣州市 鄰近地區。

(註八)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讀蔣介石日記」,第28頁中段。

 摘自假圖天國
http://sophist4ever.pixnet.net/blog/post/25277458-%E3%80%90%E6%98%A8%E5%A4%A9%E7%9A%84%E8%A1%80%E8%85%A5%E9%8E%AE%E5%A3%93%E3%80%91%E5%AD%AB%E4%B8%AD%E5%B1%B1%E3%80%81%E8%94%A3%E4%BB%8B%E7%9F%B3%E8%88%87%E5%95%86%E5%9C%98%E4%B9%8B

【昨天的血腥鎮壓】孫中山、蔣介石與商團之變!(下)


在商團向國外訂購的大批武器落入孫中山之手後,商團與孫中山的軍政府互相僵 持,但是雙方卻都遲不動手。這其中的原因很多,而最主要的關鍵因素,就在於孫中山組建的國民黨武裝部隊,還羽翼未豐。孫中山雖然名義上是廣州軍政府的大元 帥,但是事實上一直以來,都是以結合軍閥武力來維持他的割據政權,往好處講,這叫「團結地方武力,共創民主共和」,往壞處講,常常是「受制於野心軍閥,行 事需處處妥協」。特別是孫中山的前期合作者陳炯明叛變,讓孫中山的軍政府幾乎一夕垮台,更讓孫中山明白創建自有武力的重要性。於是孫中山開始積極尋求建立 一支完全聽命於自己的國民黨黨軍,但是建立軍隊,不止要錢要糧要餉要人,最重要的還要軍火,但是這些都是受制於野心軍閥的廣州軍政府所無力籌措的。而這一 切都要等到孫中山宣佈聯俄容共後,情勢才開始改變。因為孫中山與蘇俄合作的條件之一,就是由蘇俄協助建立屬於國民黨的軍隊(註九),而共產國際心中的打 算,則是借國民黨之力,於中國建立第一支紅色武力,以為將來共產勢力全面赤化中國作準備。

就 在蘇俄的大力支持下,國民黨開始在黃埔設立軍校,國民黨黨史稱其為「黃埔建軍」。但是這個軍校的性質非常特殊,除了是個號稱軍校的學校外,實際上亦是一支 武裝部隊。原因在於當時國民黨急需一支部隊,以鞏固危危可及的廣州軍政府(註十)。一九二四年五月,孫中山以大元師的命令,發佈由蔣介石擔任軍校校長,這 可以說是蔣介石躍上歷史舞台後,第一次擔任重要的職位。而事實上,初期蔣介石對於這個安排並不滿意(註十一),但是沒有想到的是,蔣介石卻在掌握了黃埔軍 校後沒有多久,因緣際會而擠入了國民黨決策核心,更在幾次奪權鬥爭中,憑藉著軍校武力,而佔盡上風,最後完全控制國民黨,成為國民黨的實質領導者。蔣介石 一生中,都將黃埔軍校視為自己一手打造的軍隊,但是蔣介石會這麼認為,其實也無可厚非。在一九二四年年初,黃埔軍校第一期入伍生招考之前,黃埔軍校只是一 塊寫有校名的牌子,其它一應俱無,蘇俄的援助還只是個不知道會不會實現的紙上約定。全靠蔣介石之前到日本時,特別接洽與他有私人情誼的石井兵工廠廠長,秘 密買來五百支步槍,而這五百支步槍也就成了蔣介石後來逐鹿中原的第一批武力資本。軍校成立後,幾次無力發餉斷糧,也靠蔣介石出面借款,其中還借到了汪精衛 夫人陳璧君身上,傳聞陳璧君當時還拿出自己的積蓄來援助。至於蔣介石與汪精衛交惡十餘年後,蔣派出刺客至河內暗殺汪精衛與陳璧君夫婦,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 了。

直奉戰爭,孫中山想北伐,趁虛進佔吳佩孚根據地,放棄被他搞爛的廣州。
扣押商團所購買的軍火,是在一九二四年的八月九日,黃埔軍校 成立甚至還不滿半年。在八月十三日黃埔學生所組成的武裝部隊,就有一部份進入市區維持「秩序」,因為在孫中山扣留商團的軍火後,廣州市區已經開始準備聯合 罷市,以進行抗議。同時港英政府也警告孫中山的軍政府,勿以武力鎮壓商團,否則停泊在外港的英國軍艦,將會在商團的請求下,進港保護市民的安全(註十 二)。在這樣的情況下,孫中山只好先選擇按兵不動,而商團籌購的大批軍火被扣,也讓商團武裝部隊的實力大打折扣,無力先發制人。於是雙方就展開了長時間的 僵持與談判。但是很快的,局勢在次月有了很大的變化。九月中,直奉戰爭爆發,由張作霖領軍的奉系大軍15萬人南下,準備與當時勢力最大的直系軍閥共主吳佩 孚一決高下。故這場戰爭又稱「反直戰爭」。孫中山認為這是千載難逢的良機,當直系軍閥全力對抗由東北地區南下的奉系大軍時,孫中山的軍政府就可以趁亂進佔 江西的直系地盤。於是急著要去北伐搶地盤的孫中山,轉而向商團勒索五十萬元軍費,以贊助「北伐」(註十三),同時孫中山承諾,若商團肯交錢贖槍,過去的恩 怨一筆勾消,軍政府北伐進佔江西後,也不會再與商團為難(註十四)

靠蘇聯的槍枝和盧布所成立的黃埔軍校
而商團當然不願意被勒索,於是交涉一直沒有進展,其間孫中山已經親自到韶關督軍,要求與之同盟的軍閥部隊出兵進攻江西。但是各軍閥也不是笨蛋,在直奉戰爭初 始時,直系聲勢較大,若萬一直系軍閥在戰爭中獲勝,則得罪直系軍閥恐反遭後患,加上眼見孫中山開始自辦軍校,引進蘇俄共產國際的勢力,結合中共黨人建立自 屬武力,與之同盟的軍閥亦感到威脅。深怕為孫中山的馬前卒打下地盤後,反遭孫中山一腳踢開,以逸待勞的黃埔軍在背後來個黑吃黑,所以更不願意為孫中山賣命 去得罪直系軍閥。在軍閥部隊採觀望態度後,北伐心切的孫中山也曾幾度要求蔣介石將黃埔軍校遷往韶關,以做為進攻的主力,但是反遭蔣介石反對。蔣介石堅持黃 埔軍校才成立不久,且若以此放棄廣州的根據地,萬一北伐又不順利,則兩頭落空,國民黨將永無根據地(註十五)。在經過近二個月的談判後,於一九二四年的十 月,情勢再度有了轉變。承諾協助孫中山建軍的蘇俄終於實現承諾,援助大量軍火。一艘俄籍輪船逃過英國艦隊的監視,在黃埔靠岸,帶來了大批火砲、機槍與步 槍,讓黃埔軍校的部隊首次擁有了足夠的步槍與重型武器。而這些武器也讓孫中山決定終止談判,武力解決,而執行鎮壓計畫的就是黃埔軍校的校長兼實質的黃埔軍 指揮官蔣介石。

蔣介石指揮鎮壓廣州商團
黃飛鴻的寶之林也在此事件受到波及而焚毀(佛山黃飛鴻紀念館照片)
十月初,三千名湘軍從韶關秘密撒回到廣州,準備參 加鎮壓行動,同時蔣介石更將一部份所扣留的商團武器,發放給廣州市中親國民黨的組織,這其中包括由中共黨員所發展組織的農民自衛軍,工人糾察隊,與國民黨 自己發展的民團。在一切準備妥當後,蔣介石發回部份扣留的商團武器,以示善意,表示談判略有進展以鬆懈商團的心防。但是在十月十五日,隨即以商團利用所發 還的武器攻擊軍政府部隊為由,開始進行軍事行動。以三千名的湘軍,黃埔軍校學生編成的第二作戰隊與第三作戰隊為主力,民團、工團、農民自衛軍為側應,倏然 發動攻擊。在蔣介石指揮下,以剛到手的俄製火炮向商團所在地西關商業區進行激烈炮擊,由於商團缺乏重型武器還擊,加上倏然遭襲,反應不及,在短短二日內, 商團的一萬二千名部隊就節節敗退,加上西關商業區受砲擊,商家損傷慘重,在十月十六日晚,商團的副團長就決定乞和,要求蔣介石停火。而原本繁華的西關商業 區已被炮火焚燬三分之一以上。由於戰事迅速結束,港英政府來不及介入,商團就已經投降。

廣州市總商會會長陳廉伯
平 心而論,鎮壓商團雖然孫中山的決定,但是執行作戰計畫的蔣介石極富作戰謀略,雖說手法不見光明磊落,砲擊商業區更顯陰狠,但是兵不厭詐且兵貴神速。蔣介石 在歷史舞台上的第一仗,贏的非常漂亮。而蔣介石與黃埔軍也從此步入歷史舞台。不久後,孫中山的北伐幻夢將因為軍閥的反覆叛變而夢碎。但是同屬直系的馮玉祥 將陣前倒弋,讓直系共主吳佩孚退出歷史舞台。反直系的勢力,由馮玉祥的國民軍、奉系的張作霖、皖系的段祺瑞,聯合結合組成新政府,其中馮玉祥與黃郛交好, 而黃郛更為蔣介石留學日本時所結拜的義兄,亦曾屬同盟會。在馮玉祥控制北京時,黃郛暫組內閣,自任國務總理,力勸新政府與廣州軍政府結盟,以統一全國為新 的政治號召,邀孫中山北上「共商國是」,無奈孫中山北上後舊疾發作,於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病逝於北京。廣州軍政府群龍無首,開始展開奪權鬥爭,憑藉著黃埔軍而躍入歷史舞台的蔣介石,雖然當時在國民黨內的輩份不高,但是因為掌有軍隊,在奪權鬥爭中將發動數次大小政變,奪取國民黨的控制權。而且透過黃郛與馮 玉祥的國民軍同盟,並一腳踢開由蘇俄共產國際所扶植的中共黨人,以「北伐統一」為政治號召,開始逐鹿中原。敬請期待夏日勵志特集--【昨天的陰謀政變】蔣 介石的奪權之路!! 

在廣州失民心,不敢葬在廣州而葬在南京的孫中山



 
(註九): 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56頁前段,「孫中山初晤越飛,即要求派遣軍事人員相助,廖仲愷進而與越飛論及創辦軍事學校問題。」
(註 十):當時除了與商團的緊張關係外,陳炯明仍然不時進窺,加上港英政府非常敵視孫中山的廣州軍政府,北方直系軍閥部隊亦虎視耽耽。這也讓蔣介石於軍校成立 不久後,於1924913日的對軍校學生的訓話中講到「不要以為求學與打仗是兩回事」(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29)
(註十一): 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25頁後段,「總理(指孫中山)倚為將才者,前有陳炯明,後有許崇智。因之只能任其為幕僚顧問(指蔣介石),此情景可在他於一九二四年三月二號致孫總理書文長四千三百餘字中窺見之。」
(註十二): 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41頁前段,「英國代理總領事發出警告,聲言如攻擊廣州市區,英國海軍即實行干涉」
(註 十三): 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29頁,「此押扣商團軍械一事經過亙長時間的談判。有提議槍械發還,由商團「捐助」北伐軍費五十萬元了事,有提 議發還一半,以一半武裝北伐軍,亦有提議每鎗標價五十元,等於令商人贖還。」這裡的捐助,當然是不樂之捐,其實等同於勒索。
(註十四):當時孫中山打的如意算盤是進佔江西後,就可以放棄對其軍政府有敵意的廣州市。在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44頁中段,「反直系戰爭爆發,孫中山擬全力北伐,破釜沉舟,不作返粵之計。」
(註十五): 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29頁中段。


摘自假圖天國

http://sophist4ever.pixnet.net/blog/post/25435667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