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9芒果日報--黨國黑幕--一千三百女紅軍,慘遭國民黨姦殺

160409芒果日報--黨國黑幕--中國人殺中國人,殘忍程度難想像

揭秘:國民黨強暴殘殺1300女紅軍的歷史真相

【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揭發中心、中國新聞中心】中國人的民族性之一,就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而且,對於港澳、以及台灣的統戰言語中,最常見到的就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但是國共內戰當中,有多少殘酷的實情,被黨國的黑手所掩蓋?

其實,當年共產黨決定要消滅國民黨,不留一點餘地,也不留一點情面,其實是有原因的。我們來看以下這則國共內戰史,發現早期居於劣勢的共產黨軍隊,其實被國民黨慘殺的程度竟然如此恐怖。(見內文紅字部分。)

不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要記得這兩個政黨並不是民主政黨,雙雙都是列寧式的政黨,而且兩者都是要用軍事力量消滅對方的,他們就是靠殘殺對方來獲取勝利,奪取政權。不是靠民主的選票,要記得,國共兩黨的誕生,是孫大砲聯俄容共的產物,迷信武力統一的孫大砲,其底下的信徒,也都是同等貨色,沒有民主素養可言。

這篇長文告訴我們,誰說中國人不殺中國人?殺的可慘烈了,姦淫擄掠一起來。馬步芳部隊「把被捕的女同志,拿去集體輪姦以後,把衣服褲 子脫下來,陰道上插高粱桿,捆到樹上示眾……」當時的紅軍總醫院二所護士牟炳貞描述得更是觸目驚心:「一把把你抓起來,褲子脫掉,把樹削得尖尖的……就這 麼死掉。」

一將成名萬骨枯,中國自古至今,就是維持這樣的思想,所以也無法進入到民主的層次。到現在,惟二的共產集權國家,就剩中國和北韓了。



在中國工農紅軍革命史上,有一支赫赫有名的娘子軍部隊,那就是於19333月在川陝革命根據地通江縣光榮誕生的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的婦女獨立團。193610月,三大主力紅軍在會寧會師後,紅四方面軍主力奉中央軍委決定命令執行在河西走廊創建根據地和打通與蘇聯聯繫的任務,西渡黃河的兩萬多名紅軍,改稱西路軍。此時婦女獨立團改為婦女抗日先鋒團,共39連約1300餘人。她們平均年齡不到20歲,最小的僅12歲。在團長王泉媛、政委吳富蓮和特派員曾廣瀾的帶領 下,這支紅軍史上絕無僅有的大規模婦女武裝,跟隨西路軍西渡黃河,踏上了無比艱險、異常慘烈、十分悲壯的西征征途。

1936年的1010日,紅軍一、二、四方面軍經過長征,會師在黃河以東的甘肅會寧城下。會寧會師的第二天,黨中央發佈《十月作戰綱領》,也就是 「寧夏戰役計畫」。當時的寧夏地域廣闊,與外蒙古相交接。如果紅軍先取寧夏,後取甘肅西部,就可以從外蒙古及新疆兩個方向連通蘇聯,獲取戰略物資,解決紅軍長久以來謀求的戰略靠背問題。

按照黨中央的指示,徐向前、陳昌浩率領紅四方面軍的三十軍、九軍、五軍,以及紅四方面軍總部、直屬部隊共計21800餘人,先期於19361024日至30日渡過黃河,先北進一條山地區,後又西進河西走廊。這時,河東紅軍主力和河西部隊的西路軍的聯繫已被快速趕來的國民黨部隊切斷。就這樣,西路軍走上了一條異常慘烈和悲壯的歷程。

 一、西路軍兩萬將士遭到18萬國民黨軍隊重重包圍,1萬餘名將士壯烈犧牲,僅有以三十軍政委李先念為首的左支隊400餘人冒死突圍。

  紅軍部隊渡過黃河西征時,戰士們高唱戰歌,既雄壯又威風,這首戰歌的歌詞:「出草地,過岷山,紅軍戰士不怕難。戰會寧,奪甘南,如今跨過黃河 岸。戰友們,鬥志堅,要讓馬匪心膽寒。殺民團,過祁連,河西走廊紅旗展……」但是,西路軍的戰士們並沒有想到,他們的西征歷程是如此的艱險、慘烈和悲壯。

據有關媒體報道,19361116日,紅九軍攻佔了古浪城,不久便被敵人團團圍住。這一仗打得異常激烈:紅軍共斃傷敵人2000多人,但紅軍損 失達2400多人。紅九軍參謀長陳伯稚及二十五師師長王海清,二十七師政委易漢文等不少幹部壯烈犧牲。而在高台的一仗尤為慘烈,時任紅五軍四十五團政委張 力雄回憶說,紅軍剛進高台城,敵人騎兵就追上來了。這一仗打了20多天,2000多紅軍面對的是2萬步兵、騎兵、炮兵組成的敵軍。紅五軍軍長董振堂、政治 部主任楊克明、參謀長劉培基、四十五團團長葉崇本等2000多人在這場戰鬥中壯烈犧牲。

臨澤倪家營子之戰打了40多天,在6倍於己的青海國民黨匪首馬步芳、馬步青的部隊與民團的圍剿下,西路軍尚餘存的1萬餘名將士壯烈犧牲。僅有以三十軍政委李先念為首的左支隊400餘人,冒死穿過祁連山冰山地帶,突圍到達新疆,在新疆組建統一戰線的陳雲和滕代遠接應了他們。

當時,紅五軍軍長董振堂陣亡後,他的頭顱被敵人割下來掛桿示眾;身負重傷的紅九軍軍長孫玉清被捕後,因決不投降被大刀砍死;三十軍八十八師師長熊厚發身負重傷,被馬步芳綁在大炮筒上,活活轟死。有2400多男紅軍戰士被就地活埋,有的被火活活燒死,有的被釘死在樹上……幾乎所有被捕的女紅軍戰士都遭到了國民黨匪徒強暴和凌辱。

據後來統計,這次西進河西走廊的西路軍犧牲人數達7000人,其中團以上幹部143人,軍師以上幹部20多人,被捕後遭虐殺、活埋5600人,最後 被營救返回延安4700人,流落各地、四處飄零的4500人。面對慘烈悲壯的西路軍歷史,原西路軍軍政委員會主席、政委陳昌浩感慨萬千,揮筆寫下題為《兵敗抒懷》的五言詩:「壯志匡神州,拔劍掃妖氛;勇士戰場死,祁連葬英魂。全軍沉血海,敢顧家與身?痛悼諸戰友,長風萬里行。耿耿懷大義,凜凜報國心;不求 垂青史,願作鋪路塵。悲憤碎肝膽,革命倍艱辛;抬頭望宇宙,歌罷淚紛紛。」

西路軍為什麼遭到如此的慘敗呢?曾任西路軍總指揮的開國元帥徐向前,晚年在他的《歷史的回顧》一書中認為,西路軍兵敗的原因歸結於:一、黨中央和中央軍委交待的任務多變;二、戰場主動權的喪失;三、前方指揮員缺乏戰場指揮上的機斷專行;四、對於蔣介石的輕信。

  二、這次西進河西走廊的西路軍中,被捕的1300多名女紅軍戰士慘遭駭人聽聞的強暴和無可復加的凌辱,成為中國女紅軍革命歷史上最悲慘苦難的一頁。

那是一個充滿悲壯和慘烈的年代,那是一代巾幗英靈的浩然壯歌,那是紅軍女戰士用血和火譜寫的一曲驚天地、泣鬼神的歷史詩篇!紅軍兩萬多人在河西走廊 慘遭失敗,婦女抗日先鋒團1300多名紅軍女戰士幾乎全部受到國民黨匪首馬步芳軍隊的毒手。她們慘遭駭人聽聞的強暴和無可復加的凌辱,成為中國女紅軍歷史上最悲慘苦難的一頁。

在西征途中,婦女抗日先鋒團的女戰士浴血奮戰、碧血黃沙,被捕後仍進行了堅決鬥爭,有的吞針自殺,有的越獄逃跑,有的慘遭殺戮,有的被轉賣不知所終,被營救回到延安的只是極少數。據有關媒體報道,當時擔任紅五軍四十五團政委的張力雄回憶說,馬步芳部隊「把被捕的女同志,拿去集體輪姦以後,把衣服褲 子脫下來,陰道上插高粱桿,捆到樹上示眾……」當時的紅軍總醫院二所護士牟炳貞描述得更是觸目驚心:「一把把你抓起來,褲子脫掉,把樹削得尖尖的……就這 麼死掉。」

當時,婦女抗日先鋒團的女戰士被捕後,遭受的苦難最為深重。被俘的女紅軍被國民黨匪首馬步芳、馬步青作為戰利品賞賜給各級軍官做妻當妾。有的被轉賣多次,有的被迫自殺,有的慘遭殺害,有的四處飄零,受盡苦難。為了生存,為了今後能夠回到紅軍隊伍中,許多女紅軍都選擇了先服從、再逃跑的權宜之計。女子工兵營的指導員劉漢潤當時想的是,「先把這條命保出來,我將來再革命嘛」。

  婦女獨立團長王泉媛被一個叫馬進昌匪首的看中了,挑回家當了小老婆,但她心裡想的是「我沒死,沒打死,存一刻就抗一刻,打死了就沒辦法。我就想 點辦法,走得脫就走」。直到19393月,總算有了逃脫的機會。王泉媛和女戰士王秀英趁馬進昌外出修路,女扮男妝,翻窗逃走,一口氣跑了90多里路,直奔去蘭州的大道。然而,當王泉媛和有的女戰士終於逃脫魔窟,找到蘭州八路軍辦事處時,沒想到她們已經不能再回到革命隊伍裡了。按照當時的規定,一年歸來收留,兩年歸來審查,三年歸來不留。更何況王泉媛頭上還戴著馬步青乾女兒、馬進昌小老婆的帽子!

八路軍辦事處給了王泉媛5塊錢,把她送出了門外。後來她又沿著當年長征走過的路,靠乞討回到了家鄉江西,從此隱姓埋名。50年後,當恢復老紅軍戰士身份的王泉媛和她的第一任丈夫、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王首道見面時,兩人老淚縱橫,王首道說:我在延安等了你3年啊!當時,王泉媛只是放聲大哭。

就在西路軍撤離倪家營子的戰場上,西路軍組織部長張琴秋在一塊門板上生下了她和西路軍軍政委員會主席陳昌浩的孩子。因為戈壁灘上天氣寒冷,她因產後失血過多而昏迷,但孩子最後被埋在沙漠裡。戰鬥結束以後,陳昌浩去看望剛剛生過孩子的妻子。陳昌浩安慰妻子,說自己沒盡到責任。張琴秋說她也能理解,目前 要以大局為重,孩子以後還可以再生。但她沒有料到,她因此永遠都不能生育了,還落下病根:1949年以後,她只要聽說河西走廊找到紅軍留下的孩子,她神經會緊張好幾天,還會發作婦女病。

原西路軍前進劇團的演員陳淑娥,與紅九軍軍長孫玉清在長征路上好上了。他們沒有對外宣佈結婚,也沒有開會,生了個孩子。西路軍兵敗,陳淑娥也沒能逃 脫被捕的噩運,因為她年輕貌美,被迫當了馬步芳部隊一個軍官的小妾。為了保護她和孫玉清的孩子,她受盡屈辱,頑強地活了下來,以一生為代價保存了烈士的遺孤。

在丈夫鄭義齋犧牲後,楊文局懷著8個月的身孕,在祁連山中被馬匪俘虜。結果在押解過程中,因為她要生孩子了,敵人把 她丟掉了。在一戶老百姓家裡,楊文局生下了鄭義齋的遺腹子鄭盟海。就在楊文局飢寒交迫、在逃亡路上快凍死時,一個路過的皮匠救了她,後來成為她的丈夫。因 為這個婚姻,楊文局才能夠躲開馬步芳部隊的搜捕,把她和鄭義齋的孩子撫養成人。

  女紅軍在西路軍失敗時,或犧牲,或被捕,或散落民間,能夠回到延安的是極少數。據甘肅省婦聯1984年的調查統計,甘肅省散落民間的女紅軍還有231人,其中多數為原西路軍女戰士;青海各地散落民間的女紅軍,還有136人,全部是原西路軍女戰士。

 三、在極左主義思潮的影響下,西路軍老戰士命運坎坷,屢遭迫害,直到上世紀80年代後,中央撥亂反正,才重現了西路軍的悲壯而輝煌的歷史。

據有關媒體報道,當時,拚死突圍回到延安的李先念,組織上原先準備將他由軍政委降到營級幹部,經毛澤東干預之後才作罷。突圍到新疆的西路軍參謀長李特、紅五軍政委黃超,不久就以托派的罪名被槍斃。

三十軍二六七團營長政委宋承志當時受了傷,躲在一個山洞裡。當他已經放棄一切希望時,李先念的左支隊帶上他們去了星星峽。建國後,宋承志成為了炮兵 司令。但是,更多的西路軍戰士沒有像宋承志這樣的幸運,一輩子成為種地農民。趙明祥是西路軍參謀長李特的馬伕,在紅柳園子一仗中不幸負傷被俘,他只能選擇 留在安西縣,靠給人打長工、放羊、挖煤維生。直到1950年,他參加了農會,組織民兵進山打土匪,表現積極,才獲得重新入黨的機會。

西路軍的軍政委員熊國炳,在西路軍被打散以後,就留在當地當了農民,再也沒有回家鄉。他覺得自己無臉回去,因為從家鄉帶出來了那麼多的年輕人全部死在戰場上,從此他隱姓埋名,所謂「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在大雪天裡被活活餓死。

 十年「文革」開始後,大部分西路軍流落幹部戰士被打成「張國燾的走狗」、「叛徒」。1967年,61歲的原西路軍軍政委員會主席、政委陳昌浩在遭 到毒打後服藥自殺,妻子格蘭娜被迫與他離婚後,仍然被投進了監獄,3個兒子陳祖莫、柏生、洋生被逼得四處奔逃躲避。陳昌浩死後被秘密火化,骨灰被揚棄於荒 野,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陳昌浩的墓穴裡只有一個空骨灰盒。

然而,大漠黃沙掩不住中國革命史上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悲壯而光輝的歷程。1983年,回到河西走廊的西路軍老戰士、謝覺哉夫人王定國和伍修權分別以 個人名義,致信給中共中央,反映流散在民間的西路軍老戰士生活困難。不久,胡耀邦批轉總政治部、民政部、衛生部、人事部,要求他們出台聯合政策,適當給予 照顧。此次出台的政策是給每個老紅軍提供免費醫療和每年500元錢;另外,將以前頒發的流落紅軍證換為紅西路軍老戰士證。這些舉措令西路軍老戰士揚眉吐 氣,挺起了腰桿。西路軍婦女抗日先鋒團長王泉媛不僅享有普通老戰士每年應有的1000元錢,她還享受當地退休副局級的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

20029月,推出的新本《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為西路軍作出了公正評價:「西路軍所屬各部隊在極端艱難的情況下,創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業 績……永遠值得人們尊敬和紀念。」2006年,中共中央第一次以文件的形式提出宣傳西路軍,以告慰先烈,激勵後人。西路軍老戰士的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得到 很大提高,一批重現西路軍真實歷史的史料和回憶記實作品、文藝作品諸如長篇報告文學《西路軍女戰士蒙難記》、《西路軍沉浮錄》,專著《西征中的女紅軍戰士》,電影《祁連山的回聲》、《驚沙》等相繼出版發行和上映,在全國引起極大反響。歷史終於記住了西路軍的悲壯而輝煌的功績,人民對西路軍女戰士給予了最崇高的敬意。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揭秘:國民黨強暴殘殺1300女紅軍的歷史真相【圖】 | 時光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