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1芒果日報--台灣史論--銀合歡子造醬油,外來物種害台灣

151221芒果日報--台灣史論--銀合歡子造醬油,外來物種害台灣

從頂新無罪回想淫合歡醬油(管仁健)

【芒果短評】國民黨來到台灣之後,大規模破壞台灣的山林,又用便宜行事的心態,引進外來植物銀合歡,造成生態的浩劫。銀合歡是有毒植物,而且還會大規模繁殖,但是國民黨的「農復會」竟然鼓勵大規模種植,甚至還鼓勵用銀合歡種子來製造醬油!

不論是人類或是牛羊,吃到了銀合歡的植物體都會造成慢性的身體危害,牛羊吃了脫毛,人類則會掉髮,所以許多牧羊人總會避開銀合歡的區域放牧,但是,國民黨卻鼓勵台灣人大量種植,甚至來製造醬油!

眼中只有錢的國民黨集團,只看到節省成本的經濟利益,卻罔顧民眾的健康與生態浩劫,貿然引進有毒植物,事後的新聞處理竟然是「大街打人,小巷道歉」,用大篇幅鼓勵民眾使用銀合歡,卻用小到像郵票的篇幅說明銀合歡有毒,禁止種植,而國民黨成天撒謊,這回被管仁健老師給查了出來,說國民黨愛台灣,馬的鬼才相信呢!

新頭殼newtalk /管仁健
發布 2015.12.21 | 01:40 PM | 更新 2015.12.21 | 01:44 PM

全民關注的頂新劣油案,20151127日彰化地方法院一審宣判,頂新製油前董事長魏應充、總經理陳茂嘉、前總經理常梅峯、大幸福負責人楊振益、頂新屏東廠長曾啟明、品管組長蔡俊勇等6名被告全數無罪。新聞一出,舉國譁然。判決結果比頂新律師團預期還好,頂新則表示「尊重司法判決

彰化奸商魏氏家族所成立的頂新製油,2012112日起就向越南大幸福公司採購豬油、牛油及椰子油,以「食用油」名義報關,精煉後攙混國產豬油、澳洲牛油後,再以食用油銷售,案發後全台油品陷入食安風暴,且引發全民抵制頂新集團行動,至今未歇。

彰化地院的無罪理由就是:檢方無法舉證大幸福的油源有問題,而精煉可以過濾雜質和重金屬,是可靠的製油程序。頂新的成品油經過精煉,成品油符合國家安全衛生標準,而消費者在案發前,都不覺得頂新油有問題,其感覺受害都源自媒體報導,所以頂新並未使用詐術獲得財物,因此判決無罪。

對於這個被鄉民公認「該吃精煉大便」的恐龍法官,彰化地檢署表示訝異與遺憾,因判決結果顯然悖離被告的犯罪事實,且論理用法也有違誤之處,表明一定會提起上訴。在民間「滅頂運動再起,首富郭台銘也聲援鄉民的自救行動,對恐龍法官說了重話20151220《蘋果日報》報導: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昨赴三峽愛物園悼念亡妻林淑如,聊到食安問題,他批評法官沒常識,『食品煉油就不該拿廢油來提煉,這是問題的根本所在。』郭台銘開玩笑:『這樣講會得罪法官,周玉蔻的官司會輸掉』,現場媒體哄堂大笑。他強調,賣食品應告訴大家原料是什麼,連廢紙回收都要註明是再生紙,若事先說明是回收使用,即使是大便提煉,只要符合檢驗標準,『有人敢買,那大家沒意見』。」

但鄉民直覺的恐龍法官,其實也不盡然如此。要掛人權法官羊頭,賣尚書大人狗肉,「判斷風向也需要些本領的。因為頂新這個奸商集團,可是馬英九親口肯定的「台灣補藥」。2010425日在公視播出,男版馬英九與女版馬英九為了ECFA辯論,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總統第一次與在野黨主席舉行政策辯論。男版馬英九在交互詰問時,就曾追問女版馬英九:

「民進黨執政時期,讓台灣必須經香港才能往返大陸,使香港賺進大把鈔票。……在我執政後,不只鮭魚返鄉,還回來好幾條像頂新、旺旺這樣的鯨魚,結果還被說是『包著糖衣的毒藥』,結果事後證明,都是『對台灣有益的補藥,你們如果連補藥、毒藥都分不清楚,怎會贏得人民的……(時間截止而消音)」

馬英九對頂新奸商集團的「台灣補藥」肯定說,讓我想起了「淫合歡醬油。年輕鄉民聽到這種醬油,一定以為管大又在唬爛了。這種乍看之下像是春藥的醬油,真的曾在台灣有人敢公開販賣嗎?1970年代,我還是公共衛生科的學生,到衛生機關實習時,就聽過老技士提到當年這段《淫合歡醬油》的有趣故事。

對台灣而言,銀合歡和國民黨一樣有乞丐趕廟公的特性

現在的報導幾乎沒看過銀合歡曾被當成醬油原料的歷史
銀合歡又名白相思子或臭菁仔,是含羞草科銀合歡屬植物,樹根會分泌出含羞草素,抑制他種植物生長,排他性極強又無天敵,因而到了世界各地,都很容易形成單一性的純林地帶,雖然幼葉及其莢果含豐富蛋白質,但卻有一定毒性,農民對這種植物深惡痛絕。

銀合歡這種南美來的植物,就跟蔓澤蘭、福壽螺或食人魚一樣,會讓台灣原生動植物滅絕。而銀合歡不能食用,就像棉仔不能做油一樣。如果可以用,中國農民這麼節儉,殺豬甚至殺雞,都要把油榨乾,花生、芝麻等植物,能榨出油的無一不用,為什麼就不用棉仔油?現在政府迫於情勢,所以一直在說棉仔油可食用,這就跟當年推銀合歡做醬油一樣的蠢。

1950年代因外匯短缺,政府就鼓勵大家來種銀合歡樹,因為樹幹與樹枝可做紙漿原料與家用燃料,種子(豆莢)可以拿來做紅醬油,所以到處種植,台塑在屏東就種了一大堆。

1960年代以後,紙漿用的木片成本,自產銀合歡已不敵進口木片。何況大家也都改買煤球、甚至買瓦斯燒飯,栽種銀合歡已無經濟價值。更糟的是銀合歡種子還被證實有毒,於是政府又改為大力禁止種植銀合歡。

然而銀合歡的根有排他性,因此不用人去種,種子飄到哪裡,一落地生根,根鬚就能毒死周邊其他植物,所以現在南台灣到處都是銀合歡林(尤其恆春半島的墾丁一帶),單一林相讓本土原生動植物面臨絕種。

更可怕的是銀合歡做的紅醬油,廣受中南部民眾喜好,賣得比黑醬油好。因為台語把用醬油滷食材叫做「紅燒」,所以中南部民眾特別喜歡紅色的醬油。於是廠商在醬油裡添加銀合歡的種子,醬油色澤才會更鮮豔,這樣滷出來的肉才更像是「紅燒」。

這種醬油中毒的初期症狀就是掉頭髮,但慢性中毒不會讓人警覺。所以不管政府怎麼查,民間還是一直用,直到化學色素比銀合歡種子更便宜後,黑心醬油商才改用化學色素。

好笑的來了,政府一開始為了節省外匯,大力推廣民間製造銀合歡醬油,因此各家醬油廠都生產銀合歡醬油,有家醬油廠還乾脆直接登記為銀合歡。現在政府因銀合歡有毒要取締,別家醬油公司只要在產品上不標示自己有用銀合歡,但生產時偷偷加進去即可。

然而銀合歡醬油公司就麻煩了,即使他們公司的醬油裡不含銀合歡,政府還是拜託他們公司改名。廠商火大了,花了這麼多錢,好不容易才建立知名度,換個名字誰還認識這牌子但政府壓力很大,廠商擋不住,改名又怕顧客流失,所以據說後來就改成同音的「淫合歡醬油」。

太陽餅裡沒太陽,老婆餅裡沒老婆,現在銀合歡醬油裡即使沒銀合歡也不行,只好改成春藥「淫合歡」。這個近乎鬧劇的台灣食安史,見證了當年的政府跟今天一樣,最笨的事通常都是他們做的。

一種植物若幾千年來人類都厭惡,甚至動物都不吃,那就是經驗累積告訴我們這是有毒的,偏偏政府要去大力推廣。銀合歡醬油如此,頂新奸商集團所搞出來的「精煉」油不也是如此?(雖然有些恐龍法官不信)

歷史告訴我們:政府才是比奸商更可惡卻偏偏合法的騙子。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