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7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共匪一個也沒打,虐死台灣子弟兵



共匪一個也沒打,虐死台灣子弟兵

【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揭發中心】馬英九台奸政權外交休兵,國防廢弛,洪仲丘士官遭操死案是國防廢弛的副產品。這些軍隊在馬英九與中國卑躬屈膝之後,不知為誰而戰,不知為何而戰。從中華民國時期的國民黨,在中國的時代兵役制度就是亂七八糟,軍中的行政也是一蹋糊塗,亂搞一通,從來都沒有個像樣的軍中行政體系,因此這種只會欺壓部屬、與同袍鬥爭的軍隊,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一旦發生戰爭,不是被殲滅,就是投降,要不然就是敵軍還沒殺到,就逃之夭夭。



因此,從國民黨的戰爭史就可得知,不戰而降者有之、全數遭殲滅者有之、敵軍還沒殺到,放火燒城挖掘黃河堤也有之。甚至在中華民國完蛋前夕,國民黨軍隊為了補充兵源,竟然在四處隨機抓兵,有的人就是走在街上,莫名其妙的被抓去當兵了。



以下的這篇文章,就是敘述體驗過軍旅生活的人,都會感受到這種軍隊能夠用來作戰嗎??所有的訓練,似乎對於軍隊的作戰能力好像幫助不大,但卻能樹立權威。種種怪現象一定讓你瞠目結舌,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沒錯,關於洪仲丘的案子,媒體播出的、名嘴質疑的、家屬爆料的,均是軍中常態。士官長帶手機入營、長官懲罰特定下屬、營內打麻將、不當管教等等事態,均是軍中的百態,甚至比這些更難以入耳的醜聞,比比皆是;且真的比比皆是,至少在10年前我那個年代是如此。



還記得當初回國當兵時,沒有那個臉敢學Jolin表弟,在捷運站裡面大鬧『這不是肯德基!』而必須服正期的兵役,囿於從未在台灣上過軍訓課,所以大濕的役期連一天都沒減免過,所以當下的不甘實不難想像。



也就是因為軍中是個封閉的團體,所以新入營的弟兄,通常抱有恐懼與不安感,初入新訓時,我當然也是嚇出多年不見的『恐慌症』。但就以為我的狀況已很慘時,一位也是來自台北市的大專士官小陳跟我說:『沒當過兵,真不知自己的抗壓性如此的低!』



我可以看見這位身高177,體型粗壯的高材生,在對我吐露這些『恐慌』時,眼睛幾乎泛紅、言語顫抖,連數饅頭的日曆都不敢正眼瞧,哪怕會因為日子過多,忍不住翻牆躍入老百姓圈。但這位陳班長,不久後在營區內混的不錯,很快就開始背值星,還記了我幾班『基本教練』,真是一樣米,養百種不同命運的人。



在下部隊後,一般弟兄最難耐的當然就是『學長學弟制』,比方說新進弟兄必須擔任36個月不等的非自願性打飯班、幫學長洗內褲、早晚五查與晚點名時叫你唱軍歌,踏步跟胸部同高,然後再加幾個刺槍訓練,而且常常是洗完澡後這樣搞你。讓你滿身臭汗。



當然還有更多的整人方式,有些程度較低的學長,甚至會叫你去吸煙區背誦用槍時機、逼你吸煙、嚼檳榔,然後再踏步。晚上就寢時叫你用英文答『檳榔西施』的英文是什麼,或是老美都如何叫床等怪問題,然後連問2個小時不停。或是叫你跳麥克的月球漫步。



更扯的是,有些沒有水準的學長,甚至會動手扯你頭髮,提早叫你站哨、拖哨,一位有『背景』的弟兄,還一度揚言要拿菜刀砍人。這些都是在軍中常發生的事。



至於洪仲丘案子中的只准長官帶手機,自己則不行,或是士官長於營區打牙祭,打麻將,甚至打卡,那是再正常不過的,還記得大濕在宜蘭的補給庫營區中,那位有賭 癮的庫長,還會拉站哨弟兄下來打牌,喝高粱,槍與子彈則擱在哨所上;甚至在休假時,威脅這位弟兄赴庫長家中續打,誰叫他要贏長官錢?



而當你以為已經夠扯時,聽聽這個:一位曾在本分庫擔任值星的謝姓排長,再回到桃園的總營區時,甚至與營區中幾位不肖長官,一起集資開地下錢莊,甚至插股應召站、搞賭盤,誰叫他掌握客源,不是說『軍中有軍紀(妓)』、『三信心要堅如鐵嗎?』,這位排長就幫你安排一些軍妓給營區弟兄享用,順便以借10萬給6萬,再以月息20分放高利貸,剩下可玩一把梭哈。



這些新聞都是大濕親自經歷的案例,讀者甚至可上網google,找到的那幾位害蟲,十有八九就是他們。所以當我聽到洪姓士官的遭遇,只能會心一嘆,他的遭遇, 任何一個當過兵的人,都能如數家珍,只是他比較極端,臨界退伍時,還會被軍中長官遭如此不盡人情,甚至冷血的待遇,其中一定有隱情。



拿我當例子,再回到上述那位謝姓排長,他其實對我很有成見,認為我的歲數跟他相仿,而且會質疑他的權威,所以在一次颱風天中,營內的倉庫需要重整,但囿於風雨漸漸變大,眼見再不撤退,庫房恐會塌陷,剩下的人,恐會被庫房中的軍品給砸中,因此必須快速離開。



但神奇的是,這位排長,不知為何,卻要我獨自留守四行倉庫,我當場聽了傻眼。原以為他會陪我一起留守城牆,沒想到,正當我定神時,他也一溜煙的不見蛋。眼看庫房內的油桶、鐵鍬、斧頭等軍品搖搖欲墜,再死守,恐怕小命不保,我也不管什麼軍令如山,拔腿就跑。



當然我比較幸運,在營區有個『美國大兵』的綽號,人緣不差,所以這位狗官才沒繼續追究。因此一聽洪姓下士的遭遇,我粗估,得罪長官的機率的確不小,但也有可能看見『不應該看』的東西,使這個綠色巨塔內的魔爪,最終要了他的命。



各位要瞭解,我們的軍隊,自始至終都不是培養來打仗用的,而是一間全球最貴的養老兼洗錢中心。我們一年的國防預算是3,000億新台幣。約莫為一年可建6座台北101、一個半核四、3/4個高鐵、與10012年國教不需排富。



但這些錢,一半拿來讓這些軍官吃宵夜,另一半則給美國老爸當作保護費用,買一堆過時、過貴、過爛的武器。但真正的戰爭,已經40多年沒打過,連偶爾開個紀德艦到南海宣示主權,都要打電話跟美國老爸報備,還來個軍機酷似『被失事』事件。所以我們養國軍的目的,自始就不是防衛用。這些年邁的士官長們,必須捍衛自己的生存權,所以其封閉性與官官相護況,就可想而知。



此外,台灣的兵役制度,造成性別歧視,為何只要男性當兵?女性為何不要?以色列就有女兵。不要跟我說是因為怕過操,台灣的軍隊,已經好久沒有過操的現象了(前提是不得罪長官)。且如此不公平的兵役制度,會造成往後男性就業的不公。且不要以為只有中東這些戰爭區會制定女性須當兵的規定,連挪威這個爽爽北歐國,女性也必須履行1年的當兵義務,原因不是別的,就是要落實女性常常鼓吹的『男女平等』。



那難道我是主張女生一定也要當兵嗎?不是,我認為應該逐步廢除目前的徵兵制,然後採男女共存的靈活募兵役,女性名額有一定比例的獎勵入伍,甚至強迫徵兵性質,使新兵的男女比維持在82;之後再慢慢向上調至64,甚至55。再將省下的錢,投入教育中,且每年減少2%的國防預算,20年後減半現有規模。



如此,每年就會有60億的剩餘歲收。而剩下的軍種,均為以從軍為己任的專業軍人。增加女性軍種與培育職業軍人制,會大幅減低洪姓士官遭凌虐的機率;一來,當兵的人少了;二來,軍種的品質高了;三來,軍種多元化,可增加透明度。這才是杜絕軍中亂象長遠之道。



文章出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5/26芒果日報--文教新聞--林奕含勇敢求援,無恥婦團拒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