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1芒果日報--黨國黑幕--作戰計劃皆漏洞,八六海戰皆炮灰

150721芒果日報--黨國黑幕--作戰計劃皆漏洞,八六海戰皆炮灰

86東山海戰的荒唐歷史

羅吉倫


今天是八月六日,舉國被洪案聲淹沒,連國防部也隻字不提八月六日這天是東山海戰紀念日。


民國五十四年,時任總統的蔣介石弄了一套反攻大陸的「國光計畫」,其中一項就是海軍執行的「海嘯一號」任務,運送陸軍特種情報隊對東山島周邊偵蒐並 伺機突擊。但計畫漏洞百出,致使海軍損失兩艘最精銳的戰艦:漳江與劍門艦。包含艦隊指揮官胡嘉恒少將等百餘人陣亡,成為海上孤魂;更造成包含劍門艦艦長王 韞山中校等三十三名官兵被俘,有大陸籍十九位(包含兩位韓戰反共義士)、台灣籍官兵十四位。八個月後,王韞山艦長等十九位大陸籍官兵一律遣返原籍地;至於 台籍官兵依意願可選擇留下,當時有三位被統戰投降留在大陸,其他十一位不投降,在五十五年四月二十六日被釋放遣返。


這些台籍官兵是因對國家忠誠而不願投降,沒想到回到自由寶島台灣才是災難開始。他們統一由海軍總部保防組以「匪情研究」名義實施監視,並派一個憲兵 班形同拘禁看管,不得與家人親友聯絡;直到五十六年七月十二日,全體以因病停役辦理退伍,分發至聯勤生產工廠,由工廠保防官監控。由於工作薪資所得甚低 廉,並被當作匪諜看待,身體與內心備受煎熬,多人無法忍受而離開聯勤工廠到民間工作,但卻仍受白色恐怖監控;其中,一位五峰鄉原住民參加遠洋漁船捕撈工 作,出發臨上船前遭調查局責問「不知自己身分嗎?」被逮捕後放回五峰鄉山上,抑鬱而終。


這十一位台籍官兵萬萬沒想到,忠貞不屈回到台灣,不但沒受到英雄式歡迎,卻一生遭受匪諜的待遇;而陣亡在東山島海上的忠魂,至今國軍仍未安厝忠烈祠 供人憑弔。最令人無法理解的是,解嚴後,王韞山艦長想回台灣與家人團聚,政府不願接納,王艦長只好到美國與家人團聚。至於投降的官兵,部分人士在解嚴後返 台,竟然受到英雄式歡迎,領了一筆補償金再回大陸居住。


我們在兩岸緊張對峙期間,對所謂的反共義士頒授高額黃金,和平開放交流後,給予投降變節返台的官兵補償金;但對被俘蒙難、對國家忠誠、遭敵人威脅利誘仍不屈服的官兵卻處處刁難,試問,這是什麼道理?(作者為陸軍備役中校,台中市民)


2013.08.06 自由時報
蔣介石反攻大陸陰謀慘敗的縮影
2011-11-3 20:44:39  知識博覽報

蔣介石「八·六」海戰,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粉碎蔣介石台灣當局「反攻大陸」的所謂「國光計劃」的重要一役。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蔣介石一直都在做著 「光復」大陸的美夢。60年代始,台灣當局以為大陸處在經濟困難時期,又兼中蘇關係緊張,是實施襲擾、「反攻大陸」,實現其所謂「國光計劃」的最好時機。 此後,便以大規模襲擾為主。僅在196210月至12月,蔣幫便派了九股職業特務、反動軍官、慣匪首領、逃亡地主和反革命分子,分別在廣東的海豐、惠 陽、惠來、電白、台山等縣沿海偷渡登陸。這九股武裝特務一上岸便遭到解放軍、公安幹警、民兵和武裝群眾的圍追堵截,迅速陷入全民皆兵的汪洋大海之中而被全 殲。其計劃一再修訂,從「凱旋計劃」至「中興計劃」到「國光計劃」,其反攻大陸的妄想終難圓夢。


到了19658月,台灣當局再度派遣「劍門」、「章江」號兩艦執行「海嘯一號」任務,運送特戰人員,同時偵測我閩粵沿海,搜尋情報,狂妄地將 其「國光計劃」推向高潮。經「八·六」海戰,「結果,被解放軍魚雷艇擊沉」,促使蔣介石深感制海權已經完全喪失。無奈只得於1972年將專為「反攻大 陸」謀劃的「國光計劃」作戰室併入「國防部」,其「反攻大陸」的美夢徹底泡湯。事實證明:不管其「反攻」口號喊得多麼響亮,也不管其計劃叫得如何中聽,但 終究逃脫不了失敗的下場。蔣幫在「八·六」海戰的慘敗就是其中的一個縮影。


一、擊沉「章江」號

1965年的盛夏,烈日炎炎,升騰的熱氣使人喉乾舌燥。烈焰更燎起蔣介石「反攻大陸」的狂熱,其反動氣焰甚囂塵上。617日,蔣介石在陸軍軍 官學校召集中級以上軍官,以「軍校歷史檢討會」的名義進行精神動員,準備「反攻大陸」。所有參會軍官寫下遺書,大有「不成功便成仁」的亢奮。85日凌 晨,蔣介石派遣海軍巡防第二艦隊旗艦「劍門」號和獵潛艦「章江」號組成編隊,由台灣左營港起航輸送武裝特務,企圖在閩南的蘇尖角、古雷頭一帶偷登襲擾。


「劍門」號是1250噸級的大型獵潛艦,艦速為18節(節為海上航速計量單位,每小時走多少浬就是多少節,18節等於每小時18浬,1浬為 1852),艦長67.5,艦寬近10,吃水3.4,艦上火力較強:裝有76毫米的主炮2門、404門,反潛魚雷發射管1座(三聯裝),刺蝟炮 24管。「章江」號是450噸級的輕型獵潛艦,艦上裝有76毫米主炮1門、401門、205門、深彈投射器4具。艦速20節,艦長53米,艦寬7米, 吃水3.3米。該兩艦均有速度快、火力強的特點。


851512分,正當「劍門」、「章江」兩艦在我東海與南海交界的海域游弋之時,被我東海艦隊觀通站雷達發現。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決 定,由就近的南海艦隊汕頭水警區組織艦艇部隊殲滅之。1745分,海軍南海艦隊向總參上報了「放至近岸,協同突擊,一一擊破」的作戰方案。


為爭取時間,南海艦隊一面上報作戰方案,一面命汕頭水警區組織魚雷快艇11艘、護衛艇(又稱高速炮艇)4艘組成突擊編隊,161砲艦為支援兵 力。由副司令員孔照年坐鎮611艇負責海上指揮。打擊海區預定在南澳島以東,東山島以南或南澳以南,南澎以西海域。作戰的指導思想是:隱蔽接敵,靠攏近 戰;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


17時,敵兩艦進至東山島東南40浬處。2310分,總參批准了南海艦隊的作戰方案,並提出「放進來打,越近越好,爭取晚上打,拂曉前撤回原地」等五點要求。
關於「八·六」海戰的光輝戰績,在當時、事後都有過很多報導,直至前不久,還有王國梁同志的《新中國第一海戰——·六海戰揭秘》的長篇紀實文 學作品連載在《廣東黨史》(《紅廣角》)期刊,非常生動傳神,引人入勝。由於當時魚雷快艇處在高度的保密狀態,「八·六」海戰中的護衛艇(高速炮艇)的戰 績、「鋼鐵戰士」麥賢得的英雄事蹟、「海上先鋒艇」的戰鬥業績,早已廣為流傳,並在人們的心目中深深紮根。而魚雷快艇及其「海上英雄艇」的英雄事蹟,卻鮮 為人知。


「八·六」海戰已經歷了近半個世紀,絕密也應當解密了。時光將洗刷歷史的塵封,辨明了真偽與正誤,使其更加清澈明亮,光輝燦爛,像日月經天,光 彩奪目;歲月又將沖淡了歷史的固執與偏見,像江河行地,曲折迂迴,川流不息地滾滾向前。中國永遠不會忘記,人們永遠心中銘刻,海軍將士們的豐功偉績,將與 日月同輝,與山河永存。


劍門號
196585,晚飯後,有的部隊在集體操練,有的官兵正在器械上鍛鍊身體,有的戰士在球場上角逐,也有官兵在自己動手、自力更生的菜園子 裡澆水種菜。營房裡傳出水兵們課餘飯後自娛自樂、吹拉彈唱的歡樂歌聲。慶祝「八·一」建軍節的餘興未盡,晚霞映紅了這個大海之門。


大隊長崔玉棟是個東北大漢,身高兩米,體重100公斤,長得像個紅面關公。酒量過人,曾經有人喝湯喝不過他喝酒,可見其英雄海量之一斑。這天, 他不敢多喝,他陪慰問團晚宴後習慣性地回值班室,巡視一下作戰室的戰備情況,路過招待所,聽到有人拉著動聽的手風琴。他走近一看,原來是航海業務長徐發元 在招待所外的台階上,邊乘涼邊悠然自得地拉著他那拿手的好曲。崔大隊長尋聲覓音而至,他欣賞了一陣後,便搭訕地說:「你左右兩手配合得很好,俗話說,『一 心不能二用』啊,真不簡單。」徐發元說:「我這是從蘇聯專家那裡學來的。二戰時期,朱可夫元帥手下的一個方面軍的司令員手風琴拉得很好,每次戰鬥準備好 後,朱可夫說:『只要聽到他那準確清晰的琴聲,就知道他勝券在握,我朱可夫也心中有數。』」崔大隊長答曰:「是啊,我聽到你的琴聲,不但心情振奮,而且成 竹在胸。」說完,匆匆回到作戰室。1 9 4 5 分, 部隊集合到露天舞台觀看汕頭地區「八·一」慰問團安排的潮陽縣慰問團演出的歌劇《洪湖赤衛隊》,20時正式開始。官兵們正在聚精會神地觀看精彩的演出。 2015分,突然警報轟鳴。為尊重地方慰問團的親切慰問和辛勤勞動,做到戰備、演出兩不誤,部隊首長決定,並由值星官當即宣佈:戰鬥值班部隊立即進入一 級戰備,其餘人員繼續觀看演出。


在碼頭值班的6艘艇,全體人員3分鐘全部就位,並立即作好最後檢查和起航準備。值班艇早已將魚雷、淡水、燃油、武器彈藥裝填完好,現在只等一聲 令下。在船排上的6艘艇除1艘大修不能下水外,其餘5艘立即下排。舞台上正是歌舞昇平,而碼頭上卻在忙著舞槍弄彈。山上山下,台上台下,正演奏著一曲舒緩 與緊張,和諧與戰鬥二重奏的交響樂。


南海艦隊下令汕頭水警區護衛艇5986015586114艘、161砲艦1艘及魚雷快艇11艘(魚雷快艇分為兩個梯隊:第一梯隊6艘 艇;第二梯隊5艘艇),做好戰鬥準備,隨時聽令出擊。魚雷艇的主要武器是450毫米魚雷發射管2座,其餘是14.5(或12.7)機槍2挺(或4挺),m —1型深水炸彈6枚,沉—1—500型水雷2枚,最大航速52節,艇長19米,寬3.5米,排水量為20噸。護衛艇排水量為120噸,最大航速30節,雙 聯裝37毫米火炮2門,雙聯裝25毫米炮2門,可裝深彈和水雷,艇長38米,寬5.5米,吃水1.5米。從噸位和火力看,我方均在敵人之下,而以速度論, 我方則在敵人之上。這就為我軍將士創造了近戰夜戰的有利條件。


官兵們情緒高漲,鬥志昂揚,魚雷快艇只用了兩個半小時便完成了戰備工作(包括在排上下排艇只的裝填等一級戰鬥的準備),比平時縮短了半個多小 時。尤其是在排上檢修保養的艇動作更是迅速、認真。124艇艇長馬開富,其124艇正在進行大修,不能出海,但他求戰心切,堅決要求出海參戰。那 時,120艇艇長住院未歸,馬開富奉命駕120艇出征,參加第二梯隊作戰,始得如願以償。戰鬥中他不負眾望,勇敢穿插,雷中敵腹,榮立二等戰功。


2243分,魚雷快艇第一梯隊131132134135123133艇奉命啟航,大隊指揮艇為131,預備指揮艇為134,支隊副政委閆起鳳隨大隊長崔玉棟坐鎮131艇,航海業務長徐發元在131指揮艇領航。在岸上指揮所的引領下,編隊高速接敵。


86124分,海面上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只聽得海風呼嘯,海浪洶湧;又兼實行燈火管制,閉燈航行,快艇部隊始終未能與海上指揮所聯 繫上。指揮員崔玉棟當機立斷,將6艘艇分成三個艇組:131132為第一艇組;134135為第二艇組;123133為第三艇組,組成防空隊形高速 接敵。第二艇組中途由於規避漁船而掉了隊。後來跟隊後,才發現不是魚雷艇隊,而是護衛艇艇群。第二艇組一直尾隨高速炮艇,以便進行「高快協同」。所謂「高 快協同」是指按常規,先由高速炮艇突擊,以密集的火力將敵艦火力壓住,然後由魚雷快艇運送「炸藥包」,向敵艦施放魚雷。


42分,魚雷快艇雷達發現敵艦並主動修正航向,全速追蹤敵艦。在失去海上指揮所指揮的情況下,快艇指揮員機動靈活,兩次改變航向選擇有利陣 位接敵。當距敵60鏈(鏈為海洋距離計量單位,10鏈等於1海里)時,敵艦仗著火力強、射程遠的優勢,先向我方開炮,並打出照明彈。敵人的照明彈雖然照亮 了我方艦艇,但也照亮了他們自己。此時,高速炮艇艇群在我魚雷快艇側後約50鏈,魚雷快艇迎敵轉向,並朝火光方向搜尋敵艦,確認「章江」、「劍門」兩艦 後,直追至40鏈時,崔玉棟下令:各艇組展開,佔領有利攻擊陣位。各艇組迅速展開,飛速佔領陣位。當距敵「章江」號15鏈時,敵人全部火力集中向魚雷快艇 開火。快艇冒著敵人密集的炮火,繼續佔領有利陣位。當魚雷艇接近發射陣位時,敵艦向我轉向。這對我極為不利,迫使魚雷艇群在敵艦面前作近距離的機動,重新 佔領陣位。指揮員只好下令:各艇組重新佔領陣位。因速度過快,風高浪急,艇體震動太大,132艇機器出現故障,溫度飆升,輪機長梁鎮祥下機艙排除故障,故 障排除後回到駕駛台,艇體中彈,梁鎮祥被彈片擊中,多處受傷,左腿傷勢較重,但他一直堅持到勝利返航。返航後,發揚連續作戰精神,繼續裝填。他堅持把燃 油、淡水、魚雷和武器彈藥裝填好後,第二天傷口發炎了,才被送進醫院治療。


158分,第一艇組距敵艦5鏈時,開始向「章江」號實施攻擊,131艇因右側雷管送藥(引信)受潮未能點火,魚雷沒有射出。132艇因耳機故障而沒有聽到發射口令,因而兩艘艇只發射出一條魚雷,未果。


217分,魚雷快艇第三艇組123133艇向「章江」號發起攻擊,4條魚雷齊射。狡猾的敵人立即向我第三艇組轉向,規避魚雷。這說明敵艦上 的指揮官是訓練有素的,他們發現魚雷艇施放魚雷時,當即轉向於我或背向於我,使其敵向角最小或最大,命中率就很低,以此躲避魚雷襲擊。我第三艇組又未果。


此時,尾隨高速炮艇的魚雷快艇第二艇組134135艇已在炮火之光和照明彈之中看準了「章江」號。第二艇組立即離開炮艇編隊轉向西南,直奔 「章江」號。220分,兩艇4雷齊射,命中1雷。「當時兩艇艙面人員大部分都聽到一聲沉悶的爆炸聲,一號艇魚雷兵梁桂華當即報告:『命中了!』」第一梯 隊放雷後返航。
「章江」號遭重創後,我4艘高速炮艇緊緊咬住敵人,擴大戰果,猛烈的炮火在敵艦的甲板和駕駛台上爆炸,同時猛烈轟擊「章江」號的艦弦,促使其盡 快進水下沉。其時,「章江」號雖然中雷後艦尾開始下沉,但還在作垂死掙扎,瘋狂地向我方艦艇猛烈炮轟,611艇受重創,輪機兵麥賢得頭負重傷,腦脊液外 溢,鮮血糊住了雙眼,但他仍然堅持戰鬥,以驚人的毅力堅守在主機旁,憑著他那熟練的技術,摸索著往返前後機艙,緊閉雙眼,操縱機器,排除故障,直到勝利返 港,成為代表那個時代的被譽為「鋼鐵戰士」的戰鬥英雄。至320分,高速炮艇連續發起六次攻擊,由500米打到50—30內。601艇也中彈4枚,艇 長吳廣維英勇犧牲,副艇長王瑞昌立即接替艇長指揮,繼續戰鬥。「章江」號終在333分沉沒於東山島東南24.7海里處。


二、擊沉「劍門」號

當「劍門」號發現魚雷快艇時,便開始逃離戰區,因為他們沒有忘記以往「太平」號、「洞庭」號、「海昇」號被魚雷快艇擊沉的慘狀。「章江」號遭重 創後,「劍門」號更慌不擇路地全速奔逃。總參、海軍、廣州軍區首長指示:「部隊既已出動,就應堅決在天明之前突擊一次再撤,空中掩護由空軍負責。」南海 艦隊令在戰區的5585986013艘高速炮艇(611艇因受重創返航)發揚連續作戰精神,繼續追擊敵旗艦「劍門」號。


早在86057分,魚雷快艇第二梯隊便奉命啟航離港,趕赴南澳島云澳灣待機,協同高速炮艇殲滅「劍門」號。第二梯隊的119120 121122136艇離港後,以40節的速度迅速向待機點飛馳。5艇全部實行燈火管制,漆黑的海面只看到快艇劈開的浪花昏暗的磷光。指揮艇為119 艇,預備指揮艇為120艇。雖然是伸手不見五指,但他們還是跟得很緊,一艘緊跟一艘,相隔只有三、五十米,組成單縱隊,副大隊長張壽贏和大隊政委劉維煥坐 鎮119艇指揮。


艇上人員很少,每艘按編制只有911人,同志們都在聚精會神地堅守戰位。119艇黨小組長、副艇長張俊甫就深入到各個戰位進行動員,向大家講 清: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為國立功的機會到了!我們不但要英勇善戰,而且要沉著鎮定,排除萬難,堅決完成任務,不但要用勇敢戰勝敵人,而且要用智慧消滅敵 人。機艙的同志聽不到(因為機器聲音太響),就用手勢和表情表達,有時用筆寫在紙上,告訴大家:要堅定信心,堅決完成任務。並向不能離開戰位的同志端茶倒 水,以溫暖人心,鼓舞士氣。大海中波濤洶湧,艇隊在顛簸中疾馳,時而被海浪湧起,升騰在浪峰之中,時而又跌落在浪谷之下,海面上的漁火星星點點,不時地撲 面而來又擦身而過。艇隊一路劈風斬浪,於凌晨210分趕至南澳島云澳灣待機。


大隊政委劉維煥把119艇全體人員集合在前甲板上,作了簡單有力的動員,要求大家抓緊待機時間進一步認真檢查機械,保證機器正常運轉,確保戰鬥 勝利。大家紛紛表示:堅決完成任務!副大隊長張壽贏,中等身材,性格沉穩,沉默寡言而多謀善斷。他深知,雷達在戰鬥中的作用,就像自己的眼睛一樣,尤其是 夜間。他把雷達班長何杏生叫到後甲板詢問這次戰前準備如何,戰鬥中有何把握?何杏生向張副大隊長匯報了情況後表示:一切準備完好,堅決完成任務!黨小組長 張俊甫,召集黨員在前甲板召開小組會,座談如何爭取戰鬥勝利,並要求每個黨員帶好一兩個共青團員和群眾。然後,大家分頭去再次檢查機器,檢查防漏、防水、 防火等一切安全設施。張俊甫還在小組會上提出「一切為了消滅敵人,一切為了戰鬥勝利」的戰鬥口號。


86凌晨320分,接到岸上指揮所的命令,魚雷快艇5艘從待機點云澳灣出擊,艇隊以45節高速啟航,遇到漁船、漁網、漁柵便減速一一規 避,安全繞過障礙物。此時,雷達班長何杏生發現敵艦並立即報告,張壽贏下令艇隊以50節速度追擊接敵。正遇風起浪湧,又兼速度太快,艇體顛簸猛烈,官兵們 無法站立。119艇電訊兵石鎖才在電鍵被震壞後,無法發報的情況下,為保證通訊暢通,他用電筆代替電鍵發報,忍著手指鑽心的發麻和疼痛一直堅持到戰鬥勝利 結束,確保了第二梯隊指揮艇119艇與岸指及全隊各艇的聯絡、指揮順暢。


第二梯隊離碼頭時就與海指聯繫,到了云澳灣仍堅持聯繫,但一直沒有聯繫上,離開云澳灣全速追擊「劍門」號時仍不斷與海指聯繫,但還是無法聯繫 上。距敵80鏈時,邊追擊敵艦,邊與海指聯繫。距敵70鏈時,119艇雷達班長何杏生向艇長報告了敵艦運動的有關數據。艇長許永江與副大隊長張壽贏運用魚 雷攻擊「心算法」測定了「劍門」號的航向、航速、敵向角等運動要素,做好攻擊準備。但距敵60鏈時還沒有與海指聯繫上。此時,只見「劍門」號的洩光彈嗖、 嗖、嗖地在海面上飛舞。指揮員張壽贏果斷地下令:各艇組展開,佔領有利陣位。各艇組迅速展開,並形成扇面,像口袋般地箝制住「劍門」號。


距離50鏈時,「劍門」號發現魚雷艇群,便瘋狂而又盲目地集中火力攔截,猛烈的彈道從魚雷艇左右和上空呼嘯而過。119艇信號兵閆培林生怕指揮 員受傷,便主動將自己頭上的鋼盔摘下來戴在副大隊長張壽贏的頭上。此刻,距敵約30鏈,魚雷艇發現高速炮艇3艘在我側後正與「劍門」號酣戰之中,並拼盡全 力,以密集的火力壓住敵人。激戰之中,敵艦甲板起火。這正是「高快協同」的大好時機。張壽贏當機立斷,即令5艘魚雷艇分成兩個艇組(即中隊):119 120121為第一組;122136為第二組,各自佔領有利陣位。艇群冒著槍林彈雨,全速前進,速度高達52節,搶佔了敵艦右弦80度和110度的有 利陣位,兩艇組很快形成了對「劍門」號的包圍態勢,像鉗子一樣緊緊地拑住敵艦。此時,不管敵人如何狡猾,都不管敵艦轉向於我還是背離於我,或是原地迴旋, 也無法逃脫10條魚雷所組成扇面的攻擊。當魚雷艇群距離「劍門」號23鏈時,我第一艇組提前角5度,第二艇組10度。此時,正是86日凌晨519 分。說時遲,那時快,隨著指揮員張壽贏「預備放!」的一聲令下,10條魚雷同時出管射向敵艦。「只聽得三聲巨響,把敵艦攔腰炸成兩節,即刻葬身海底。這 正是兵力運用,存乎一心也。」

522分,「劍門」號完全沉沒在東山島東南38浬處而葬身魚腹。魚雷快艇放雷後,全速撤出戰鬥,這時,艇隊離敵艦不到100米,敵艦爆炸時飛出的殘片落到了119122艇的甲板上。如果沒有英雄的膽色和高超的艦操技術,快艇就可能撞到敵艦上而粉身碎骨了。


天已逐漸拂曉,燦爛的朝霞照耀著艇隊勝利返航。6時許,鮮紅的太陽在水天線上冉冉升起。岸指來電:靠岸邊走,部隊撤至岸邊就是勝利。7時,敵機 416架次飛臨上空。隨即,又接岸指電報:天上有飛機掩護你們。官兵們抬頭一看,果然我軍飛機在追逐敵機。敵機不敢迎戰,倉皇逃離現場。在廣州空軍的掩 護下,我艦艇於1015分,全部返回基地。161艦由於漏抄兩份導航電報,航程迂迴過遠,未能趕至戰區參戰。


這次海戰,是我海軍有史以來的創舉,一舉擊沉蔣幫兩艘軍艦,擊斃蔣幫海軍巡防第二艦隊少將司令官胡嘉恆以下170人,俘「劍門」號中校艦長王韞 山以下33人。我2艘高速炮艇、2艘魚雷快艇受傷,犧牲4人,傷28人。我魚雷快艇131132艇受輕傷,傷2人,消耗450毫米魚雷19條,14.5 毫米槍彈329發,12.7毫米槍彈303發。戰鬥中,官兵們表現出英勇善戰,不怕犧牲的革命精神和艱苦奮戰,堅忍不拔的戰鬥作風以及不畏強敵,小艇敢於 打大艦的英雄氣概。高速炮艇611艇中彈17枚,人員傷亡過半,3部主機被打壞,前艙進水1米多深。他們艱苦奮戰,排除萬難,堅持到最後勝利,湧現出「鋼 鐵戰士」麥賢得戰鬥英雄的光輝形象。機電兵黃汝省頭部、胸部負傷17處,全身鮮血淋漓,仍毫不畏懼,始終操縱機器,堅持到最後勝利。「八·六」海戰是「高 快協同」作戰的光輝典範。指戰員們以革命英雄主義氣概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自我犧牲精神,又一次創造了小艇打大艦的英勇戰例。戰後,國防部通令嘉獎 參戰部隊,軍委海軍授予護衛艇(高速炮艇)611艇為「海上先鋒艇」、魚雷快艇119艇為「海上英雄艇」光榮稱號,國防部、共青團中央授予麥賢得「戰鬥英 雄」、「模範共青團員」稱號。高速炮艇榮立一、二、三等功的功臣很多。魚雷快艇119艇艇長許永江、電訊兵石鎖才、魚雷兵韓傑、131艇輪機長梁妙光、 132艇輪機長梁鎮祥、120艇電訊兵王彥仁榮立一等功。副大隊長張壽贏、120艇代艇長馬開富、121艇艇長周傳宣、122艇艇長令狐世雄、136艇艇 長鐘家富、119艇雷達班長何杏生、信號兵閆培林、131艇輪機兵秦永明榮立二等功。張壽贏、許永江、梁妙光、梁鎮祥等10多名戰鬥功臣受到了毛澤東、鄧 小平等中央領導的親切接見。


「八·六」海戰是我軍建國以來的第一大海戰,一舉擊沉兩艘敵艦。「八·六」海戰後,蔣幫深感完全喪失了制海權,他們的「國光計劃」成了泡影。其 「反攻大陸」的美夢也就化作一枕黃粱。此後,蔣介石台灣當局的軍艦再也不敢在台灣海峽西側游弋。「八·六」海戰,不僅開創了我人民海軍小艇打大艦、「高快 協同」作戰的光輝典範,而且開創了台灣海峽一個時代的安寧。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http://www.taiwancon.com/51639/86%E6%9D%B1%E5%B1%B1%E6%B5%B7%E6%88%B0%E7%9A%84%E8%8D%92%E5%94%90%E6%AD%B7%E5%8F%B2.htm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