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5芒果日報--統呆爛政--軍宅教母黑寡婦,坑殺老兵不留情

151205芒果日報--統呆爛政--軍宅教母黑寡婦,坑殺老兵不留情

比黑寡婦更黑的軍宅教母(管仁健)

【芒果日報/統呆爛政揭發中心】這篇管仁健老師所寫的社論,其實很中肯。王如玄的軍宅炒作案,即使再怎麼道歉、在怎麼聲淚俱下,其實不值得台灣人的同情,如果老榮民就因為王如玄的道歉就選國民黨,那簡直是賤骨頭到底了。

管仁健老師將王如玄形容成「黑寡婦」,其實非常貼切。當然,坑殺中國老兵的台灣人,大有人在,尤其是一些見錢眼開的台灣奴性之輩,經常是謀財害命的主使者。但是這些謀財害命的案子,受害者有限,往往得手一兩次就被抓;但是王如玄炒作軍宅,竟然可以得手十二次,坑殺了多少中國老兵?其他未被踢爆的黑幕,不知還有多少?

最讓中國老兵心碎的,應該是坑殺他們的竟然是「國民黨自己人」,不是台獨分子,也不是民進黨人,這些坑殺他們的黑寡婦,竟然是代表他們所愛的黨,所愛的「中華民國」,他們終其一生,婚姻的權力被剝奪、「中華民國」榨乾了他們的一切,他們的剩餘價值,竟然被他們所捍衛的黨國惡勢力當成炒房獲利的工具,而他們所捍衛的黨,也沒辦法為他們主持公道! 

覺醒吧,如果你還是鐵票部隊,竟應該把黃復興黨部的配票單撕碎,不要再支持這些坑殺中國老兵的國賊、匪類,為自己投一次票,在民主政治之下,做一次自己的主人吧!



多年前我們一群沉迷於懷舊的中年大叔們,在一個叫後備軍友俱樂部的網路聊天室裡,暢談年輕服役時的酸甜苦辣。之後有人提議大家整天在網路上哈拉,何不現身來搞個網聚?當時我們就稱這種全台各地軍事宅男輪流定期舉辦的網聚叫「軍宅大會」。

沒想到國民黨就是能創造奇蹟,如今連「軍宅」這名詞都被他們霸佔了。大選前百日換了個條仔姊,大選前七七又推出了專門炒作軍眷住宅的副座。現在講到「軍 宅」,沒人會想到我們這些歐里桑,而是那個比彰化地院判頂新黑心油無罪的「人權法官」還懂人權,當年也自稱是「人權律師」的軍宅教母。

大選前49天,20151129日《蘋果日報》報導,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晚間赴彰化為爭取連任的黨籍立委鄭汝芬站台時,也不忘為深陷軍宅風暴的副 手王如玄拉一把,強調:「王如玄是彰化和美人,就讀彰化市民生國小、陽明國中,鄉親要給彰化女兒一個機會,呼籲支持者總動員,48天後勝利成功是我們 的!」

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原本是國家照顧軍人的「德政」,但立法之初就有高度爭議。當年因國家財力短絀,無法大量興建眷舍,以致竹籬笆外有更多「化外之民」。配到老舊眷村宿舍的軍人,當年就得到福利了,退伍後仍可繼續居住,身故後,配偶及子女還能繼承,這對「散居榮民」何等不公?國庫廉售這些軍宅給特定人士,歷年來已賠了數百億公帑。但為了照顧榮民,這些弊端也就暫且不議。

根據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第24條第1項規定:「由主管機關配售之住宅,除依法繼承者外,承購人自產權登記之日起未滿五年,不得自行將住宅及基地出售、出典、贈與或交換。」為了讓老兵至少在5年內有遮風避雨的地方,眷改條例對軍宅有5年條款的限制。

但 軍方負責軍宅業務的海蟑螂,串通民間仲介充當白手套,多年來,大鑽法律漏洞,利用老兵的輕率與無社會經驗,以「預定買賣契約」等方法,在5年禁售期間,低 價騙走老兵的房產。王如玄究竟買了又賣了幾間軍宅,宣布參選時,就該一次說清楚。但不知是買賣太多已記不清了?還是真有見不得光的內情?她讓媒體「擠牙 膏」式的爆料,從1戶、3戶到6戶,不知要到何時才有確定數字?

之前因某些政客或媒體的操弄,許多因結婚而入境定居的中國女性,被污名化為「黑寡婦」。黑寡婦是一種熱帶地區帶有強烈神經毒素的蜘蛛,牠們以各種昆蟲為食。當獵物被纏在牠們所結的網上時,就迅速用堅韌的網包裹獵 物,再刺穿獵物並注入毒素,等10分鐘後,獵物的掙扎都停止了再食用。這種蜘蛛最大的特徵,就是在交配後,雌性往往會像對待獵物那樣,殺死並吃掉雄性。

但是從台灣史來看,騙婚坑殺老兵的「黑寡婦」,絕不是這幾年才出現的,更非中國移民首創。1954619日清晨,台中市北區旱溪發現一具男屍,死者是鄧敏忠(29歲,廣東梅縣人),前一年12月因逃兵被捕,判刑一年,執行半年後,當年618日才剛假釋出獄。由於當初向軍方告密的就是他的妻子黃水月 (23歲),因此警方將她列為兇嫌。

結果調查後果然證實,黃水月婚前就與鄰居朱城(36歲)通姦,他們發現鄰居鄧敏忠是攜款潛逃,就密謀由黃水月向鄧敏忠示好,進而結婚。鄧敏忠入獄後,兩人霸佔其財產,雙宿雙飛了半年,黃水月懷孕後,兩人更計畫謀財害命,由黃水月寫信到獄中, 約鄧敏忠返家前先去旱溪,就以大鐵管將其擊昏,再合力用巨石重擊至死。

不過鄧敏忠雖被謀害,但起碼還跟黃水月過了一年的有名也有實的夫妻生活,死得還不算最冤。

1968 918日凌晨,嘉義市警局接到公明路上的宏興大旅社櫃台女中(服務生)的電話報案,指稱昨晚在嘉義山仔頂服役的通訊連排長韋久勝,與自稱是他未婚妻的曾淑花(17),兩人登記投宿於30號客房。到了清晨,曾淑花來櫃台請他代為報案,說她在房內與未婚夫行了2次周公之禮後,未婚夫竟因氣喘病發而忽然暴 斃。
由於韋久勝年過40,沒有家屬,於是警方通知軍方領回屍體。韋久勝服役的單位不疑有他,就派人將遺體領回,準備火化後寄存。但驗屍的檢察官發現曾淑花年紀雖輕,穿著與言行卻有風塵味,且與韋久勝年齡相差甚多,語言又通,心中就暗自起疑。勘驗後果然發現,韋久勝是死於氰酸鉀。
原來曾淑花自15歲起,就以「明珠」或「娟娟」等花名在屏東、高雄與板橋等地的私娼寮接客。回故鄉竹山鎮後又在當地人林進騰(42歲)經營的私娼寮續操淫業。他們發現年過40卻依舊單身的通訊排排長韋久順,就與媒婆黃閂、姘夫林清弼4人共謀詐騙,偽稱曾淑花為良家婦女,安排她與韋久順相親成婚。再以氫化鉀謊稱春藥,將韋久順毒殺。

台灣真正最恐怖的「黑寡婦」,要算是1967年蕉園雙屍命案的兇手朱冬梅(24歲)。因為與她同謀殺害無辜中國老兵的共犯,根本不是什麼姦夫,而是父親兄弟。2個素不相識的中國老兵趙錫貴(48歲)與沈虎臣(42 歲),只是因為想「婚」了頭,中了朱冬梅一家所設下的美人計。

19661117,高雄縣杉林鄉的警員查戶口時,發現住 在通仙巷47號,以開墾山坡地種植樹薯為生退伍老兵沈虎臣失蹤了,經鄰居證實已失蹤1個月以上了。無巧不巧的,2個月前,高雄縣內門鄉的警員查戶口時,發 現住在永富村以開墾山坡地來種植樹薯的老兵趙錫貴也失蹤了,經鄰居證實也已失蹤1個月以上了。

這種無家無眷的在台老兵,都是老蔣當年自中國撤退時拉伕而來,如今年邁已無利用價值,就將他們在台灣各荒山野地「放生」,還美其名為「拓荒實邊」,這些統治者眼中的喪家之犬,失蹤了幾個,通常也不會有人關心。

幸 好高雄縣警方發覺到這2位老兵相繼失蹤大有疑問,於是調閱檔案資料,赫然發現這2位原本素不相識的老兵,卻都在旗山鎮的廣福派出所有過報案紀錄,而且2人 控告以「結婚」為餌來詐財的人竟然相同,都是家住旗山鎮廣福里南昌街一號的朱冬梅(24歲),還有她的哥哥朱炳輝(26歲)與弟弟朱澄輝(17歲)。

警 方調查後才發現,趙錫貴19658月自軍中退役後,到屏東縣里港鄉土庫村經營農場,僱用了朱炳輝、朱澄輝與朱冬梅3人。由於趙錫貴年近半百、成家心切, 朱炳輝就以妹妹為餌,把趙錫貴的積蓄12000元榨乾。3兄妹再轉住杉林鄉另1位退伍老兵沈虎臣的農場工作,故技重施又詐騙了13000元。派出所警員找 來了朱氏兄妹與鄰居(也是媒人)的宋順唐調解,但朱冬梅最後還是嫁給了台南人趙書聲。

沈虎臣脾氣暴躁,多次攜帶手榴彈到朱 家門口叫罵,揚言要炸燬朱家,鄰人大感恐慌,也要求朱家趕緊出面解決。朱清霖於是派遣未成年的兒子朱澄輝出面安撫,謊稱其姊朱冬梅是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 與人私奔,他們會退還聘金與歸還所有借款。但現在香蕉尚未收成,現金不足,稍緩一段時間後將連本帶利的歸還。沈虎臣聽說當時香蕉價錢很好,旗山這裡有許多 農民都因此一夕暴富,就再次聽信了朱家人的花言巧語。

警方前往朱家搜索時,發現朱家附近香蕉園裡的一座獨立草寮,地板雖經大力刷洗,但狼犬仍能聞出有人血反應,於是逮捕了朱澄輝,而朱炳輝早已逃逸。警方偵訊朱澄輝時,他坦承,原本他們並無殺人之意,但宋順唐警告這些老兵要找槍械與手榴彈都不難,如果不先下手為強,恐怕會全家遭殃,因此才萌殺機。先在香蕉園裡挖好了洞穴,等2人先後來朱家討債時,再用鐵鍬及木棍合力重擊至死,用 麻袋包裹,抬往早上挖好的深坑埋下。

從戒嚴時代台灣女性串通姦夫或兄弟,用騙婚來坑殺的「黑寡婦」行徑來看,跨省籍的海蟑螂集團成員,這些年來哄騙老兵在5年閉鎖期內賣掉軍宅,不也就是「黑寡婦」在坑殺老兵嗎?國民黨別再放任軍宅教母「一切合法」的歹戲拖棚,誠實交代才可以亡羊補牢吧!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5-11-30/67359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