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1芒果日報--日治史實--台北大橋公學校,海水浴場學游泳



海水浴場(比較篇四)

海水浴場的觀念濫觴於1796年的英國,到了十九世紀,已在歐洲國家盛行。臺灣四面環海,日本殖民政府鼓勵休閒活動,強調體育訓練,在醫學保健的支持下,臺灣海水浴場最遲在二十世紀初就已經出現。

1907年八月,《漢文臺灣日日新報》鼓勵群眾赴海水浴場消暑解熱,並詳述淡水地區海水浴場路線、風景與休憩商店。新竹市西北方的南寮海水浴場,設立於1916年(圖1);高雄西子灣「壽海水浴場」於昭和年間已發行主題明信片(圖2)。日治時期鹿港詩人施梅樵在〈鄉友招遊海水浴場即景四首〉中寫道:「浪靜波平水氣涼,泳游競脫穢衣裳」(之一);「入浴群兒偏膽壯,遨遊水國地天寬」(之三);再如新竹張漢〈登大沙灣廢壘〉「眼底大沙灣,浴客正如蟻」。這些報紙、照片、詩歌等都可說明早期臺灣海水浴場的樣貌。



詩人鄭家珍於昭和二年(1927)八月五日,同曾許二生,避世偷閒,一遊山腳海水浴場(今通宵海水浴場),詩題就叫〈丁卯1927八月五日同曾許二生遊山腳海水浴場順途至秋濤家小憩二首之一〉,鄭家珍詩云:



汽笛西風驛路秋,雷車曉過上溪洲。偷閒且暫塵囂避,得趣相期汗漫遊。

金粉已銷餘白地,綺霞欲晚幻丹邱。水仙自有天然操,何用成連別刺舟。



鄭家珍(1866-1928),字伯璵,號雪汀,新竹縣人。光緒20年(1894)舉人。對天文、地理、曆法、算術、星相、卜筮等學有專精,曾設館教學。

從首聯的「汽笛」、「雷車」來看,刻畫的應該是火車。那麼「驛路」則是鐵道。「汽笛西風驛路秋」註明季節、「雷車曉過上溪洲」寫出時辰、地點。在秋風徐來的早上,列車過了上溪洲。

頷聯描述百忙中抽空一遊山腳海水浴場,以解人世煩喧。「塵囂避」與「汗漫遊」是「避塵囂」與「遊汗漫」的倒裝句,「偷閒且暫塵囂避,得趣相期汗漫遊。」對仗工整,極有層次偷閒」以避人世塵囂,「得趣」於隨意遨遊之後。

頸聯是對彩色句,「金粉」、「白地」,「綺霞」、「丹邱」,將黃昏時陽光的微妙變化精鍊到一對句之間,這是詩歌的審美特色。

「金粉已銷餘白地」。作者將西斜的陽光統馭成「金粉」二字,不管黃昏如何耀眼,日落後依舊回歸一片空白;光芒褪盡,只留下純色大地。「綺霞欲晚幻丹邱」,再以綺麗雲霞的豐富色彩,比擬成仙境。這種平淡前的璀璨,非常曼妙。

尾聯用事典,藉賓襯主,通過伯牙學琴的典故摹寫海浪聲。

春秋時期,伯牙拜成連為師,學了三年,總是少了神韻。有一天,成連對伯牙說:「我的老師方子春,居於東海,我帶你前去,讓他授你隨物感動的琴技。」於是師徒倆駕船到了東海蓬萊山後,成連說:「你在此練琴,我去尋師父。」說罷,搖船遠離。

過了十天,成連沒有回來。伯牙在島上傾聽澎湃濤聲,望著深不可測的山林,不時傳來群鳥悲號,伯牙豁然大悟,作了一曲《水仙》。沒多久,成連搖船返回,聽了伯牙演奏,高興的說:「你已經是天下最出色的琴師了!」伯牙十分感佩老師讓他在大自然中尋求真切體驗,成為操琴高手。

詩人「據事以類義,援古而證今」,藉上述故事,用「水仙自有天然操,何用成連別刺舟來形容海浪可感的節奏,與自然天成的撼人聲韻。

此乃一首紀遊詩,聽滔,踏浪,戲水,看看夕陽,數數遠帆。人群縱然散去,卻是悠然的令人流連忘返。可惜詩人對1927年的通宵海水浴場沒有進一步說明,留作今昔對比。倒是黃水沛的七言古詩〈臨海旅舍觀海水浴〉,有一些新見解。



南來覺熱自苗栗,客舍臨海不為疾。倚欄看遍浴淺沙,一樣炎天汗不出。

文明教育體偏強,一洗文弱舊時失。裸體飜波人而魚,身手男兒誇乙乙。

女子胸部亦豐盈,雜泳其間情逾密。我聞夷狄有異風,浴河男女自擇匹。

文極斯野野斯文,物理之極反其必。此風旣長愛自由,何勞誅意董狐筆。

老子頗憐得遨游,風情留與酒後述。為道浴沂無此景,流連共忘欲斜日。



黃水沛(1884-1959),字桂舟,號春潮。臺北人。日治時期曾任公學校教員。戰後,任臺灣米穀同業聯合會常務理事,常有詩作發表在《臺灣詩壇》。

這是黃水沛於日治後期,從苗栗縣的旅社觀看海水浴場所記述。「南來覺熱自苗栗,客舍臨海不為疾。倚欄看遍浴淺沙,一樣炎天汗不出。」旅社靠海,清風徐來,水波送涼,倚欄看遍男女「浴淺沙」,所以不覺得熱吧!

二戰時物資缺乏,臺灣的海水浴場被拆卸一空,光復後劃為海防禁區,後來才逐步興建開放。

當年苗栗縣有兩處聞名的海水浴場,一是崎頂,二為通霄。崎頂海濱休閒園區位於竹南崎頂火車站後方約兩百公尺,在2009年停止營運,通霄海水浴場則於2010年歇業,所幸於2012年五月重新開幕。

詩中沒有說明在那一處海水浴場,不過描摹「浴淺沙」之外,倒有幾項重要的刻畫值得一提。

其 一是「文明教育體偏強,一洗文弱舊時失。」的體格培育記載。當年的教育方針鼓勵體育,鍛鍊青少年有個強壯的身體,「裸體飜波人而魚,『身手男兒』誇乙乙」 作為日本建軍後盾。吳景箕〈海水浴場作〉「涼風萬斛湧天地,銷暑灣頭喧『健兒』」,高文淵〈淡水海浴卽事〉「潔身我願除塵垢,『熱血兒』皆學泳游」。可見 游泳是日人強調的文明教育,也是強身健體的主要項目。

其二是「現代化」的引導下,民情風教漸開,男女同在海邊戲水已習以為常。「女子胸部亦豐盈,雜泳其間情逾密。」前句大膽描述女子身材,這在古詩中可謂創舉。表面上是單一形容,實際上是概括當年社會狀況。吳景箕〈海水浴場作〉有「風微海晏夏日遲,男女聯肩戲芷湄。」林子楨〈淡水海浴卽事〉亦有「二八佳人共學泅,破浪還俱才萬里。」筑客在大正年間的古詩題目就說:「基津大沙灣海水浴場,每當盛暑,士女如雲,爭游泳于驕陽之下……。」詩中這些觀察都可以道出日治時期已經突破男女之防。

本 詩的另一特色乃詩人支持「自由戀愛」。「我聞夷狄有異風,浴河男女自擇匹。文極斯野野斯文,物理之極反其必。此風旣長愛自由,何勞誅意董狐筆。」正面肯定 西方男女可以私訂終生,野蠻而後文明,文明之後歸返自然;事物發展到極點,必然會向反方發展,並對於自認為「董狐筆」的批評者予以反擊。

最後從「老子頗憐得遨游,風情留與酒後述」詩中得知,作者喜歡四處游玩,還能喝上兩杯來個酒後吐真言。續而詩人用了一個《論語》中的故事──「浴乎沂」作為支持男女平等,自由戀愛作總結。

一天孔子問學生如果有人要重用你們,麼表現呢?」子路、冉有、公西華等都相繼表白了「被重用」後的抱負曾點(字子皙,曾參的父親)則表示與他們不同的願望,他說: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夫子喟然嘆曰:「吾與點也!」

曾點不求富貴權力,但願在暮春三月,穿著剛剛做好的春裝,帶上五六個成年人六七個小孩,在沂水裡洗洗澡、游游泳,然後在舞雩台上吹吹風,最後一路唱著歌回家。孔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贊成曾點的想法。

以上是「浴乎沂」的典故,歷來引用的詩詞很多,如蘇轍「舞雩便可同沂上,飲褉何妨似洛陽。」楊萬里「向來沂上瑟聲希,由求相顧只心知。」王奕「人表何時,誰生過魯,願企高風慕浴沂。」這些詩詞多用「浴乎沂」典故來比喻高尚情操。但是黃水沛在本詩中強調的卻是另外一種轉化語意。就算沐浴沂水的曾點,也看不到男女在一起游泳,貪戀玩樂到忘了夕陽快要西下的場景。「為道浴沂無此景,流連共忘欲斜日。」



這兩首詩讓我們見到了昭和二年(1927)詩人鄭家珍遊海水浴場,欣賞黃昏美景,聽濤拍岸的感受。以及日治後期黃水沛從觀海水浴場景況,轉伸為社會風氣漸開的理解與迴響,並對新思潮與舊觀念的爭執作一批判。是一首充滿時代意義的古詩,表達日治時期的體育規劃和社會風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