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8芒果日報--日治史實--中據時成四不像,台北城門真悲慘



中據時成四不像,台北城門真悲慘



【芒果日報/日治史料中心】台北府城的城門其實是台北鄉紳集資興建的公共建設,到了日治時代拆除城牆,連西門(寶成門)也一並拆除,遭到當地是身群起非議,後來日本政府就從善如流,並沒有像劉政鴻一樣宣示非拆不可,其他的城門也就被保留下來。不但保留下來,日本政府還原貌保存,還登錄成了「天然紀念物」加以保護。

後來,蔣介石逃到台灣,中據時期開始,蔣介石竟然下令將東門、南門、小南門加以改建,把閩南式的城門改成了中國北方宮殿式,硬是強姦了在地文化,眼中容不下其他文化的蔣政權,這種逃難的落敗軍閥,眼中是沒有文化的,遑論文化資產的保護?

如今國民黨文化保護的觀念有進步嗎?當然沒有。苗栗縣長劉政鴻拆除後龍的磚窯,然後卻硬要引進中國的客家土樓,這就和蔣介時當年改建台北府城的城門一樣,摧毀在地文化,硬要植入與台灣毫不相關的中國文物。



議員塗掉景福門黨徽 郝嗆送辦

〔記者林恕暉/台北報導〕為抗議國民黨徽被重新漆在景福門上,台北市議員莊瑞雄、黃向?、劉耀仁昨天上午八點四十五分冒雨爬上景福門,自備油漆塗掉城門北側的國民黨徽,還在施工鷹架上懸掛抗議布條;有工人還私下向他們說:「你們要把黨徽塗掉喔?做得好!」

現場工人:做得好!

台 北市長郝龍斌聞訊表示嚴厲譴責,強調古蹟有黨徽是否恰當社會可公評,但爬上古蹟塗銷黨徽已是非理性行為。他也覺得古蹟塗上黨徽不妥,前總統陳水扁當市議員 時也曾質詢過,但當上市長、總統也未處理此事,解決此問題須依民主程序,任何人都沒有權利下令塗掉,議員行動已凌駕市民之上,市府將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將 他們移送法辦。

莊瑞雄等人廿二日發現市府以整修古蹟名義將國民黨徽重新漆在景福門上時,就曾強烈質疑,昨天上午更自備工具、油漆、布條,爬 上景福門,塗銷景福門北側的國民黨徽,南側則因文化局請工人以帆布覆蓋,未被塗銷,整修城門的工人當時也在場,並未制止莊瑞雄等人,現場引來不少民眾圍 觀,雖就在總統府不遠處,但並無員警或國安人員到場。

莊瑞雄等人爬上景福門時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三人被淋得全身溼透,仍堅持拿著油漆塗刷,以白色水泥漆塗銷新漆上的藍白國民黨徽,並在古蹟鷹架上掛布條抗議,指控「國民黨太鴨霸」、「吃台灣人夠夠」、「一黨獨大」。

他們原以為這一帶戒備森嚴,最多只能爬上去塗一下,沒有想到可以輕輕鬆鬆爬上去、慢慢塗;一旁還有工人私下說:「你們要把黨徽塗掉喔?做得好!」

莊瑞雄:塗上去的黨徽 怎是古蹟

對於市府指控他們違反文化資產保存法,具律師資格的莊瑞雄說,「只塗上去三天的國民黨徽」怎麼是古蹟?就算連以前國民黨徽來算,最多只有三、四十年,也不能算,若法院判決要恢復原狀,「最多我再負責把黨徽畫上去」。

黃向群、劉耀仁說,清朝興建城門時,哪有黨徽在上面?日治時代還把城牆列為古蹟,國民黨太鴨霸,來台灣就在城門興建牌樓、漆上黨徽,現在又藉故重新塗上黨徽,根本是欺負台灣人民,「我們只是恢復原來沒有黨徽的樣子,哪裡是破壞古蹟?」

面 對外界質疑市府高層竟然不知道景福門重新塗上黨徽,文化局長李永萍說,粉刷整修古蹟只是「簡易工程」,由於景福門日久斑駁,才會進行修復,修復審圖程序比 較簡單,「未經我決行,就送交文建會備查」,她事先確實不了解,「台北市有一百多個古蹟,我不可能一個一個比對圖案」。李永萍強調,「不是文化局自己要把 黨徽塗上去」,黨徽在民國五十五年整修後就在上面,文化局只是依原有形貌修復。

李永萍說,黨徽是否應該塗在古蹟上,涉及古蹟認定範圍,屬於 文建會權責,景福門是國定古蹟,議員明知有觸法嫌疑,卻仍爬上景福門塗銷黨徽,市府蒐集證據後,會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第九十四條第二款規定,「毀損古蹟之全 部、一部或其附屬設施」,須處以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罰金,移送法辦。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攀景福門塗掉藍黨徽 綠議員:清光緒10年就有?笑死人!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位在凱達格蘭大道盡頭的國定古蹟景福門,上頭有個國民黨黨徽,台北市政府坦承不妥,預定在27日召開公聽會決定是否去除,但今(26)日一早,民進黨議員搶先一步擅自爬上景福門,用白色油漆把黨徽整個塗白,台北市長郝龍斌知道後非常生氣,除表示遺憾外也譴責塗漆的議員。

「我們是在保護古蹟原貌,清朝就是這樣啊,還黨徽咧?哪有可能啊!實在是噢清朝光緒十年有黨徽,笑死人了!國民黨也是隨便弄,這做的很粗造,當年在做的時候一定有偷工減料啦!」看不慣景福門上竟然有國民黨徽,民進黨市議員莊瑞雄、黃向群與劉耀仁冒著大雨也要把黨徽塗白,還在鷹架上掛上白布條抗議國民黨鴨霸。

莊瑞雄等市議員表示,本來一大早來到景福門,原本盤算是若有人阻止的話,就拿個刷子「隨便塗一塗」,結果哪知道時間那麼充裕,「就拿這個慢慢塗啦、畫素描啦、慢慢這樣描,畫的很漂亮,隨便我們畫,畫了十道耶,畫的多厚啊,黨徽再見,以後大家多開心啊對不對?」

儘管臉上還沾著白漆,3名議員還是很得意,並且表示,景福門早在光緒年間建造,是到了民國55年才被國民黨加了黨徽,台北市文化局花700萬修復國家古蹟,要劃也該是國徽,為何當成國民黨的黨產劃上黨徽。

儘管民進黨議員振振有詞,但台北市長郝龍斌則市非常生氣,痛批莊瑞雄等人明明知道27日文化局就要召開公聽會,決定黨徽存廢,卻擅自在景福門上塗漆,除了譴責更深表遺憾,而且他們的行為涉嫌違反文資法毀損古蹟,北市府會蒐集相關證據,移送法辦。

台北市文化局長李永萍也表示,景福門屬於國定古蹟,民進黨議員今天的行為已涉及毀損古蹟,是否違反文資法令,是文建會的權責,而依照文資法第94條,可以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併科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金。她表示,市府也會要求轄區警員加強巡邏,一旦再有毀損古蹟情況,將以現行犯移送法辦。

景福門位於台灣台北市中正區,位在仁愛路、信義路、中山南路及凱達格蘭大道等數條道路交會路口圓環上,東面與國民黨前中央黨部大樓(現為財團法人張榮發基金會)相望,西面與中華民國總統府遙望。


資料來源:NOWnews



議員質詢郝龍斌拍馬屁,文資法遇到馬英九就轉彎新聞稿

簡余晏部落格

2009-05-26

台 北市議員簡余晏、李慶鋒、陳建銘26日在市政總質詢時質詢市長郝龍斌,什麼叫拍馬屁?看看台北市古蹟就知道了!孔廟、臺北北警察署門口,都留下吹捧馬英九 的證據,孔廟古蹟裡面掛上了馬英九署名的牌匾、古蹟北警署門口竟然釘上釘子,掛上是「馬英九親筆墨寶」的木製招牌。議員痛批,市府高舉「文資法」大旗,但 文資法遇到馬英九就轉彎,北市拍馬屁連古蹟也不放過!

此外,簡余晏、李慶鋒、陳建銘拿著抗煞英雄醫師林重威的父親林亨華校長與台北市政府打國賠官司的厚厚一大疊判決書及官司資料,簡余晏質疑,誰才是真正的抗煞英雄?是那個穿全套隔離衣的葉金川嗎?犧牲生命的林重威家人竟然還要歷經三年多的官司煎熬,花了六十餘萬元的律師費用,市府二審、三審都輸了, 沒想到台北市政府還要對抗煞英雄提出再議,簡余晏在議場質疑,東星大樓案打了九年的官司、 sars捐軀醫生家人花了三年多打官司,現在,五一七遊行遭警受傷的兩位傷者 68歲的張忠雄及67歲的徐仁山現在是否也得打國賠官司?市府是否會像東星大樓一樣花納稅人三四百萬元請律師,像對抗煞英雄林重威一樣花錢請律師,來欺侮 受苦受難的人民呢?人民那有三年、九年的時間向市府打官司求償?

簡 余晏在議場念出林重威案歷經三審與再議之後的判決內容,「未執行落實院內感控職務所致」,法院認為聯合醫院只有口頭要大家加強防護,卻沒有積極醫護器材等 協助,是公務人員怠忽職守,適用國家賠償。而郝龍斌市長則在質詢中承諾,既然市府道歉了,就會先積極和解談賠償,不會逼人民再花錢請律師向政府打官司。

針 對古蹟與拍馬屁議題,簡余晏、陳建銘、李慶鋒今天嘲諷市政府,馬屁可能很香,否則為什麼市府爭相掛上馬英九的墨寶,2006年的大同分局(台北北警察署) 掛上了馬英九親筆墨寶「台灣新文化紀念館籌備處」,2009年孔廟掛上了馬英九的「道貫德明」匾額!簡余晏指出,孔廟大成殿正中間,高掛著19508月 蔣介石送給孔丘的「有教無類」,下面則是馬英九20089月送給孔丘的「道貫德明」,簡余晏表示,馬英九除了很計較他在國道五號跑步慢了兩分兩秒,馬英 九應該也很在意走進孔廟是不是從神走的中門進出,以及古蹟上掛匾額所展現的帝王權威,簡余晏表示,馬英九可能很計較這些匾額木牌能否讓人民認知他的「偉大」。

簡余晏說,市府2006年曾古蹟北警署上面,釘釘子掛上馬英九的「墨寶」,但大同分局興建於日昭和八年〈西元1933年〉,原為「臺北北警察署」,市府已指定 為市定古蹟。2006年台北市政府在大同分局三樓大興土木,興建80坪的廳舍,供新文化運動館開館籌備處及展館之用。市府新聞稿內容也證實,懸掛在警局門 口的「臺灣新文化運動館籌備處」木牌是馬英九「親筆墨寶」,依照文資法三十條規定,營建工程及其他開發行為不得破壞古蹟之完整、 遮蓋古蹟之外貌,罰單最高可達五十萬元。議員要求市府應先針對大同分局、孔廟古蹟拍馬屁掛馬墨寶一事,依法開罰。

議員要求,如果市府要對上午的市議員開罰,那請先處理孔廟牌匾、北警署門口的馬英九墨寶招牌吧!不要一面高舉「文資法」大旗,但「文資法」遇到馬英九就自動轉彎!



以上內容摘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