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4芒果日報--社論選讀--為弟伸冤洪慈庸,役男宅男都力挺

160114芒果日報--社論選讀--為弟伸冤洪慈庸,役男宅男都力挺

退役的死老百姓們為何支持洪慈庸?(管仁健)


【芒果短評】洪慈庸因為替在軍中被操死的弟弟洪仲丘伸冤,因而聲名大噪,讓軍方習慣的黑箱作業整個灰頭土臉,同時終結了軍隊的禁閉制度。她冷靜的頭腦,犀利的分析能力,讓范佐憲這些虐殺洪仲丘的人犯無所遁形,台灣的轉型正義,就是需要這樣的人才進入國會,才能順利推行!

國民黨軍隊,向來就不缺黑幕。這個軍隊在中國時期,就到處抓人當兵充人數,完全沒有合理的兵役制度可言,而且習慣性的輕賤人命,在軍中就是有人莫名其妙的被霸凌、被自殺,因為國民黨當局就是縱容這種事情,他們認為「哪裡不死人」,導致於一些軍官,就能成為劊子手,任意的虐殺不上道的士兵?

我們不能讓洪仲丘白死,這一席,請力挺洪慈傭,替她拉票,我們義無反顧!


總統大選只剩半個月了,雖然尚未開票,但人人心裡有數,大勢早已底定;可是立委選情卻冷熱不同,尤其首次參選的台中市第3選區(后里、神岡、大雅、潭子)政治素人洪慈庸,支持度從一開始嚴重落後楊瓊瓔,力追到情勢緊繃,甚至大有機會翻盤。《中央社》1230日報導:

「導演吳念真日前幫洪慈庸拍攝宣傳影片,他在片中表示自己受洪慈庸爭取社會公平正義 的勇敢感動,『慈庸像是值得信任的女兒』。影片中,吳念真以溫和嗓音表示:在我們那個年代,如果要做什麼事情,爸爸媽媽都會跟你說:『你管那個要做什麼? 你好好地工作,好好地賺錢,好好地去娶妻生子就好了。政府的事情你不能批評,你若是批評,隨時被抓去關。』若不是有一些年輕人,有熱情,有希望的人,不怕 死的人,去做這些事情,去辦黨外雜誌,去做街頭運動,台灣歷史可能一直沒有改變。」

洪仲丘事件發生迄今已2年了,馬英九、軍方高層與黃復興黨部,或許至今依然不解,只是死了一個高官口中的「洪員」,從戒嚴時代至今60多年來,這種事多到無法計數,為何只有本案會引發如此大的「民」怨?

台灣實行了60多年的徵兵制,大多數的成年男子都服過兵役,都知道軍隊是為了戰爭而籌組的武力團體,傷亡在所難免;也都知道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甚至霸凌都有一定的合理性。理論上軍民之間的鴻溝,不該比其他實行募兵制的先進國家更大才是。

但洪仲丘引發的「民」怨,偏偏又大多來自於義務役退伍的士官兵;因為我們也經歷過「數饅頭」的歲月,甚至還看過、聽過比洪仲丘更無辜、更悲慘的「意外」或「自殺」案例。洪仲丘去世在退伍前幾天,按照軍中「優遇待退者」的潛規則,早已經是百無禁忌的「紅軍」。若不是像尹清楓那樣,衝撞到了某些職業軍人們不可告人的核心利益,長官們會這麼「閒」?不但施壓下屬,還跨單位打電話關說醫院,最後再費心「喬」出另一個旅的禁閉室,特別空出個位子來惡整一個下士?

當初這些職業軍人們會上下一心、不辭千辛萬苦的,為的不就是要在禁閉期間虐死洪仲丘,再以中暑搶救不及結案?就像以往軍中成千上萬的意外或自殺事故。不然熬過那幾天就退伍離營的洪仲丘,新仇加舊恨一定更加大鳴大放,這些人會更心安嗎?長官專程去禁閉室探視洪仲丘,不就是希望把握在禁閉室的最後一兩天,喬出這個「意外」嗎?

原本一切都照著計畫在走,偏偏遇到一位也快退伍卻不開竅的預官醫官,堅持把洪仲丘外送民間醫院,即使救護車內沒急救設備,也不鳴笛,只開20公里, 這麼一拖再拖,甚至洪仲丘都到了三總,連父母都來了,才被送回家留了全屍,沒被軍方一貫作業的裝進骨灰罈。當時軍方堅持要辦那個預官軍醫,不也就是要殺雞儆猴,讓其他知情的義務役士兵閉嘴嗎?

從戒嚴時代尚未結束,我就花錢花時間在找尋拼湊戒嚴時代的各種奇案。唯一提到解嚴後的只有空軍作戰司令部女童命案〈江國慶冤案〉。維基百科會出現「江國慶」這一條目,也是多年前有網友看到拙作才開的。

要描述軍中這個黑幫,從眷村切入大家就更能理解。王偉忠、賴聲川所拍的那些眷村戲是假的嗎?當然不能說全是假的,眷村裡守望相助,大家感情好的比親戚還融洽。但是很抱歉,這是平常。一旦遇上白色恐怖,誰家的父母被抓了,小孩就算餓死,鄰居也不敢出手相助,就像這一家有人得了痲瘋鼠疫。尤其很多鄰居都還是同單位的同袍。

請問我說的這現象是假的嗎?王偉忠、賴聲川拍的眷村戲膽敢觸及眷村的白色恐怖嗎?為什麼有這現象?很多眷村白色恐怖甚至就是鄰居挾怨報復,因為眷村與傳統鄉鎮不同,鄰居全無血緣關係,所以一遇大難,問題才會浮現。很多外省人甚至要小孩將來能出國就永遠不要再回來,這種被出賣、被遺棄、被落井下石的窘境,沒經歷過的人,當然很容易就用教忠教孝的八股來堵我的嘴。

60多年來,軍中有多少自殺、意外,背後有多少不可告人的黑幕。但置身其中的人,能不落井下石、助紂為虐就算好人了。拿洪仲丘這一案來說,當時該選區的立委,也是軍系立委的楊瓊瓔,安慰一下家人後就「神隱」了。是因她深知自己的位子,來自軍方高層的關愛,大於來自個別選民的信任,因而必須表現出比其他男性更「軍系」嗎?還是要讓軍方獲得緩衝時間,得以上下一心的滅證串供嗎?這種現象,就像江河清博士所說:

「許多男性在退伍後,往往會選擇用談笑說當兵往事,以證明自己的陽剛氣質;他們總是不太願意談論在軍旅過程中的害怕、惶恐、悲傷等壞情緒,以避免被看作是陰柔軟弱,不像個男人。兵役變成了一種每個『真正的男人』必經的磨練,當一般人聽到役男抱怨部隊生活時,也會傾向勸說忍耐,而不是支持對抗。兵役經驗不但加深男性既有性別意識型態,這些性別意識型態也確保了男人們無法公開肯承認兵役的創傷情緒,甚至把兵役說成是男性成長的過渡儀式,或說『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如此弔詭地迎合了徵兵制的暴力性,更確保了軍隊、兵役與性別意識型態的持續運作。」

因為有江國慶的爸爸、黃國章的媽媽與洪仲丘的姊姊等英雄,他們堅持不妥協、堅持要軍方交出真相,這一切才出現轉機。堅持對抗不是在找軍人的麻煩,因為軍中若不注入活水,去掉那些陋習,繼續任其發臭,最後所有生物都會死光,打仗時還有誰會真的向前衝?我們這些退役的死老百姓們,支持洪慈庸而不支持軍系立委,是因我們對這個曾奉獻過青春的團體仍有感情。因此支持洪慈庸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要讓軍中注入活水。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