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30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殺你是要保護你,戒嚴邏輯真恐怖

161030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殺你是要保護你,戒嚴邏輯真恐怖


殺你是為了保護你:二二八的恐怖鎮壓邏輯
2016-02-29 18:39

李禎祥
文史工作者,台大中文系畢業,現就讀政大台史所。曾任職《自由時代週刊》和《黑白新聞週刊》。長期研究戰後台灣人權和白色恐怖,旁及對台灣史的種種思考。本系列專欄文章,都可視為作者的「台灣懺悔錄」。
                                                              摘自民報

二二八的歷史研究有許多面向,有些面向具有永恆和普世的探討價值。本文的探討焦點很簡單:「殺人者怎麼詮釋他的殺人?」「人權迫害者如何詮釋他的人權迫害?」從這個角度來看,二二八的屠殺是深入骨髓的。所謂「深入骨髓」,不只包括它的慘烈,還包括它的陰險。因為殺人者在肆意殺人之際,還滿口仁義道德,這種「殺你是為了保護你」的鎮壓邏輯,突顯假仁假義的中國政治文化特色。

228期間有兩度戒嚴,陳儀配合屠殺鎮壓發布第二次戒嚴令,道理說得冠冕堂皇。(新生報,1947.03.11)
土匪兵到處劫殺,美名為「保國衛民」

1947389日,蔣介石派來的21師登陸基隆,隨即展開無差別屠殺。副官處長何聘儒後來在一篇回憶文〈蔣軍鎮壓台灣人民紀實〉中,描述該師438團開進基隆港,尚未靠岸,即在基隆要塞部隊的配合下,「架起機槍向岸上群眾亂掃,很多人被打得頭破腿斷,肝腸滿地,甚至孕婦、小孩亦不倖免。」「部隊登陸後,即派一個營佔領基隆周圍要地,並四出搜捕『亂民』。主力迅即向台北推進,沿途見到人多的地方,即瘋狂地進行掃射,真像瘋狗亂咬。」

然而,對於21師的瘋狂屠殺,師長劉雨卿卻以「保國衛民」來粉飾。311日他對台灣人民廣播,第一句就是「親愛的台灣同胞們」,簡單自我介紹之後,立刻祭出民族主義的論調:「台灣是中華民族經過八年血戰新光復的國土,台灣人民原來就是中華民族。」他聲稱,台灣的暴動是「少數不良份子的乘機謠惑煽動所引起,釀成全省治安的危機,甚至被奸匪欺騙利用」,然後搬出「保國衛民」的說法來合理化21師的屠殺鎮壓。

廣播最後,劉雨卿提出四點「特別注意事項」,其中第二點稱「凡良善同胞,生命財產,絕對予以保障」;第四點「本人素來對於軍風紀特別注意,凡本師官兵在外,如有不法行為,損及地方民眾利益者,直接向本人密告或各級部隊長報告,必予嚴厲懲辦,決不寬貸」。

劉雨卿這場「鎮壓文告」,將21師美化為中華民族的仁義之師,為了保國衛民,前來台灣鎮壓「少數不良份子」引起的暴動。仁義之師的師長向台灣同胞保證,他的部隊重視軍紀,絕對保障良善同胞的生命財產。然而事實證明,21師根本是一支「魔軍」、「土匪軍」,濫殺無辜,到處搶劫,毫無軍紀可言,這從無數二二八的口述史歷歷可證,本文茲不贅述。

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也與劉雨卿同一口徑。他在310日的廣播中宣稱:「我的再宣布戒嚴,完全為了對付絕少數的亂黨叛徒至於國軍移駐台灣,完全為保護全省人民,消滅亂黨叛徒,絕無其他用意。」並要台灣人民「千萬放心」。以二二八滔滔的人權迫害來看,這套話術,可以簡化為「迫害你,是為了保護你」的悖謬邏輯。

少數話術,三大策略美化鎮壓

陳儀和劉雨卿都巧妙使用「少數話術」:把台灣人因對陳儀政權的「劫收」忍無可忍,起而反抗,解釋為「少數人」的煽動,從而將「少數陰謀份子」與「多數善良同胞」對立分化,然後調派大軍鎮壓台灣,就有「弔民伐罪」的堂皇理由。這是策略之一。把二二八起義定調為「少數人」的暴動,可以掩飾陳儀當局已被「多數人」怨聲載道的政權危機,這是策略之二。把少數陰謀份子和多數善良同胞對立,可以使蔣軍肆行迫害時,被害者陷於孤立無援,這是策略之三。中國政治鬥爭段數之厲害,由此可見。

相對於陳儀和劉雨卿的白臉表演,柯遠芬的警備總部在10日的〈告全省民眾書〉則拉下黑臉:「乃竟有少數陰謀份子企圖利用機會奪取政權背叛國家日來則變本加厲,愈變愈烈,言論行動,均置國紀民彝於不顧,造成無政府狀態以為快。更進而主張解除國軍武裝,撤銷警備總部,勢焰彌天,殆非使台灣外中國而生存不可

柯遠芬的文告有幾個重點:一是採取「少數」話術;二是把二二八定調為叛亂(背叛國家);三是按上「主張解除國軍武裝」的罪名。這三點,讓警備總部的鎮壓顯得理直氣壯。然而,二二八處理委員會主張「撤銷警備總部」,這是真的,出自32條處理大綱的第28條;「主張解除國軍武裝」,這是假的,出自後來冒出的10條(42條處理大綱),而且列為第1條。輔大教授陳君愷對「32條」與「42條」的真偽已有詳考。重要的是,「主張解除國軍武裝」是為了落實「叛亂」罪名,為軍事鎮壓製造藉口。

這一點,也可從38日警務處長王民寧的廣播詞看出玄機:「我是本省人,我與本省全體同胞一樣愛台灣,尤其愛台灣同胞像今天早晨報紙所登的,要在台的國軍解除武裝,這種荒謬的意見,簡直是國家之叛徒!」同樣是先打成「叛亂」再行鎮壓。這段話也顯示,「愛台灣」並不是現在的流行語,1947年協助蔣軍鎮壓台灣人的王民寧早就說了。以警察在二二八扮演的鷹犬角色,王民寧的話術,可以簡化為「協助鎮壓台灣,是為了愛台灣」的怪誕邏輯。

謊話連篇,把台灣人騙到底

王民寧似乎喜歡把「愛」字掛在嘴邊。但對受苦受難的台灣人而言,這種話術聽起來格外諷刺。313日,他又對台灣人民廣播:「我敬愛台灣,更敬愛祖國,因為台灣是祖國的一部份。」「凡是愛護台灣的人,必然愛護祖國。」他更把馬屁拍到陳儀身上:「陳長官自始至終,抱著同胞愛、甚至以人類愛理想,處理這件事變。」

陳儀這麼有愛心嗎?王添灯一語道破。他在二二八處委會開會時說:「本省光復一年餘來的政治狀況,是一面陳長官在公開講演的時候說得如花似錦,說要怎樣為人民服務、要怎樣謀民生的安定。但是實際上,大小貪污互相搶奪接收之敵產者到處有之,弄文舞法或倚藉武力以欺壓人民者比比皆是

陳儀「如花似錦」的嘴上功夫,從36日晚間8點半在台北電台的一場廣播可見一斑。他對台北人說:「我希望你們信賴政府,切勿聽信謠言。中華民族最大的德行,就是寬大,不以怨報怨。我們對於本省自己的同胞,難道還會不發揮寬大的美德嗎?」事實上,陳儀早在32日就向蔣介石請兵。而且就在他廣播當天下午,「高雄屠夫」彭孟緝派兵向市區發動無差別屠殺。根據一份情治單位的密件透露,軍隊擊斃了五、六百人。這就是所謂「寬大的美德」?
       
這張圖的重點是最左邊那一行。事前信誓旦旦「願以生命擔保」,事後翻臉燒死王添灯。(新生報,1947.03.09) 

二二八前後,這種「練肖話」的情形在官方文告、廣播比比皆是。38日中午12點,屠殺部隊登陸台灣倒數計時,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還在中山堂對「處委會」的人騙說:「本人決以生命保證,中央決不對台灣用兵。」及至屠殺部隊登陸,憲四團即配合大開殺戒,張慕陶並下令將王添灯淋上汽油,活活燒死。

練肖話的還有財政處長嚴家淦,他在廣播說:「蔣主席和陳長官都昭示我們,在處理時候,要寬大和平。」民政處長周一鶚在廣播稱:「政府再度宣佈戒嚴,目的是在保護你們政府對于守法的同胞,絕對地愛護,絕不稍有加害。」而在南京,國防部長白崇禧接見為二二八請願的台灣旅滬團體代表時說:「政府調遣國軍赴台,並非為鎮壓台灣人民,乃為國防起見。」並再三表示政府決定「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國民黨中宣部長彭學沛也針對台灣問題說:「凡合理之政治經濟改革,政府無不樂於實施。對于事件之處理,亦力從寬大。」




當然,還有警總在311日發布的第133號公告:「除暴安良為我軍人天職,亦為我官兵無上光榮;優容寬量,以德報怨,尤為我大中華民國國民之風度各部隊官兵此次奉命綏靖戡亂,其旨即在愛國愛民,不得對善良民眾稍涉苛擾

由於大家都在睜眼說瞎話,傳播不實資訊,導致在南京的蔣介石做出誤判。310日,他在中樞紀念週上報告:「最近竟有昔被日本徵兵、調往南洋一帶作戰之台人,其中一部分為共產黨員,乃藉此專賣局取締攤販,乘機煽惑,造成暴動。」這是完全悖離事實之說,錯得離譜。這種說法是把國民政府的兩大敵人:日本和中共,雙雙轉嫁到台灣「暴民」身上,從而加重鎮壓台灣的力道。而蔣會如此嚴重誤判,必然是陳儀或潛台特務特意提供他誇張和誤導的資訊。

總之,二二八是一個狂殺、狂搶、狂騙的「三狂時代」,鎮壓者在滿手血腥的同時,還滿口仁義道德、假情假愛。這種「殺你是為了愛你」的官方邏輯,讓二二八的鎮壓無比陰險與邪惡。其實「詐偽」是中國政治文化的特色,有無數例子可證,至今猶然。如果我們不了解這一點,那麼,我們可能還不了解二二八。

摘自民報: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