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30 芒果日報--文教新聞--台灣國立芒果編譯館,第十五課:泰源五義士

第十五課、泰源五義士



中國人搞「太原五百完人」偽史,
我們就整理「泰源五義士」正史

「太原五百完人」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故事。小學國語課本第八冊第九課/太原五百完人這樣説的:

   
民國三十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是我們中國人難忘的一個日子,因為在這一天,山西省的太原市,發生了一件壯烈的大事。

   那時候,共匪背叛國家,到處攻擊政府的軍隊。山西省的省會太原市,受到共匪六十萬人的圍攻。省政府代理主席梁敦厚先生,親自率領官兵守城。共匪知道城裡 軍隊很少,仗著自己人多,對守軍發動猛攻。炮聲隆隆,喊聲震天。守城的士兵,在槍林彈雨中奮勇作戰,雖然傷亡很多,還是不肯退出太原市。後來,子彈沒有 了,糧食吃完了,再也沒有力量守下去了。

  梁代主席早已決心為國犧牲。他不怕死,但是更希望以他的死來喚醒全國同胞,使大家能夠堅定意志,永遠不向邪惡的共匪屈服。他和幾百名忠貞的同志,齊集省府大樓,全體自盡。部下遵照他留下的命令,放火燒樓,不讓共匪侮辱他們的遺體。

  還有警察局局長師則程,率領部下和共匪進行巷戰,直到最後一刻。他的全家,以及七八十名部下,也都同時自盡。

  這件事情,立刻震驚全國。人人都為他們忠貞完美的人格所感動,同時也認識了共匪的邪惡。當日為國犧牲的壯士一共有五百人,所以大家尊稱他們為「太原五百完人」。現在位於臺北市圓山的「五百完人冢」,就是為了紀念他們而建立的。
但是,經過調查這卻是不折不扣的偽史,本報也曾經披露,就不再贅述了。
而台灣的泰源事件,則是一場未竟全功的台灣獨立武裝革命,據泰源事件難友敘述,泰源事件發生在一九七○年二月八日(農曆新年初三),計劃了三年,當江炳興於一九六九年從台北軍事監 獄移監到泰源監獄時,本來早已準備展開行動,因各方面條件不成熟而打住。但是江炳興帶來一個消息:他收到彭明敏從國外寄來的賀年卡,他曾和彭明敏關在一間 牢房,彭明敏和他約定,如果江炳興接到他的賀年卡,表示他已經逃到國外了。他們並在牢中看到中央日報刊登彭明敏在國外演講的消息。鄭金河信心大增,計劃舉 事,因此轉為積極。

江炳興與鄭金河計劃十月舉事,後來考慮想等看了聯合國開會結果再作決定;行動的時間一再延期。但因為施明德威脅,再 不行動的話他要把事情曝光,後來事情真是曝光了,獄中一位「紅的」要向監獄長報告,被阻止,由「紅的」自己人盯住他不准去密告。在已經曝光的情況下,鄭金 河覺得如果不拼的話會死很多人,於是決定農曆新年行動。
難友們對施明德搶領導權很不滿,協議事情避開他,不要讓他知道。但是還是有一位難友因為不知道這個協議,把消息透露給施明德。

施明德威脅、恐嚇難友,對核心人員施加壓力,甚至表示他要採取行動了。他要求當指揮官,他認為其他人只夠做中校,只有他一個人能當將軍,一切都要聽他的命令,不然他要去告密。

一 位難友說,表面上他對施明德的意見都是反對的,但是私底下和鄭金河、詹天增討論時,就說:假使施明德執意要行動,既然我們無法阻擋,「有嘛死,無嘛死」, 就配合他,看看有沒有機會。如果順利成功就可以達到原來計劃的目標,否則最壞的打算,就是逃到海邊搶船。基於這種想法,後來才會提前行動。

年 初三這天中午預定十二點四十五分發動,鄭金河、詹天增刺殺班長,班長呼叫,行動立即失敗。本來逃走的應該不止六個外役,因為監獄的大門、中門上鎖,所以六 個外役也無法進來,其他在菜圃、醫療所及行政室工作的外役也都被關進來。施明德在十一點半大家吃完午餐後,換穿他唯一的一條軍褲。大約十二點左右,外面響 起槍聲、吆喝聲,這時施明德起身,把一些準備的東西沖入馬桶。

難友說,他與施明德同房七、八年,施明德就睡在他旁邊,他親眼看見施明德換穿軍褲,他之所以在那個節骨眼上換穿軍褲,是他自認是領導人,
「他的行為,凸顯了他的幼稚、無知與難當大任。」

泰源事件槍殺了五位烈士:鄭金河、江炳興、詹天增、陳良、謝東榮。逃亡唯一生還的鄭正成被捕後慘遭刑求,被判十六年徒刑,連同蘇東啟案的刑期,共二十八年。

鄭正成回憶說,他們六人關在台北新店軍人監獄。一九七○年五月三十日,五位烈士於同一天行刑。

由於他們五個人的家比較遠,所以在行刑前幾天,我請家人寄錢給我。我問他們要吃什麼?我向監獄訂了六隻滷鴨請大家吃。

每個禮拜二、五的清晨三、四點左右是行刑的時間,禮拜二過了,就有可能是禮拜五執行。

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時日已經接近,所以每逢行刑前的晚上,大家輪流不睡覺,但是有時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他們五個人行刑的那一天,衛兵走近,打開押門,戴上手銬後,鄭金河喊:『台灣獨立萬歲!』,嘴巴就被塞住,然後帶出去。」

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鄭金河一個人承擔。鄭金河在執行前,曾經對鄭正成說:

「台灣如果沒有獨立,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的恥辱!」

他說:

「我們要走了,剩下的就留給你們了。」

【三】 泰源事件烈士與受難家屬慘痛的經歷
警總判決之後,行刑更是慘不忍睹。據難友拜訪烈士家屬得知,獄方通知家屬去領屍,五個屍體被裝在一個大塑膠桶內,冷凍冰塊溶解了,血肉糢糊成一團。每人被開六槍,陳良身中七槍,還有一刀刺斷心脈的傷口;據說是連開七槍他沒有斷氣,再補一刀。

陳良的長兄陳龍福領回屍體後,依民間鄉下習俗,在外面斷氣的不能進入村子,要把屍體停放在村子外的路邊。陳良體格高大,棺材必須訂做,這時又是熱天,除了要防貓狗,還有特務一直在附近盤查來往路人。家屬在這樣傷痛、艱苦的情況下,將陳良埋在村子入口處對面的沙丘上。

難友們在荒煙漫草中找到陳良的墓,用手觸摸墓碑,

「啊,好像還能感覺到當年在泰源時把手放在他肩上那樣的溫暖!」

「安息吧!再漫長的黑夜,總會有黎明到來的時候。台灣人不會讓你的血白流!」

江 炳興是台中一中優秀的學生,小學時每年都是第一名,家人認為以他的成績應該可以考上台大,但因家境窮困,他投考軍校,被捕時是陸軍官校三年級。他被槍決 後,有一天管區拿一張電報給家屬,是妹妹月慧收的,上面寫江炳興已被槍決,要家屬到台北市立殯儀館認屍。月慧起先不敢讓父母知道,但不說不行,她只告訴父 親,因為母親擔憂、恐懼,想兒子天天哭,身體已經搞壞了,不敢讓她知道。次日,月慧和父親、兩位親友,四個人搭慢車到台北。

在殯儀館停屍間,門一打開,月慧看到兩個冰櫃疊放,最高大的一位就放在冰櫃上面,月慧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門開時突然看到一雙腳,嚇得跌坐在地上。父親扶起她,她不敢再進入停屍間,就在外面辦公室等。
父親認屍走出來,月慧才開口問,父親流下眼淚,

「妳哥哥被打了很多槍,可能死前有掙扎,手都受傷了……回去不要說……

父親擔心母親無法承擔,加上運費要八千塊,他們沒有錢,也借不到錢,四個人商量後決定把江炳興埋在木柵公墓。買了便宜的棺木,沒有看日子、沒有選時辰,在下午兩、三點就安葬了。安葬後,他們就回台中縣大里,深夜抵家。

事件後,有三年,每年清明節母親與二哥到台北掃墓,壓金紙。

一九八一年,撿骨後移葬大里,難友們也去拜祭。往後十六年間,月慧的母親、二哥、父親先後去世。月慧積極參加民主運動,

「哥哥死的慘狀,父親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告訴母親,母親聽了很心痛!這事對我來講是一件永遠無法抹滅的痛!我下定決心,民主運動和平反這件事
不能停滯!」

一九九七年,江炳興父親喪禮上,公祭後施明德才出現,一位難友出拳要打他,

「你『嬈俳』(跩)什麼?公祭完了人才到!炳興是替你死的,他父親過世,你閣慢到!」

月慧上前勸阻。她疑惑著,為什麼難友要打施明德?聽難友說,舉事時,哥哥到泰源才三個月,獄中輔導長是哥哥軍校同學,把他調做外役,施明德利用哥哥做外役,告訴哥哥他要起義的計劃。父親過世,施明德應該早到,他反而遲到,才會有難友要打他。

詹 天增是金瓜石礦工子弟。父親早逝,他入獄後,母親幫人洗衣做飯,日日盼著他早日歸來;卻等到他的槍決。詹母天天哭,哭瞎了眼睛。難友們把詹母當自己的母親 奉養,難友輪流把詹母接回家同住,但她住了一段時間,不想再麻煩他們,還是搬回瑞芳老家。她住在石山里五號路一一號,難友們去看她時,開車要穿過幾條崎 嶇不平的山路。一行人到了她家,她因為眼睛失明,感覺有人來,卻不知來人是誰?每次難友們來,都是看到她坐在掛著詹天增遺像下的牆邊。

難友們與詹母談話,說不了幾句就相擁痛哭……

難友們燃香祭拜詹天增,然後在遺像前跪拜詹母拜認她為媽媽,要像天增一樣孝敬她。詹母扶起兒子的同志,他們又哭在一起….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四日,詹母因腦溢血去世,享年七十二歲。義子們在義光教會為她舉辦追悼會。
以上摘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