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8芒果日報--台灣史論--大航海時代台灣不缺席



蕭泰雄
大航海時代前後散佈於台灣各地的日本人海商(一)

大航海時代前後,真正中國海盜雖有進出台灣,但都不敢久留,也無法久留。東來的荷蘭人,在『熱蘭遮城日記』中荷蘭人所稱的中國海盜,都是日本海商。

台灣在大航海時代前後,日本海商大財團,在台灣各地散佈著採購基地,除收購台灣人的鹿皮、獐皮、魚干、砂糖,也與台灣人海商交易自中國運回的唐貨。日本海 商則自日本運來供應台灣人所需的鹽與鐵。船舶於每年東北季風快結束之前,即每年四、五月,均會進駐台灣。於南風季節的夏天快結束前,將在台灣收購鹿 皮、獐皮⋯⋯、魚干、砂糖及與台灣人海商交易的唐貨運回日本。在台灣各地散佈著採購基地,被台灣人稱為『番仔庄』、『番仔寮』。後來的清國政府稱這些『番仔庄』、『番仔寮』為『寨』。而『番仔庄』、『番仔寮』的負責人被台灣人稱為『日本甲螺』。台灣人漸與北方南下的大和民族人混居,所以台灣人血緣有5%屬 於日本人之血緣。

1564年,西班牙人在佔領菲律賓時,當時艦隊司令黎雅西比(Legazpi)給西班牙國王的信函中就有如此敘述:此島為日本人完全佔據,況且島上之日本 商業相當興盛,日本以陶器、染絹為主。『島上之日本商業相當興盛』,難道日本海商會跳過台灣,而只在菲律賓營商嗎?況且台灣一直是在東亞貿易的轉運中心, 日本人在台灣生意往來應比菲律賓群島生意往來更興盛。

1581年,此時期部分日本海商以『北台灣』為基地,進出中國私貿。『續修台灣縣志』地志篇云:蓋雞籠為台灣極北之港口,其早為日本人最初寄泊之港口。 1608年,大日本史料第十二篇之條目中有一段敘述可證明當時北台灣日本人與台灣的凱達格蘭族群Caquiuanuan人的混居之情形。

1623年,荷蘭巴達維亞派出遠征軍,欲取下媽港,即澳門,失敗退居澎湖,遠征軍司令雷爾松(Cornelis Reijersen)抵達澎湖數日後,雷爾松向東航行,找尋適合貿易地奌。他在大員發現日本海商,有好幾艘日本商船停泊在鹿兒門航道內。雷爾松走訪附近的 蕭壠社,即今佳里,得知此地家家戶戶都有漢人借住,所謂漢人借住,其實當時就是日本人部落,依西班牙文獻所稱是為日本人社區。雷爾松云:日本海商從土著手 中大量買進鹿皮。

16264月遭荷蘭人截獲擄為囚,後來在澎湖及大員成為荷蘭人漳浦語通譯的黎華鐸(Diaz Salvador)脫逃回澳門成功。父親閩南人,母親菲律賓人。在給葡萄牙當局的情報云:大員住有許多日本之大盤收購商,與大員人溝通均使用副用語的漳浦 語,因而讓黎華鐸了解到當時土著的大員人的動向,知道土著的大員人均偏向日本海商,即荷蘭人所稱的在台灣的中國人海盜。

1626年年初,西班牙已組成小型艦隊,準備佔領台灣北部做為對日本之貿易與傳教之基地,正懷疑荷蘭人在台灣的防禦能力,因黎華鐸所提供之情報,終於大膽 出發,前往台灣北部建立城堡。遭荷蘭人截獲擄為囚的黎華鐸自大員脫逃回媽港,即澳門,黎華鐸在大員見證了荷蘭人在大員發展的許多細節,而且只有這一位,能 在大員了解台灣人、日本人的區分法,當時大員尚無中國人居住。
荷蘭東印度公司福爾摩沙代理長官,德.偉特(DeWitt)致巴達維亞的信件中云:翻譯員黎華鐸是個混血兒,與其他兩位混血兒以及一位年輕的翻譯員趁夜 裡,搭乘兩艘舢舨船逃回澳門。黎華鐸逃回澳門後,將他在大員的經歷,及所看到的,報告給澳門葡萄牙當局。葡萄牙人找來繪製地圖師,依黎華鐸所敘述的大員灣 之荷蘭人戰略防禦狀況,関於居住於大員灣之日本人人口及土著村落,新港社、麻豆社、蕭壠社、目加溜灣社的詳細資料,以及荷蘭人的獵鹿區域,大員灣,即台江 內海商船停泊情形,商館的商業轉運站的活動。以及蕭壠社附近日本人的置糖倉庫是磚頭的建築物。並述及1626年,當時的普羅岷西亞,即現今的赤崁樓城墻的 概略圖。

圖為黎華鐸所提供之情報,葡萄牙人找來繪製地圖的師傅所繪製完成之地圖。圖一為當時的台江內海。圖二為北航道荷蘭人稱為日本人航道,左側有日本人倉庫,應 該是放置砂糖的倉庫,書寫著Sugar de lar JaponcsSugar de lar Japoncs應該是葡萄牙文。(待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