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6芒果日報--台灣史論--勿忘草根老台派,古坑夜談憶黃麻

160526芒果日報--台灣史論--勿忘草根老台派,古坑夜談憶黃麻

【專文】古坑夜談憶黃蔴


文/陳婉真 2016-05-26 08:37

【芒果日報/台灣史新聞中心】我們都知道中壢事件,許信良那一次當選桃園縣長,但是另外一位默默耕耘,不善言詞的雲林在地人士黃蔴,卻沒有這麼幸運。一樣是遭到作票,一樣有民眾抗議,但是還是沒能改變選舉結果。黃蔴一生30年選了19次,而且都以黨外人士身分參選。一輩子為鄉梓服務,以個人的力量和國民黨政權對抗,散盡家財而無怨無悔,台灣政壇應屬僅見。
像這樣的人,我們應該要多加認識,不要讓他們在台灣史中消失。在對抗國民黨專制獨裁的偉大史詩中,黃蔴老前輩有一定的地位,同時也是雲林地方發展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頁。


1977年 的「中壢事件」,造成違紀參選的許信良當選桃園縣長。那是戒嚴時期第一次有人敢公然挑戰國民黨,還打敗國民黨提名候選人的首次,不但如邱連輝、張俊宏、林 義雄等多位黨外人士分別當選縣長或省議員,國民黨的作票、買票等手法,首次遭受到強勁的挑戰。是台灣選舉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那一年的雲林縣就沒那麼幸運,代表黨外參選的黃蔴,一樣遭到作票,一樣在古坑發生群眾抗議事件,警察荷槍實彈和群眾對峙,可惜黃蔴沒有學會許信良那一招──跑到台北洗三溫暖,讓他們找不到人。黃蔴最後出面安撫群眾情緒,並保證一定會打官司追究到底。

  雖然事後姚嘉文及林義雄兩位律師幫他打選舉官司,並把選舉及打官司過程寫成一本書《古坑夜談──雨傘下的選舉》(因為對手林恒生選舉時大送雨傘,鄉下人揶揄說,果然是躲在雨傘下暗無天日的選舉。)還是無法改變落選的結果。

  一轉眼,「古坑事件」已經是39年前的事情,年輕人聽都沒聽過這事件,黃蔴何許人也?查閱維基百科,竟然說是一種植物。台灣人的歷史失憶症真是何其嚴重。

  已經在10年前過世的黃蔴,他的夫人黃唐露也正在和病魔奮戰中。回憶起黃蔴一生30年選了19次,而且都以黨外人士身分參選。一輩子為鄉梓服務,以個人的力量和國民黨政權對抗,散盡家財而無怨無悔,台灣政壇應屬僅見。

  黃蔴的父親黃文斗,是雲林縣東勢厝首富。他一生最大的興趣就是買土地,土地最多時曾有將近5百甲,三七五減租及耕者有其田時被放領了一大部分,剩下一百多甲。他後來採取多角經營模式,除了繼續買進土地之外,也開設磚窯、開旅社等,人稱「海口皇帝」。

  黃文斗曾任東勢鄉第三、四屆鄉長;黃蔴選上第五屆;第十三、十四屆鄉長黃德鴻是黃蔴的弟弟,父子三人共擔任了五屆民選東勢鄉長。

   而黃蔴也不是屢選屢敗,他曾擔任雲林縣議會第三、四、五、七、八屆議員;嘉南農田水利會第二屆評議委員會常務委員、嘉南農田水利會第二、三、四、五屆代 表,國民黨極力想吸收入黨,他都不為所動。到了後期因為對抗升高,選省議員、國大代表、縣長都因被強力作票而落選。但他為人四海、熱心助人,他擔任議員時 目睹海口人的窮困,極力為鄉人爭取福利,他不領薪水,散盡家財不後悔。因此,即使縣長選舉被作票落選,鄉人都暱稱他為「蔴哥」,又稱他「海口縣長」。

  他的夫人黃唐露的父親是斗南首富,開設戲院、製糖會社及碾米廠,因為和黃文斗是好友,早早就把女兒嫁到黃家。

  黃唐露說,她才剛從斗六女學校(斗六家商)畢業,在彰化銀行服務。有一天她大姐到銀行,告訴她有人來提親,姐妹兩邊哭邊回家,但因父命難違,就嫁過去了,那年她才17歲。

   黃蔴是家中長子,那個時代為人長媳非常辛苦,她在娘家未曾做家事,嫁過去之後,婆婆又生了兩個小孩,十七、八歲的媳婦要替婆婆做月子,又要打理大家庭的大小事--每頓飯要準備包括公婆及祖母、小姑、小叔及長工等,加起來約二十人份的餐食。老公又風流,在外面有好幾位同居人,生了好幾個小孩,她全都忍受下來,因為她從小受的家教嚴格,也為了保護子女及家庭,她從未想過離婚,只在子女稍長大後,搬離傷心地,長住在台中。

  那個時代還是存有男人可以擁有三妻四妾的習俗。不過黃蔴也很疼愛子女,每年過年一定回元配家吃年夜飯,和妻女合拍全家福,經常帶妻小四處旅遊,而黃夫人即便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忍不住承認,她其實還是很愛黃蔴的。

   黃蔴不善言詞,但他會以實際行動表達對朋友同志的關心。有一次,一位他很欣賞的民進黨候選人在台北縣選立委,黃蔴主動到她競選總部說要陪她掃街拜票,因為台北縣雲林鄉親人數很多,大家都認識蔴哥。他就這樣每天和候選人站在宣傳車上走遍台北縣大街小巷,陪了整整一個星期,開票得知當選時,他已經悄悄回雲林去了。

  陳水扁當選總統之後,感念黃蔴在雲林縣的努力,禮聘他為總統府國策顧問,那時他的健康狀況已大不如前,於2006年過世。過世前他的國策顧問薪水,因為兒媳的債務問題,還遭按月扣薪還款。海口首富之子,為了清白從政,拒絕加入國民黨,死時幾乎身無分文,但喪禮辦得備極哀榮,曾受他恩惠的鄉民絡驛不絕,前去送他最後一程。

  他的兒子黃國 城說,其實爸爸在美麗島人權日事件時,也到了會場,可能因為父親不善言詞,每次有人要他上台演講,他就迅速離開,以致未曾被捕。但他一生堅持不與國民黨為 伍,明知必然落選的選戰仍屢敗屢戰的精神,雖然自己出身富裕之家卻能苦民所苦,永遠和弱勢者站在一起,是台灣政界難能可貴的典範,是永遠活在雲林人心中的 「蔴哥」。
 
摘錄自民報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