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7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搞爛台灣想投共,陳儀遭捕後槍決

160227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搞爛台灣想投共,陳儀遭捕後槍決

陳儀在中國通匪、在台灣槍決

一九五年的六月十八日,曾經擔任國民黨政權台灣行政長官的陳儀,由蔣介石下令在台北槍決,理由不是為二二八事變贖罪,而是他在浙江省主席任內企圖『通匪』。

 二二八事變之後,陳儀跟其他的大劊子手一樣,不但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蔣介石還把他們一一升了官,陳儀被調回中國,後來在當時的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推薦之下出任浙江省主席,使他送掉性命的事件就發生在那個時候,而且是與湯恩伯有關。

 陳儀離開台灣回到中國之後,看到中國內戰的亂局,即開始強力主張國、共和談;有一次,蔣經國從奉化專程去試探他的意圖,他竟然毫無顧忌的告訴蔣經國:「你父親最好暫時到南美去休養,等情勢的變化;如果將來對他做出適當的安排,再請他回來。」

 蔣經國將情形告訴蔣介石後,蔣介石已經對他心存戒心,此時,他卻採取行動要求湯恩伯支持的主張,並親筆寫下有關投降的準備工作八項和投降條款五條,於一九四九年元月三十日和二月一日,先後派他的外甥丁名楠及舊屬胡邦憲,去勸湯恩伯停止軍事行動。

 陳儀與湯恩伯的關係很深,陳早年曾資助湯到日本士官學校就讀,湯回到中國後,陳又一再推薦他到南京總司令部當少校、八十九師師長等職,因此,湯恩伯一直都將陳儀視為親生父一般,這也就是他敢大膽寫信給湯恩伯主和的因素。

 湯恩伯知道陳儀遲早會捅出漏子,為了保護陳儀,便透過軍統局的特務頭子毛人鳳向蔣介石密告,希望免去陳儀的浙江省主席職務,交給他監禁看管,沒想到蔣介石不但同意了湯的提議,而且答應不追究陳儀通匪的事情。

 當時的國民政府是由李宗仁代理總統,一切政務實際則仍由蔣介石暗中操控,蔣介石因而發密電給行政院,行政院會議根據密電在一九四九年二月十七日決議撤換浙江省主席。

 陳儀在二十一日辦理移交,當日上午還參加各界舉辦的歡送會,下午才回到上海,就被一路跟蹤的特務軟禁起來,後來,蔣介石才派湯恩伯把陳儀祕密押送湯的總部,由一個特務隊監管。

 同年四月二十九日,蔣介石再派軍統局特務將陳儀由湯恩伯總部拘提出來,祕密解送到台灣,幽禁在基隆要塞司令部。到了六月初,蔣介石突然又下令以軍法審判陳儀,並且要求一定要設法定其死罪。

 湯恩伯曾經設法營救,但都被蔣介石堅拒。蔣介石非常刻意地將陳儀的案子開放報導,在槍決陳儀的前一天,特務機關就大事發佈新聞,預告陳儀即將遭槍決的消息,槍決後,更是擴大宣傳,除了發佈軍法處的判決文之外,還由國民黨機關中央日報以大篇幅刊登陳儀槍決後的死亡照片。

 由蔣介石主導、國民黨特務機關執筆的判決文指出:

 「陳儀本是軍閥出身,在國民革命軍北伐期間,見風轉舵,投入革命陣營,我政府不究既往,加以優容,希望他能夠革面洗心,效忠於革命事業,為復興國家民族而努力。」

 「他做了一輩子大官,武官升到二級上將,文官當過幾任省府主席、國府委員、行政長官等要職,想不到他仍舊是一腦子軍閥官僚思想,在主持台灣行政期間,魯莽、顢頇、處置乖張,在國家危急存亡之秋,則臨難苟安,自私自利,對革命主義毫無認識,對反共抗俄戰爭毫無信心。」

 「一九四八年冬季,東北、華北、徐蚌會戰失利,戰局迅速惡化,共匪一面準備渡江南犯,一面發動『局部投降』攻勢,誘惑我軍政長官投降,陳儀當時任浙江省主席,受匪諜及一般投機份子的包圍,竟忘恩負義,背叛黨國,為了保全個人的既得利益,陰謀出賣京、滬、杭,導演江南局部投降,迎接共匪渡江。」

 對於蔣介石由重用陳儀、縱容陳儀,到毀棄承諾而槍決陳儀,這種態度的轉變,一般認為,主要原因應該是當時局勢非常惡劣,蔣政權已經面臨眾叛親離的困局,因此,希望透過嚴厲的手段來立威。至於大事宣傳槍決陳儀的消息,則是企圖欺騙台灣人民,他已經懲罰了二二八事變的罪魁禍首,藉以掩飾自己在該事變中幕後主導的責任。



 

老情報員揭極機密 228禍首 陳儀槍決現場獨家還原


八十六歲的李國輝,是個老情報員。民國三十九年在保密局任職時,曾執行老總統蔣中正槍斃陳儀的密令。陳儀槍決當日,保密局騙他是要去陽明山見蔣中正,從押解到行刑,李國輝全程參與,親睹陳儀槍決經過,是執行這項行動的五名情報員中,惟一還在世者。

經過半個多世紀,李國輝生平首度打破沈默,接受本刊專訪,還原當時執行二二八禍首陳儀槍決經過。以下是李國輝的口述重點摘要:

國防部軍法局簽奉先總統蔣中正手批,陳儀以叛國罪執行槍決,並交由國防部保密局(注:軍情局前身)執行。

歷史任務 沒人敢槍斃上將

當時局長毛人鳳即密令技術總隊杜長城總隊長執行,杜長城雖只有三十四歲,但已是少將,接獲命令後即召見特務隊長劉學仁中校,面告要執行一個歷史性的任務,並要劉挑選幾個精幹幹員,晚上八時到杜長城家中會商。

劉學仁奉命後,一時猜不透是什麼任務這麼特殊神祕,於是精選出朱國瀛、魏俊慧、伍祖蔭及我四人。

三十九年六月十七日晚八時,我們搭車赴羅斯福路杜總隊長住處,杜長城隨即宣布任務說,「今晚,我們要負責一個很光榮的歷史性特殊任務,是奉毛局長令執行槍決叛國犯陳儀。翻開歷史看看,能槍斃上將的有幾人?可以說沒有。今天我們在創造歷史,不知誰有勇氣來擔任槍手?」

當時我們五人,除了大隊長劉學仁超過三十歲,其他四人都二十歲出頭,哪有這種勇氣,心裡都在發毛怦怦跳,沒有一個敢舉手。沒多久,杜總隊長指著朱國瀛說,「你是英雄,由你來執行。」

朱國瀛於三十八年底赴香港,爆破啟德機場投共的民航機八架,任務圓滿完成回台,並獲政府勳獎,是當時的無名英雄。朱聽到總隊長的誇獎,既高興又害怕,也只好硬著頭皮做。

大家隨即研商執行技術細節,我們三人負責警戒,杜長城還不時在電話中向毛人鳳請示。毛在電話中說,陳儀雖一時糊塗叛國,但以往對國家有諸多貢獻,是政府要員,所以在執行時要特別注意兩點:一是行刑前要保密,告知其十八日早晨蔣公要召見,二是執行時不要槍擊頭部。

被哄上車 抵新店空軍公墓

那晚我們在杜總隊長家研商到十八日凌晨一點,還吃了牛肉湯泡槓子頭,凌晨二時許,分乘兩輛車出發,直抵中華路憲兵四團。陳儀羈押在四團看守所,就是現在總統府旁的憲兵隊位置。

到達後,首由劉學仁入內通報,並面告陳儀清晨蔣總統要召見,請起床準備。陳儀聞後信以為真,不疑有他,立即起床,梳洗沐浴,並自己煮食早餐,費時約兩個多小時,至凌晨四時三十分許,始上車出發。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陳儀,他看起來面色紅潤,個小矮胖,上唇蓄白鬚,頭戴淡黃色禮帽,身穿乳黃色夏季西裝,白襯衫,手戴白色勞力士手錶,用派克對筆,神色自若平靜,緩慢步出憲兵四團看守所,在大門口上了黑色轎車。

陳儀上車後,就看到我與魏俊慧兩位配槍人員挾持,我在右,魏在左。我覺得陳儀見此情景,應即心知不妙,因為若是去見蔣總統,為何會有兩位配槍軍人左右侍候?他還不時兩眼左右看看。

在車行到新店碧潭過吊橋時,陳儀終於忍不住開口問,「到草山(陽明山)為何要過吊橋?」我們騙他是走小路。

車行沒多久,即到了新店空軍公墓,一下車,只有惟一的記者范德福守候拍照,他也是保密局的同志。此時,陳儀便知大勢已去,頓時步履緩慢。

三槍斃命 對子女沒有遺言

我記得雖時值盛夏,天已拂曉,四周卻陰暗,清晨微風仍略有些涼意,微風瀟瀟,在此拂曉天尚未明亮的時刻,身處公墓地帶,格外顯得陰森可怕。

我與魏俊慧左右挾持陳儀行至軍法官某上校面前,軍法官即宣讀判決書,並說:「奉總統手批執行槍決,你有什麼話說沒有?」陳儀答道,「我人死,精神不死,我流的血是替京滬杭一千八百萬同袍流的血。」說完即低下頭來,精神還算鎮定。

軍法官接著又問,「對你的親人子女還有什麼話要說?」陳儀沈思了一會抬頭說,「沒有。」軍法官即揮手說,「行刑。」

我與魏俊慧將陳儀推向後轉,且在他背上推了一把,囑其向前走。大約向前走十餘公尺,行刑者朱國瀛鼓足勇氣,以曲尺手槍自陳儀背後連開兩槍,陳儀倒地,但隨即自己轉身翻過來四腳朝天,仍不停在呼吸;劉守仁見狀,即上前補一槍斷氣斃命。陳儀一生,從此畫上句點,長眠地下。

此刻山邊等候的救護車與保密局記者即出現,拍照抬屍上車回殯儀館,我們五人辛苦一整晚未眠,乘車返回台北吃早餐,然後進中華路當時遠近馳名的浴室「安樂池」,全套沐浴。之後,即在室內椅上睡覺休息,直到中午一時,招待我們上「山西館」吃飯,再發給每人數十元新台幣的紅包。

我記得當時的月薪大概是三十元,所以,這個紅包是個很大的。

向中共投誠 被湯恩伯檢舉

陳儀被老總統蔣中正槍決,並不是因為228事件,而是他擔任浙江省主席時擬投共,被視其為恩人的湯恩伯檢舉。

陳儀是浙江人,日本士官學校第三期畢業,是蔣中正的學長。陳儀官拜陸軍上將,曾任台灣第一任行政長官,著名的228事件即在其任內發生。

民國37年,陳儀任浙江省主席,隨著國共內戰節節失利,383月,江陰要塞司令叛變,中共渡江成功,南京、鎮江相繼淪陷,陳儀擬向中共投誠,私下書寫一封密信,送京滬杭警備司令湯恩伯上將,勸其識時務為俊傑,與中共和談,以保住京滬杭人民財產生命。


當時蔣中正已下野,住在浙江奉化老家,湯恩伯與陳儀雖極親密,但對蔣忠貞不二,遂持陳儀親筆信面見。蔣中正看完信非常震怒,隨即以國民黨總裁身分,下令收押陳儀,並令保密局長毛人鳳負責解送台灣待審。

393月,蔣中正復行視事,不久即批准陳儀執行槍決命令。同年618日,陳儀遭槍決。

陳儀在遺言中強調,他是替京滬杭1,800萬人民流血,即因他本有意投共而發,大陸對陳儀家屬與後人,亦多所照顧。

蔣中正怕被騙 要中央社拍照

中央社老記者龔選舞在其回憶錄提到陳儀之死時指出,有一天,國防部軍法局通知他與攝影兩個人,請他們現在到極樂殯儀館(當時台北惟一的殯儀館)。龔問什麼事情?國防部說,到了自然知道。龔就和攝影王介生去了。

回憶錄指出,一位軍法官等在那裡,說可以進去了。一進去,他看見一張木板床上,一個人穿著軍裝,留著鬍子,已經化妝過,面貌很慈祥的樣子,這個人就是陳儀。

回憶錄指出,軍法局的人把衣服拉開,讓他們看槍口,軍方說有兩個槍孔,龔只看到一個打在心臟上,血已經洗乾淨,槍孔看起來很小。

回憶錄說,為什麼叫我們去看、去照相呢?這和槍斃共諜吳石原因一樣,找中央社拍照,是因為蔣中正怕國防部隨便找人頂替,希望我們照相,把陳儀死後的照片放大以後,呈給他看。


憶槍決現場 李國輝見證歷史

李國輝生平第一次公開受訪,他說,執行陳儀槍決任務,轉眼已過65年,他已是86歲老人,其他共同執行任務的4個伙伴,都已作古。此事雖過大半世紀,但他對其中經過細節仍歷歷在目,記憶鮮明。

李國輝認為,陳儀雖蓋棺論定,228事件歷史悲劇即在其處理不當下造成,但他畢竟是近代史上風雲人物之一,說出陳儀槍決實況與其遺言,也是見證一件歷史大事,留下永久史實。

李國輝說,他曾看過老記者龔選舞撰述的陳儀之死文章,但因龔不在現場,所書與實際情況多所出入,所以才說出自己親身經歷的這幕歷史悲劇。

李國輝是保密局蘇州訓練班結業,隸屬保密局技術總隊,進行敵前敵後的破壞工作。撤退來台後,曾赴廈門執行任務,返航時因漁船在故障,在海上漂流33夜,最後在雲林台西鄉上岸,撿回一命。

保密局任職多年後,李國輝轉任法部工作至退休,現居基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