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0芒果日報--支那新聞--酸奶貨車路上翻,欲哭無淚遭哄搶

140420芒果日報--支那新聞--酸奶貨車路上翻,欲哭無淚遭哄搶

酸奶貨車路上翻,欲哭無淚遭哄搶

【芒果日報/中國新聞衷心】本報過去多次闡述中國人的民族劣根性,從以前開始,中國就不是國民黨所說的甚麼禮儀之邦,相反的,在很多的情形之下,中國人的習慣如同盜匪,哄搶就是一種中國的特殊現象。


其實每過一段時間,我們都會聽聞中國又發生了哄搶事件,往往在車禍現場,一堆賊民跑到車禍現場,搶走貨車上翻倒的物資,占為己有,即使警察到場,好像也阻止不了這種現象,所以說,這難道是一種中國是的風俗嗎?


這篇大紀元的報導,當中還有記者被嗆「不拿白不拿」的橋段。有了車禍,不但不伸出援手,還要搶走車禍苦主的貨物,這是怎樣?國民黨台奸集團想要大規模開放中國人來台置產,到時候,你在台灣貨車翻覆了,過來的民眾不是來對你伸出援手的,反而是來搶走你的物資的,到時候,你能想像這樣的事情在你我身邊發生?

先前本報報導的哄搶事件,遭轟搶得有雞蛋、啤酒、橘子、甚至救災物資,都出現這種現象,中國人要進步成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這這種行為模式,可以的,可能等二十四世紀吧。

中國酸奶車翻車遭百人哄搶 貨主急着想哭

凌晨貨車側翻,酸奶撒了一地。老闆尤先生連夜趕到國道324線九龍嶺下坡路段。途中,他心裡挺暖的,有3個路人幫忙報警,搬酸奶到路邊,還攔下過往車輛,以防發生危險。
可長夜過後,這股暖意直墜而下,成了心寒。17日早上810分左右,上百名圍觀者突然沖了過來,不到一小時,就將留在現場的2000多件酸奶搶光,甚至連落在地上的破紙箱,都有人搶去。現場一片混亂,直到當天上午9點,才有一人報警,可警察趕到時,酸奶已被搶光。
尤先生和現場五六位交警一度想制止,可趕走一個,又過來兩三個。他急得想哭,卻只能一聲長嘆。

3
路人幫忙報警 攔住車流防事故



17日凌晨1點,一部江西牌照的大貨車,在國道324線九龍嶺下坡路段失控側翻,酸奶撒了一地。司機鄭先生沒有受傷,但同伴馮先生正在駕駛室後排睡覺,醒來時,他的左肋骨已斷3根,渾身多處刮傷。
凌晨14分,平和人朱先生和2個朋友開車經過,趕緊幫忙。一下車,他們就聽到車頭里有人在喊救命。走近一看,朱先生倒吸了口涼氣:車頭頂蓋都被削掉了,操作台也撞得稀巴爛,看了一會兒,他才看清被困的馮先生在哪。二話不說,他趕緊報警。
貨車後面50多米的路面鋪滿酸奶,只有1個車道可行車。這時,不少貨車、挂車不斷從坡頂下來。朱先生叫2個朋友留下幫鄭先生將酸奶搬到路邊,避免被壓壞。他冒險逆嚮往坡頂跑去,揮手大喊,提醒過往車輛停車。
龍海市消防大隊、九湖鎮交警中隊過來,將傷員救出。
交警接管了事發路段,但朱先生3人仍然留下,跟警察一起,把部分酸奶挪到路邊,忙到17日凌晨3點多。


不到1小時 2000件酸奶被搶光

17日凌晨,老闆尤先生聞訊從泉州趕來,途中已經知道朱先生和交警幫忙,心裡一陣暖。
尤先生說,這車酸奶有6000多件,是從廣東運往泉州的。他們連夜轉移,到17日早上8點多,4000多件完好的酸奶已經搬上另一貨車。
忙了個通宵,尤先生心裡的暖意卻突然變成了心寒。
天亮后,不少人圍觀,有人悄悄偷走酸奶。
17日早上810分左右,幾乎就在轉運酸奶的貨車開走那一剎那,哄搶,開始了。
四五十個人,一起衝過來。尤先生說,不知誰喊了一聲上啊,場面就失控了。像打仗一樣,拚命搶,拚命搬。
這樣混亂的場面發生在自己眼前,尤先生一陣苦笑,心疼死了,也失望死了。
尤先生和交警曾試圖制止,但趕走一個,馬上又上來兩三個。到17日上午9點,不到1小時,2000多件來不及運走的酸奶,全部被搶空。


徒手挖水溝泥漿 找尋零星酸奶

17日上午9點,記者趕到現場。此時,酸奶幾乎被搶空,50多米的路面上,到處是破紙箱。
50多人還在現場不肯離去,有人盯着破紙箱,一個個翻過去,撿拾零星落下的酸奶;有人盯着路邊的排水溝,徒手探入泥漿,將沾滿污泥的酸奶撈出。
不一會兒,排水溝里的很多雜物和泥土被翻上了路面。路邊,30多輛摩托雜亂停放,幾乎每一輛上面都綁着幾麻袋、幾塑料筐酸奶,混合著泥土、柴油的氣味。
現場,還有一個大叔問記者:你怎麼不要?記者告訴他,不忍心,也不能夠。
你不搶就是個傻子!大叔說完,騎摩托走了。


酸奶搶光了 破紙箱也有人搶

17日上午9點多,2部吊車現場起吊事故貨車。貨車每被抬高一點,人群就一陣騷動:貨車車頭、車身底下,仍有不少酸奶。不斷有人衝破交警、路政和工人的封鎖線,爬到車底爭搶。
不要再搶了!再搶就把你抓起來!九湖交警中隊交警石明輝看着心急,車在起吊,萬一出了意外,你們還要不要命了?
可人群稍稍安靜了一會兒,又繼續瘋狂。石明輝已經60歲了,喊得嗓子都啞了。他的其他同事也在忙着疏導交通,無暇顧及。
17日早上948分,事故貨車被扶正。壓在車頭的最後一點酸奶,遭10多人搶奪,這些人還吵了起來,不斷罵出髒話。
尤先生看着眼前的爭搶,苦笑着說:就算是替我清理現場。
10點半左右,記者準備離開時,看到兩三個人正在收拾破紙箱,還小聲嘀咕着:來晚了,來晚了,這些紙箱我們帶回去賣點錢。
人啊!尤先生一聲長嘆。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