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8芒果日報頭版--統呆爛政[花系列]--北市新工處陳智盛科長遭鄭弘儀狂電



被記過官員 叩應與主持人激辯


〔記者林恕暉/台北報導〕因新生高架橋植栽花價偏高,昨天剛被記過的台北市新工處科長陳 智盛,晚間立即Call in三立大話新聞節目與主持人鄭弘儀激辯,陳智盛說,「這是很簡單的疏失」,卻被無限上綱成政治議題,鄭弘儀痛罵「國家有你這種公務員,丟臉」、「整個台 北市政府都爛掉了」。


官員:簡單的疏失 主持人:整個市府都爛掉


台北市政府昨天發動宣傳攻勢,回應外界對郝市府的批評,市府發言人趙心屏昨晚罕見的參加三立大話新聞節目,市府秘書長楊錫安、被記過的科長陳智盛也都Call in進行反擊,企圖扳回劣勢。


台 北市議員莊瑞雄表示,這個案子這麼大,市府卻聲稱只是兩個官員有行政疏失,尤其政風處事後調查植栽運費、單價時,處長楊石金都坦承沒有實際進行市場訪價, 只拿公園處的既有單價表核對,找兩個官員懲處就要結案?這樣的調查根本無法令人信服。此時,剛被記過的陳智盛Call in說,本案由昭淩公司設計,經公開招標,由工信公司施作,植栽報價只是很簡單的疏失問題,卻被無限上綱成政治議題。鄭弘儀反擊說,「我覺得國家有你這種 公務員、很丟臉」,發生這樣的單價問題,竟然說是簡單的問題。


陳智盛反問鄭弘儀,「如果最後司法還我清白,你要不要跟我道歉?」鄭弘儀怒罵 「我絕對不道歉」,「整個台北市政府爛掉了」,陳智盛的電話隨即斷線。鄭弘儀說,他罵丟臉,是因為陳科長編這種預算應該感到羞愧,應該向全國人民道歉,如 果不是民代、媒體檢驗,這些錢已經花出去了。


鄭弘儀也批評,依政府採購法,審計單位、政風單位都會參與標案審核、稽查,不應該只有兩個公務員負責。


台北市政府秘書長楊錫安隨後也Call in說,依照政府採購法,審計單位可以事後稽查,案件事先不需要送審計單位,政風處只是監督程序,新工處長可以授權總工程司訂定單價,依法沒有問題。


名嘴何博文則說,依照政府採購法第一百零九條規定,審計單位可以隨時稽查,為何審計單位沒有稽查?北市府也有主計單位編列預算,為何都沒有發現問題?令人質疑。


面對陳智盛的「簡單疏失」說法,趙心屏說,「我們有錯的部份,我們承認絕對有疏失」,不是只有「簡單疏失」,這應該是口誤(指陳智盛),他應該沒有Call in過,講話可能是太簡單了,但名嘴污衊整個市府團隊,她無法接受,她最後說,「我今天來這裡被口水淹沒了」。


東吳大學助理教授徐永明批評,被記過的公務員打電話進來,態度傲慢,完全沒有覺得自己有錯,令人看不下去。


 


趙心屏上大話新聞精彩實錄(PTT節錄)


QOO 2010/08/27


哈哈哈~~~~~~我就沒看到這麼好笑的對話了
豬哥亮造型的馬桶屏被叮得滿頭包
一直硬ㄠ,你們是專家嗎?你們都不懂啦~
~真的是笑死人了
昨天這一集真的很精采



轉貼ptt --當日部分討論對話的文字內容

第一節

趙心屏被定爆,答不出來只能一直跳針說市府主動移送是何錯之有?該負責的人也依照分層負責的原則記過啦,你們是在靠杯什麼?

莊瑞雄提問,人家工信就是報每株50元你們硬是要用每株 579元塞給人家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二節

莊瑞雄:我 344元只是例子,所以說是30倍,你卻說只有三到八倍,我問你為什麼,你答不出來。


趙心屏:我是依照政風處的報告

莊瑞雄:那每株 579元的價錢是怎麼回事?

趙心屏:那是昭凌建議的價錢,所以說昭凌是一間很爛的顧問公司,他把我們市政府害慘了,我們也主動移送了。

吳國棟:那你們市政府為什麼允許昭凌訂這種價錢?這是圖利耶!

趙心屏:我就是因為負責才會來上這個節目啊!把話說清楚啊!我們也移送啦!

何博文:騙誰啊?你們兩天前才說查無不法,不用移送,結果今天處分啦!你說18億的案子給一個科長決定,我才不信!

趙心屏:是13億不是18

何博文:好啦!就打折算五億好了,一個科長決定五億?

趙心屏:我們有公開招標,主持人我要抗議你們六個打我一個,我還要找機會插話耶!

鄭弘儀:你剛剛也講很多了,讓人家先講,等一下會給你澄清。

何博文:不但決定五億,還決定要統包。

趙心屏:我建議 何 先生不要隨便拿幾張網路上面下載的資料就以招標專家自居好嗎?你瞭解整個過程嗎?不懂不要亂講。

鄭弘儀:你知道有審計單位要參與制定標案嗎?

趙心屏:知道。

鄭弘儀:那當初政風單位在幹甚麼?

趙心屏: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當初沒有證據不能亂辦人啊!

鄭弘儀解釋標案過程

趙心屏:每種標案的性質不同,所以不是所有標案都可以一概而論的。

何博文:亂講。你說我不懂,然後我才去查資料啊!人家公共工程會訂的規定耶!大方向總要遵循吧?

莊瑞雄:啊就是沒有嘛!

何博文:你又不是發言人你讓她講咩!閉嘴啦!

趙心屏:我覺得你們不能把這件事情無限上綱成政治問題,這是兩個不同的問題。我今天就是因為覺得不能在讓你們繼續抹黑才來上這個節目的。

莊瑞雄:人家當當初你們市政府開價19.5億,工信18.5億得標,昭凌拿5000萬,我今天不是說這個問題啦!我是說只要遇到重大的決策首長的名字都會消失啦!貓纜啦、文湖線啦,這種公文我看多了。

徐永明:你們不要撇責任,就算是什麼總工程司負責,你以為市民會相信出問題跟市長無關?就算沒有行政責任也有政治責任,年底要選舉了,你以為市民吃你這一套?

鍾年晃大戰趙心屏

鍾年晃:那兩個人把預算送上來,你要說都是昭凌送的數字,好我也不跟你爭了。那我要問有沒有政風單位會計單位看過這個規格數字?我以前也幹過行政主管,你以為我不知道要先詢價?

趙心屏:我想今天很多人都不瞭解整個標案,我們今天的標案是公開招標,是用採購法,只能夠在開標時候監看整個過程。主持人你剛剛唸的稽查條例是不適用的。

鄭弘儀:沒關係,我們一條一條慢慢來。

趙心屏:我請問在場哪位是採購專家?我們的楊局長要打電話進來打不進來啊!你們的當事人澄清專線是怎麼回事?

鄭弘儀:那昨天羅代局長怎麼打進來的?

莊瑞雄:啊發言人你今天是來亂的喔?

吳國棟:那你們市政府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讓昭凌敢編這種數字上來?

何博文解釋公開招標條例

鄭弘儀解釋台北市政府新工處單價分析表

鄭弘儀:你知道為什麼有這張表?是做什麼用的?

趙心屏:我們今天好像是要來討論採購案了?的確,這個採購案我們必須要承認錯誤,單價確實過高。

鄭弘儀:好了我們來看這張表。這張表是「預估底價」用的,要有首長簽名嘛!三天前送給審計機關防弊用嘛!那審計機關既然參與了為何沒有講話?

趙心屏:……我那個

鄭弘儀:今天莊議員質詢說這是公園路燈管理處的報價,結果你們新工處的報價還比公園處高這麼多,審計機關在裡面為什麼不說話?政風處也知道啊為什麼不說話?也許郝市長真的不在裡面,但為什麼這兩個單位沒事?

趙心屏:……

吳國棟:昭凌為什麼如此膽大包天?

鄭弘儀:公開招標審計機關要監視耶!

趙心屏:你剛剛講得跟鄭大哥的一樣,這個案子還沒有結案。

徐永明:我要強調的是這個案子不是單純新工處決定而已,結果現在只處分新工處,台南市也有類似的案子為何沒問題?我不相信這些考試進來的公務員感這樣拿自己的退休金開玩笑。我說整個郝市府已經爛掉了,郝市長我知道你也在看。

侯漢 君:我們的疑問是明明有政風處參與,為何出問題只處分新工處?我也知道採買的單位不能單方面決定價錢?既然趙發言人懂,那請你們說明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心屏:政風跟會計單位在開標時才介入,是時間點的問題。也就是說一開始底價不合理時政風跟會計不知道。

趙心屏大戰 侯漢 君

莊瑞雄:我跟你講這個案子每個檢察官來都會有新發現啦!我今天在議會問你們有沒有查?你說有,我問說有沒有查運費,你答不出來。顯然你們只是在敷衍而已嘛!

鄭弘儀:明明有編這個表出來要報審計機關,那為什麼審計機關不知情?郝市長你也許沒管這麼細,但你這樣就是無能!整個是共犯結構!

趙心屏:市長已經下令在這個案子查清楚前,這個錢不能付。

鄭弘儀:你們才要感謝議員的質詢哩!

趙心屏:我們一直都是虛心接受各界指教的,只是我們覺得這個問題不能無線上綱打擊整個市府團隊,還泛政治化。

何博文:今天誰跟你講藍綠了?

趙心屏:有啊!剛剛 徐 老師……

開放call in

柯 先生:你們不要說種下去,結果長太多還要拔。

陳科長:標案是統包,昭凌設計完後公開招標給廠商,審計單位開標時也都在。我在陳水扁時候就有做這個業務了,我覺得很單純是疏失的問題,而且政治化了。我覺得不應該無限上綱啦……有疏失我也被記過啦!

鄭弘儀:我覺得國家有你這種公務員丟臉啦!

陳科長:我覺得你們節目都不給別人澄清機會耶,今天我要是司法還我清白的話你是不是要跟我道歉?

鄭弘儀:我不會跟你道歉,你有疏失是事實嘛!

陳科長:如果你肯給我時間澄清的話……

鄭弘儀:謝謝。

楊秘書長:去翻翻採購法第 109條,你們不要沒有背景亂講話!審計單位不會碰到價錢,只會看看整個過程是否合法而已。本來就可以依法授權總工程司去訂這個標案。

鄭弘儀:你說完了嗎?好……你這種公務人員很偉大。

何博文:得監察,就只能事後監察中間不能查啊?

楊 先生:議員你把單價表調出來看看,莊議員你跟 趙 小姐要。

陳 先生:我覺得 趙 小姐才是什麼都不懂亂講一通,以前在我們單位根本沒人敢弄統包。你們搞統包就是排除這種花農嘛!花農沒有能力去標統包嘛!統包問題這麼多就是因為都給這種工程顧問公司標走嘛!

徐 先生:這個案子在一開始都設計好了,沒問題有錢大家賺,有問題就推說是疏失嘛!

王 先生:身為中間選民,講實在的,所有的遊戲規則都掌握在市府手中,台中也花毯節,也不見得會有這種結果。我是覺得郝市長要有所擔當啦,不要什麼事情都說是唱衰、抹黑。

周 小姐:我是台北市民,選這個市長、團隊無非是希望台北能夠更好,但我希望市政府能夠以更積極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事情,不要說是唱衰、抹黑。今天出了這麼大的 問題不是只是基層的公務人員要檢討,整個市政府都要檢討。新生高架橋的案子,我們農安街柏油鋪了又挖挖了又鋪,市政府應該要自我檢討而不是用傲慢的態度推 說都是抹黑。

鄭弘儀:昨天羅代局長有說明絲瓜的問題,他今天有把資料給我們

解釋資料其中絲瓜在「光影生活」那一項裡面到底絲瓜生怎樣?種了 120顆,花了6000塊,花架花了 463萬。來看一段 vcr

吳國棟:我要補充一下。剛剛講的,新生高架統包價錢2100萬,對外宣稱,但是報告出來不是這樣耶!

鄭弘儀:拿來我看啦!你老花眼一定看不清楚。個十百千萬……好沒錯。

吳國棟:結果我們的還另外花了2900萬。

鄭弘儀:這個部份 趙 小姐有沒有回應?沒有?

趙心屏:我以為要討論絲瓜了說,好吧!我補充一下,我們當時是考慮那個地點距離「林安泰古厝」,所以我們選一個比較本土的植物來。

鄭弘儀:我小時候也種過絲瓜,現在這種時節絲瓜種下去根本是穩死,公務人員要是小心的話可以不用花那6000元。

趙心屏:這個我們可以討論。

吳國棟:發言人這是新工處的工程嗎?不要到時候又拉一個科長出來記一個過。

莊瑞雄:你們理由很多啦!之前那個楊處長跟我說小朋友沒看過絲瓜所以要種給他們看。

趙心屏:這也是理由之一。

莊瑞雄:但根本就還沒有開幕,絲瓜是要怎麼看?

趙心屏:……

徐永明:所以至少有一個結論了,就是絲瓜的錢花了,然後沒人看得到。剛剛那個科長打電話近來還嘻皮笑臉,大言不慚說只是疏失。

趙心屏:我覺得我必須要幫陳科長跟楊秘書長講句公道話,他們願意打電話進來也是勇於承擔的表現啦!而且剛剛他們打電話進來哪有嘻皮笑臉,楊秘書長只是依照她的經驗解釋何錯之有?

侯漢 君:今天不是疏失而已,五角編一百已經不叫疏失了!這兩個人早該隔離,收押禁見了。

鍾年晃:我剛剛也完全感覺不到科長有任何為疏失認錯負責的感覺,弘儀他還跟你嗆耶!說要是最後司法還我清白是不是要跟他道歉?

趙心屏:我要說的是新生高的錢去年就已經編了,而且那也不是預算。我覺得這是一個有言論自由的社會,為什麼你們就是沒辦法容忍不同的意見呢?

開放call in

周 小姐:台北真是膽大包天,連個花都買不好,市政府還在狡辯,台北人悲哀啦!文湖線、自行車道、貓纜問題這麼多還有臉選,退選啦!

林 小姐:我從小就在台北市長大,我只想弄清楚台北貴為首都,作為一個首都市長跟團隊,是不是應該有個雅量,無論是媒體、人民或是議會的監督,你們是不是應該 把錢花在刀口上?不是藍綠對抗或是什麼的,我們家住在敦化南北路這邊,自行車道帶給我們很多困擾只能透過1999去抱怨。
感謝貴節目提供這個平台。

蘇 先生:我是住在仁愛圓環的大安區選民,我覺得今天這兩個被處分的很可憐,這樣年底有哪個公務人敢為你們背書。發言人你今天來全部都說是預算的問題,然後都沒有回答到我們要的東西,你們說是顧問公司的問題,結果顧問公司跟國民黨有關。我覺得這樣公務員非常可憐!

曾 先生:我覺得你們要弄清楚顧問公司的角色是什麼?

許 先生:我覺得台北發包的這些工程,花圃只是其中一個部份,我家樓下的水溝蓋問題也很大啦!我們那個水溝蓋底下水溝根本沒拓寬,只有換大的蓋子。我打去申訴也只有告訴我說已經轉知相關單位就結案了,所以我相信花博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鄭 弘儀:剛剛tvbs民調郝:蘇是4542,還有我要解釋剛剛我說那位科長丟臉的原因,他根本就不對他的疏失負責,要是今天沒被爆出來,那這筆錢就出去 了。還有楊秘書長也是,你說你是專家別人不是,欸,編出這種預算你是要負責的。先看一段 vcr。(昨天羅代局長call in 的片段)

昨天羅代局長承認這個預算編得不合理,我是覺得他說的話也不合理。郝市長說 800不要付,顯然這個1600萬的案子 800萬就可以搞定了。

鍾年晃:包商都會去算單價才去標啦!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虧本的生意沒人做。

趙心屏:我不敢說羅代局長有看過這個案子,當初他可能是在副局長的職位啦!

鍾年晃:局長已經調走啦!

趙心屏:我覺得剛剛打電話進來的同仁都是用非常誠實的態度在面對,我們也一直是勇於面對。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


1.      被記過官員 叩應與主持人激辯 自由時報


2.      趙心屏上大話新聞精彩實錄(PTT節錄) (08/27) 鯨魚網站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