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5芒果日報--支那新聞--湖南文革大屠殺,老弱婦孺無倖免

160515芒果日報--支那新聞--湖南文革大屠殺,老弱婦孺無倖免

黨性殺人無法無天 文革道縣大屠殺

【芒果日報/中國新聞中心,引述自中央社報導】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對於中國的影響深遠,且引發了多重的浩劫,不只是人性的完全摧毀,也是中國文明的一場劫難,更是一場「中國人殺中國人」的一場大屠殺!當中國政府動不動就對台灣威脅利誘、步步進逼時,最常用的一句術語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其實,這根本就是民族主義作祟下的美麗謊言,中國人不但打自己人特別兇狠,連殺人也殺得特別殘酷!

文革爆發50週年前夕,台灣的中央社採訪小組在北京專訪了譚合成。在馬政權亂台八年的歷史中,中國文革的歷史很少被提及,這個台奸政權遇到他的中國主子馬上就矮了半截,一些中國荒腔走板的歷史,不論是六四或文化大革命,台奸政權連屁都不敢放,而這次中央社一反昔日馬政權化妝師的形象,深入敵營訪問研究文化大革命的學者,光是這點就值得讚賞。

中華民國歷史上,孫中山倚靠蘇聯的槍枝和盧布,搞起「聯俄容共」的賣國勾當,也種下日後中國被赤化的禍根。蔣介石更是以此為基礎,武裝奪權,將中國變成為以黨治國的法西斯政體。對中華民國的北洋政府來說,孫中山的國民黨與共產國際勾結,都是「赤匪」!這其實是為中國文化大革命,種下禍根。

中國的歷朝歷代,向來不缺「文化大革命」,秦始皇焚書坑儒,早就是歷朝歷代的樣板了,只要想稱帝,就來「文革」一下。改朝換代的戰爭中,把人殺光甚至吃光,時有所聞,拆了前朝的宮殿,毀了前朝的城池。毫無政績又想掌權搞鬥爭的毛澤東,就想到人性毀滅的這招,就是中國十年文革浩劫。

譚合成在該國的湖南省道縣的文革大屠殺,進行田野調查,結果發現加害者和政府機關的公務員有高度的重疊,也就是這是政府主導的屠殺。更令人震驚的是,
在水中的浮屍,就像台灣二二八事件在基隆的屠殺,同樣也用鐵絲穿過屍體身上某個部位串了起來,想不到有中國DNA的國共兩黨,在不同地方的暴行,竟然用同樣的手法行刑!

那些一天到晚鼓吹統一的廢渣,看到屍横遍野的中國,你還想要統一?    


中國文革專題之2(中央社記者周慧盈、邱國強台北15日電)一件事,若未被當世人們知曉、未被記下,是否就如同未曾發生,終將無聲無息消失於歷史長河中?而如果,這是持續66天、造成9093人死亡、發生於同胞之間的血腥屠殺呢?

河中浮屍

中國文化大革命運動爆發後第二年的8月間,湖南省道縣瀟水河出現了大量浮屍,當時有人統計,最高峰時一小時內有近百具屍體流過,平均每分鐘1.6具。

屍體順流漂到一個中型水庫,水庫惡臭熏天。某天,水面上浮現10幾具圍成一圈的屍體,死者被一根鐵絲穿過肩胛骨串在一起,其中一具女屍懷中抱著嬰孩。

瀟水河上漂浮的屍體正是來自道縣。1967813,一場當地人稱為「亂殺風」的屠殺從道縣開始,隨後有如傳染病一般,擴散至道縣所屬的零陵地區其他地方,一直殺到1017日才停手。

多年後,發生屠殺的零陵地區只有道縣等11個縣做了調查,並因此有了死傷數字。其中道縣有4193人被殺、326人被迫自殺,占全縣總人口的117%;11個縣共有7696人被殺、1397人被迫自殺、2146人致傷致殘。

死者中年紀最長78歲、最小僅出生10天。9093個生命先後在66天的殺戮中消失,百餘個家庭遭滅門。

10
年文革浩劫結束後,一些受害者家屬鼓起勇氣向官方陳情,要求懲凶。

1984
5月,零陵地區成立「處理文革殺人遺留問題工作組」,並陸續派出千餘人,清查、處理和安置殺人事件。所有工作都在封閉狀態下進行,未對外公開。

官方著手調查近兩年後,媒體出身的譚合成因緣際會開始接觸道縣案。他受一家大型文學雜誌委託,採訪撰寫道縣大屠的報導文學,文章完成後,卻因「眾所周知」的原因未能發表。

只是,一旦知曉,又如何能假裝未曾聞、無所知?

譚合成沒有放棄。隨後20多年,他不斷重回當地,既訪談倖存的受害者和遺屬,也接觸殺人者和有關人士。2010年,全書50萬字的「血的神話-公元1967年道縣文革大屠紀實」在香港出版,並於2015年再版。


文革爆發50週年前夕,中央社採訪小組在北京專訪了譚合成,第一個迫不及待的問題是有關道縣大屠的原由。

「確切的說,這是黨(中共)的基層組織和基層幹部策畫、組織、煽動下的所謂『貧下中農』對所謂的『階級敵人』進行的一場肉體大消滅。」






屠殺開始

在文革兇猛的階級鬥爭氣氛下,道縣當權者在1967年夏季漸起殺人之心。第一例受害者朱勉在國民政府時代做過鄉長,能說會道加上見識多,當地幹部早已看他不順眼,決定拿他開刀。

朱勉死後,執行殺人計畫者原本也有不安,但第二天卻獲上級嘉勉,「搞得好!殺了不要緊的,不但要殺他,還有一些壞傢伙也要殺。」

40
多歲的鍾佩英是第二例被害者。她的另一半生前被劃為「歷史反革命分子(曾任國民黨政府一定層級工作人員)」。鍾佩英死後,兇手以「肯定要給母親報仇」為由,又尋上門殺了她分別20歲和18歲的兩個兒子。

如同朱勉案,殺人者第二天向上匯報時,上級一聽哈哈大笑,連聲說「好得很!行動快!有魄力!」

鍾佩英一家三口被滅門後,濫殺風很快在道縣蔓延開來,手法也越加殘酷。

有一種殺人方法叫「坐土飛機」。當時有10多名地主、富農及其子女遭集體處決,殺人者用一根繩索將眾人綑成一團,中間放一大包開山放炮用的炸藥。導火線引燃後,這些「黑四類」被炸得粉碎。

時隔近50年,譚合成講述這些殺人案例時,仍按捺不住激動情緒。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當時有名60多歲的唐姓婦人被四名年輕民兵押著前往一個石洞,還未到洞口,她的褲腰帶意外滑脫,褲子掉下,露出赤裸下身。雙手被反綁的婦人哀求讓她提起褲子,莫讓她死後光著身子去見先人。

民兵們沒答應,笑罵「你光起身子,先人看了才叫喜歡哩!」又把跪地不起的婦人拎起並喝斥「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毛澤東名言)!還管得著你光不光身子!」

老婦人忍不住哭了起來,就這樣一步一步,光著下身走到洞邊,走向生命的終點。在那以前,她守寡養大的三個兒子,還有兩個孫子、兩個孫女,已先她一步被殺害。

唐姓婦人葬身的石洞在那段時期儼然成了「天生的殺場」,成群的人被拉去處決,人殺了不用挖坑、不用埋,一腳踢下洞裏便了事。

譚合成如此形容,「血光與哭聲相混雜,那場面就是人間地獄。」

每個例子都讓人不忍聽聞。有一名身材粗壯的年輕女性受命殺人時連砍了18人的頭顱;許多婦女在父兄或丈夫被處決後遭強姦甚至輪姦,有些在姦汙後被殺,有些則被殺人者強占為妻。

19
歲的唐水蘭當年懷胎足月,眼看著再沒幾天就要臨盆,卻因為娘家是地主階級,被勒令回道縣接受「審判」。因為懷孕走得慢,負責押送的年輕人途中不耐煩,抽刀從她背後直直刺去,鋒利的鋼條直穿腹部。

唐水蘭一聲尖叫回過頭,凶手又一把扯下她的褲子,看到胎兒在肚皮裏跳動,於是拿著鋼條在她肚皮劃了兩下,肚皮瞬間翻開,胎兒立即伴隨血水流了出來。

道縣那時到處都是「斬盡殺絕黑四類、永保江山萬代紅」的標語口號。一些在外地讀書或工作的「黑四類」也被「母病,速回」的假消息騙回,一入道縣,立被斬殺。

譚合成說:「殺到後來不問青紅皂白,就一家家的殺,殺人的手段愈來愈多,花樣翻新。」


貧下中農最高人民法院

 
 亂殺風也迅速波及零陵其他地區。所有殺人案都未經正式法律程序,全憑殺人潮中才成立的數以百計所謂「貧下中農最高人民法院」一句話就判死。

譚合成說,道縣屠殺雖發生在文革的特殊時期,但其實是中共製造階級鬥爭、推行暴力革命的必然產物。

「因為這個階級鬥爭是製造出來、宣傳出來的。階級鬥爭天天講、月月講,必然有這個結果。」

「中共建立以來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我不殺你、你就殺我』就是基於這個理論,『殺完了階級敵人,就可以建立新社會』。」

如同文革期間中國其他地方,道縣當時也出現對立的派性組織,官方藉此將屠殺歸為派系鬥爭下的偶發事件。

但譚合成說,調查工作組1984年就查清楚,殺人過程並非兩派互相殘殺,而是有軍方背景的道縣人武部支持的一派,殘殺沒有任何反抗能力、沒有犯罪的政治賤民。屠殺不是「派性」殺人,而是「黨性」殺人。

據官方調查組的數字,零陵地區直接參與殺人行動的加害者有1.5萬到2萬人。

以道縣來說,直接參與殺人的國家幹部有426人,占當時全縣國家幹部總數的22.6%;農村基層幹部有4665人,占當時全縣基層幹部的66.5%

從數字分析,譚合成說:「那就是說,你沒去殺人,你就要考慮一下,你就是屬於有問題或是躲躲閃閃的那幫人。」

此外,殺人者中,中共黨員有3880人,占當時全縣黨員總數的36.9%,「這個數字說明,殺人的人就是黨員、幹部、民兵和農村基層幹部人員。」

道縣屠殺並非文革時期的特例。譚合成說:「全國每個縣都有殺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的事,只是殺多殺少的問題。」

因「墓碑」一書獲國際榮譽的前中國媒體人楊繼繩在「血的神話」序文表示,道縣慘案是「政治愚民」對「政治賤民」的屠殺。中共專制極權土壤中,培育出愚昧而又野蠻的奴性。

要我殺,我就殺

道縣案中,一名殺人凶手事後在官方調查組詢問他的殺人動機時說:「上頭叫我殺,我就殺。現在,上頭叫我殺你,我也會殺。」

掉進時光隧道的譚合成談起道縣案欲罷不能。他說,由於案情太過殘酷,屠殺紀實一書問世後曾遭質疑。

對此,譚合成說,官方對零陵地區文革屠殺的調查和處理都未公開,一些參與調查者不願這段歷史塵封,默默提供了珍貴而機密的記錄、資料和調查報告。

「這本書是『受害人的控訴和施暴人的口供』,是聯合工作組的官方調查結果。我書上寫的,都是(根據)工作組文件上記載的內容,文件上沒記載的內容,我一律不寫。」

黨性殺人

「我的貢獻只有一條,就是說明了他們不是階級鬥爭激烈化引起的殺人,而是黨的基層幹部組織煽動策畫的大規模殺人,也就是『黨性殺人』」。

自接觸道縣案之後,譚合成的人生軌跡有了翻天覆地的轉變。在良心驅使下,他放棄了安穩且前途看好的體制內工作,堅持追求道縣屠殺真相的公諸於世。

半個世紀後,道縣屠殺沒有出現任何親歷者的回憶錄或懺悔錄,也沒有歷史和社會學者的研究文章。官方的態度,正是道縣案親歷者、調查者噤聲的原因。

譚合成批判:「很多應當對民族的未來和祖國的前途負有更多責任的人,在鐵的事實和血的啟示面前,堅決地閉上了眼睛!」

中共當局雖在1981年公開否定了文革,卻沒有反思。譚合成說:「就像明知土壤裏有重金屬,不能耕種,卻不去改變,有問題的土壤就會一直存在。」

他強調:「沒有反思,就沒有改變。所以外界說至今中國仍有文革的土壤。」

10
年文革非正常死傷的人數難以統計,各種版本都有。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期間共有172.8萬餘人非正常死亡,其中13.5萬人因反革命罪遭處決,23.7萬人死於武鬥。

譚合成說,若依這項數字,其他100多萬死者多屬於道縣大屠中被消滅的政治賤民。

訪談將要結束前,這位專家用「冤」字總結道縣的故事,並強調道縣殺人案實際上是一起「中國式大屠殺」,屬於中共階級鬥爭思想下的典型屠殺案。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譚合成說,如果有機會,他最想對中共當政者說這句話。1050515

原文連結: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3/09/26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司法迫害出人命,女兒輕生是報應??

2015/06/21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邪教量表十七項,慈濟幾乎全中標

2017/07/02芒果日報--支那新聞--睡范冰冰二十男,王岐山也在其中